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202章 不共戴天之仇
    项雷迫不及待的就要去女朋友家里,继续展开公关行动,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,“要是这段姻缘能成,我再来好好谢谢老弟。”

    “太多了!”周轩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井德善那么小气的人都掏钱,我不能让他比下去。他跟我打赌,说周老弟一定会想到好办法,我输了还得请他喝酒呢!”

    项雷嘿嘿一笑,用力塞进周轩的怀里,出门开车就走,等周轩追出去,早已消失在街口拐角。

    望着有些空旷的街道,周轩一时怅然若失,别人的婚姻成了,自己的幸福又在哪里?

    男人脸皮厚头发密,为了心爱的女孩子和终生的幸福,打两下骂两句算什么。与其说周轩帮助了项雷,倒不如说是项雷给了周轩一些提示。

    周轩深吸一口气,等开学后见到罗雨凝,为了她,也可以像项雷那样投其所好,努力争取罗吉野的观念转变。为了爱情!

    “大哥哥,看什么呢?”一个甜美的声音传来,周轩看去,是欧倩倩来了。

    欧强收入提高,给妹妹的零花钱也多了,但是,周轩却发现乖巧内敛的欧倩倩展露了本性另外一面,很是前卫。

    化了淡妆,涂着银色指甲,头发还有几道漂染,再配上短款羽绒服和小细跟皮鞋,和之前判若两人,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好几岁。

    “倩倩,打扮成这样,学校能同意吗?”周轩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欧倩倩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,摆摆小手,“我这样打扮又不夸张,只不过不是你们心目中的乖乖女而已。再说了,老师看重的是成绩,在他们面前表现安静一点儿,谁都不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轩苦笑,都学会对付老师了。欧倩倩还得意的把头发扎成马尾,那几缕漂染的彩色头发还真就被藏起来,从外面看不到。

    多年来,欧倩倩承受家境的贫困,现在经济宽松了,随意打扮其实也没什么,周轩招呼她进去,又从那摞钱里抽出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“倩倩,拿着,这是今年的压岁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哥哥。”欧倩倩开心的收下了,眨着眼睛问道:“大哥哥,以后能不能每年都给我发压岁钱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问题。在我眼里,你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妹妹。”周轩随口答应下来,每个女孩儿都渴望被疼爱。

    “哼,我都快成年了。”欧倩倩嘟起小嘴,又认真问道:“大哥哥,今天我请你去舞厅跳舞吧?”

    周轩被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倩倩,那个地方可不是你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去的。记住,以后不许去了啊,再让我发现,一定告诉你哥哥还有你妈,不是吓唬人。”

    歌舞厅人杂,上次欧倩倩差点就被秦富欺负,这孩子怎么不长教训呢?

    “不让我去,那你怎么喜欢去啊?”欧倩倩歪头不满的问,眼神依旧清澈,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?”周轩一怔,他只去过一次,还是被乔三带去的,恰好遇到欧倩倩而已,谈不上喜欢,没好气道:“我喜欢的事情多了,还喜欢吃红烧肉呢!”

    “好肥啊。”欧倩倩捂着小嘴巴,喃喃道:“好吧,回去我也多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欧倩倩非要留下,说是等周轩忙的时候,可以替他看店,周轩不答应。看什么店,马上就要上高三了,正是冲刺高考的时候,周轩才不会拖她后腿,欧强也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我们老师说了,我考一类大学没问题的,今年就让我尝试考一次。”欧倩倩扒着门框不肯走。

    “那就考上大学再说!”周轩掰开她的手指,不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说话算数!”

    “我还可以发你工资呢!”

    欧倩倩气哼哼走了,不太适应小细跟皮鞋,还拐了一下,恼羞的使劲剁几下地面。周轩看到这一幕,好气又好笑,欧强现在忙,顾不上她了,小丫头迟来的叛逆期到了。

    “苗苗,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周轩朝着楼上喊了一句,冷不丁才想起来,佟苗苗已经走了,这辈子能不能再见很难说,至于再吃她做的饭,那便是遥遥无期了。

    将一个红包锁进抽屉里,那是周轩准备给佟苗苗发的工资奖金,如果有缘再见,一定亲手给她。

    还有两天过年,女人街很多商店都关了门,并在门口张贴开业时间通知,只有周轩的店铺还开着,在女人街上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虽然每天咨询的人增多,但起名馆不是菜市场,清闲的时候周轩还是看书练拳习字,时间过得很充实。

    “看相!”

    下午,来了一名特殊的顾客,开着宝马车,一身名牌,晃着膀子走进来,一只脚踩在凳子上,不怀好意的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“白芮?你怎么来了?”周轩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你耳朵聋了吗?老子刚才说了,看相!”白芮拍拍桌子,两只手都带了手套。

    “周师父吗?我的朋友介绍我来……”一名中年男人笑着走进来,还没做完自我介绍,白芮一脚把凳子踹翻,斜楞着眼睛,嘴里冷冷蹦出一个字来,滚!

    中年男人吓得掉头就跑,被门槛绊了一下,从台阶上滚下去,疼的哎呦惨叫。

    “白芮,该赔医疗费了。”周轩冷笑。

    “老子又不是没赔过!”

    白芮从怀里掏出一把钱来扔到外面的地上,那名中年男人愣是没敢要,连说没伤着,一瘸一拐的跑远了。

    一桩买卖被白芮给搅合了,周轩心里很不痛快,忍住不跟他发生冲突,继续看书,就当做是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白芮晃晃悠悠在屋里四处看,还把沙发搬开仔细寻找,周轩抬头看了一眼,鄙夷道:“没有监控,在这里不管是你打了我,还是我打了你,都不会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白芮嘿嘿一笑,走过来趴在桌子上,面对周轩嘲讽道,“我知道你有两下子拳脚功夫,在我眼里,就是个屁,实话告诉你,我可是没少给雨凝的爸爸打电话,让他很烦。哈哈!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

    周轩忍无可忍,猛地往前一推桌子,白芮不提防被撞到了肚子,整个人飞离出去,蹲在门口,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是来看相的,别给脸不要脸!”白芮恼羞站起来,捂着屁股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