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200章 悄然离开
    铁证如山!

    佟苗苗在骗自己,不,周轩甚至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。为何这么做,有什么目的,能得到什么好处?

    周轩重重叹息,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,从他本意,希望和佟苗苗做朋友。可是现在,谎言被揭穿,又该如何面对。

    管她是谁,只要是打开心扉,告知实情,周轩可以既往不咎,还可以继续维持现在的状况。打定主意后,周轩蹭蹭上楼,在楼梯拐角处轻声喊道:“苗苗,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苗苗?

    还是没有,屋里很安静,周轩心怀疑惑,上楼一看,懊恼的直拍脑门,佟苗苗,不见了!

    小床打理的整整齐齐,上前摸摸温度,冰凉,离开已经一段时间了。是啊,佟苗苗那么聪明,暴露出那么多优点,肯定要有防范措施。

    窗户没有锁,可以断定,她是从这里走的,为的就是不惊动周轩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给佟苗苗打电话,无人接听,周轩猜想,大概这个号,她再也不会用了。至于这个号登记的主人是谁,也没有必要去查证,佟苗苗都能做出开房的单据以及视频证明,手机号应该没有实名认证或者是用的假身份证。

    佟苗苗,你在哪里,还没有给你工资。周轩很郁闷,发现叠好的被子上还有一张字条,上面娟秀整齐的字体,

    周轩,我走了,你是个君子,我也不是小人。

    周轩苦笑,佟苗苗这是在传达一个信息,不要害怕,她不会害人的。

    天知道!周轩清楚记得,佟苗苗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,周轩带给她的惊喜,已经超过三万块钱。所以,佟苗苗一定是从这里探知到重要情报,然后将它卖给什么人。

    周轩愣愣的坐在小床上想了很久,最后确定这个假佟苗苗就是来打探他是否失忆的。不管和真的佟苗苗是否开过房,但她这么确信周轩会认错人,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还是那场新闻发布会,字体对比差异巨大,总会有细心人对此起疑心。想到这里,周轩一惊,不会是穿越的秘密被人发现了吧?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这在科学上无法成立的事情,只要周轩咬死不对外说,别人也只会猜测他失忆,神经错乱,或者是激发了异能。

    将整个二楼搜索一遍,又在鼠标垫下发现了一张开房单据,是原始单据。佟苗苗这是把证据给他了,说明以后不会再拿着这张单据威胁。

    “周轩,问清楚了吗?”虞江舟有些着急,再次打过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,她已经走了。”周轩沮丧道。

    “走了?不会是出门买东西什么的吧,说不定还会回来。周轩,这回不能再心软了,一定要控制住她,然后报警。”虞江舟建议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走了,都留了字条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将字条上的字念了一遍,虞江舟很意外,这么快就溜了,说明这个假佟苗苗的反侦查意识很强。

    关于假佟苗苗的真实身份,虞江舟有好几种猜测,汪洋大盗或者是刚从监狱里出来的通缉犯,又或者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,都被周轩否了。

    佟苗苗的真实身份,都随着她的突然离开,成为一个解不开的谜。要想打开,只有等到下次见面,再去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走了更好,不结仇。其实,要不是她有点神经质,我还真是挺喜欢她的。”虞江舟说了句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同感。”周轩叹息。

    哼!虞江舟挂了电话,周轩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,却觉得很冷清,确切说,是心里感觉空荡荡的,好像是丢了魂一般。

    姜靓也曾在这里住过,她不在时周轩反而觉得更清净,和佟苗苗相处时间不长,但她的音容笑貌就活灵活现的出现眼前,令人印象极为深刻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厨房,刚买的小冰箱,还有各类厨具,打开锅盖,里面空无一物,如果佟苗苗在,这时候都已经吃完早餐了。

    唉,周轩拿出手机,再次拨打那个号码,没人接听,于是发过去一个短信,苗苗,不管你在哪里,你是谁,我都希望你平安幸福。

    新年的脚步近了,临海市却冷清了,很多外地务工人员返回老家,还有不少家庭赶去和父母团聚,街道行人少了,公交车也不拥挤了。

    周轩每日还是大部分时间在起名馆,陪伴他时间最长的是书籍,在浩瀚的书海中遨游,可以忘记烦恼和忧虑。

    没有佟苗苗的回复短信,也不知道她到底看到了没有,周轩再打那个号码,却显示是空号,已经被注销了。

    联系不上的,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,那就是罗雨凝。原来的那个号码,周轩打过很多次,从关机状态到停机,再也没有联系上。

    罗雨凝被家人严密监视,没有机会与周轩相见,甚至换了号码也不能通知,周轩几次想要去罗雨凝所住小区,又担心鲁莽的行为让她更加为难,便压住了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总会开学的,罗吉野管得住女儿一个假期,周轩就不信,他会不让罗雨凝去上学。但是周轩又惧怕开学,唯恐那个时候罗雨凝已经妥协,哭着宣判两人感情的死刑。

    “小轩啊,回家过年吧。”母亲孔玉慧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还得打工赚钱呢,就不回去了。”周轩没答应。

    “还差多少钱,妈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妈,以后儿子再也不跟家里要一分钱。待会,我给你再打一万块钱,想吃什么想买什么,别舍不得。”周轩劝说。

    “一万块?呦,儿子,你怎么赚那么多钱,不得没日没夜的忙乎,可别累着啊。”孔玉慧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数的。”

    孔玉慧絮絮叨叨聊了很久,也知道儿大不由娘,虽然遗憾,也没有强求。周轩和这里的家人没有感情,另外回老家见到很多亲属,还是会露馅,再有人冒充亲属来探底,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。

    年关将近,起名馆的生意越发红火起来,这个时候花钱都慷慨,一掷千金的不在少数。慕名前来求字的人增多,周轩并没有完全放开这个收入渠道。

    云傲风的做法就能说明一切,作品不轻易赠送,而且不贱卖,市面低价位的作品流通少,当然就能确保自身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周师父,你四个字值三百万,我未来老丈人简直太喜欢你的书法了,给个平民价格吧。”起名馆屋内,一名钢管厂老板苦苦哀求,磨了都有一个小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