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99章 背后的调查
    清晨,佟苗苗按时起身,叫醒周轩,两人轻手轻脚的离开兴凯大厦,直奔汽车总站。

    其实,在周轩他们一动身时,虞江舟就醒了,等他们带上门,轻轻叹口气。佟苗苗不像林黛玉,但周轩却有点贾宝玉的味道,梦里还叫着佟苗苗的名字。

    明知道这人危险,还在担心佟苗苗的处境,非得栽大跟头才知道回头,虞江舟愤愤嘟囔一句,拉过被子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一路平安,大巴车顺利驶回临海市,途中没有再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“明天会有五个客户预约,三个起名字,两个看相的。另外周末,城北区还有个看住宅风水的,目前给价是两千,我说还要问老板意思,所以,这个价钱还有提升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回到起名馆,佟苗苗先去洗澡,等周轩洗澡出来,发现饭菜已经做好了,还有一张详尽的清单摆在饭桌上。

    “苗苗,咱俩都在外面,怎么没注意到你跟这些客户联系啊?”周轩喜出望外,这一下就是三千块钱收入,佟苗苗很能干。

    “适当包装下老板,让顾客产生信赖感和急迫感,起名馆又不是食杂店,留下可以找到的联系方式,生意基本都跑不了。”佟苗苗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周轩很满意,虽然佟苗苗试用期还不到一个月,他打算年前把工资和奖金都发给她。再说今天这几个预约,全是她用心落实的,就算和她平分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第二天佟苗苗把起名馆上下打扫的干干净净,每一处都发出晶莹的微光,中午佟苗苗还特意做了红烧肉,周轩吃得很嗨,巴不得以后天天过这样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周轩,客户档案在笔记本的桌面上,平时用点心,想着整理出来。”佟苗苗又给周轩盛了一碗大米饭,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琐碎的事情,我向来记不住,不是还有你这个大秘书嘛。”周轩夹起一块肉,嗯,太香了,嘴角流油,很过瘾!

    “万一哪天我死了呢!”

    佟苗苗突然冒出一句话来,周轩差点没把饭喷出来,不满道:“苗苗,你这点就不太好,凡事太过悲观。每个人从出生就走向死亡,但如果把人生过得精彩,才是我们考虑的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对我的生命不担忧吗?”

    佟苗苗突然问,周轩没吭声,不知为何,他对佟苗苗就是有种莫名的担心。她越是能力强本事大,就越让人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预约的客户全都来了,一天下来还挺忙碌,裴胜男得知周轩瞒着她去了首阳,很不高兴,把辅导时间提到晚上七点,还是十点结束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裴老师很不知道心疼人啊,把昨天的功课又给补回来了。”等到退出视频,佟苗苗才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“恨铁不成钢,谁让我英语底子太差呢。”周轩摆手笑道。

    “英语就像是开车,初学者对它十分敬畏,紧张兮兮的反而学不好。首先,要端正态度,你要认定车就是以后的交通工具,它在听你的指挥,而不是被车左右。”佟苗苗打了个比方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要把英语看成语言,这样从心理上就占据主动。另外,咱们没事儿就用英交流,让我提升很快。”周轩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学习重在应用,你有没有发现,这段通过和你裴老师的远程辅导,连打字速度都提高了?”

    佟苗苗笑呵呵问,周轩一愣,还真没注意,回头想想,果然如此。精力放在视频和辅导上,打字成了陪衬,心无旁骛,无为而为,再也不是刚开始的一指禅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虞江舟所说,佟苗苗虽然只有二十多岁,但心智很成熟,或许是和成长经历有关系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周轩做了个简单的核算,工资奖金、英语辅导费用以及家政劳动等等,周轩打算给佟苗苗封一万的红包,她值这个价格。

    都是聪明人,佟苗苗也该了解周轩的品行,不会趁机告她勒索之类,而是真心实意想要给她的。

    现金不够,周轩这才想起来,包里还有陈晓玲给的年终红包。但是打开一看,周轩傻了眼,都是他不认识的钞票!

    周轩最先接触的钱币是红票票,但这些是嘎嘎新的绿票票,倒也有数字一百的标志,但上面的图案却是个外国人,高鼻梁到肩卷发。

    陈晓玲不会给自己假币的,或许是发行的新币,每一张不都是一百块钱嘛!

    但是,通过上查询,周轩错愕不已,陈晓玲给他封的,居然是,美元!而在当前,这样一张美元可以兑换人民币近七百块钱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周轩除了感动,还很羡慕虞荣,有个贤惠而又善良的妻子。封七万块钱的红包,厚厚一摞,他肯定能看出来,很有可能就会拒收。

    所以,陈晓玲换成美元,为的还是在侧面,多帮衬周轩。

    周轩辗转反侧,陈晓玲从未对他提出过什么要求,但又该如何回报这份恩情?陈晓玲可以说不用偿还,但是欠下的,谁又能躲过命运的安排,白白拿走呢?

    晚上思虑过多,次日周轩醒来已经是八点多了,还是被虞江舟的电话吵醒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没起床啊?”虞江舟听出嗓音不对。

    “昨天睡得太晚了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已经派人调查过了,是你那个秘书的,现在说方便吗?”虞江舟谨慎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佟苗苗这个名字比较普通,临海市叫这个名字共有九个,八个女的,还有一个是男的。把范围缩小到二十多岁,只有两个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已经结婚生子,职业一栏写的是教师。而另外一个是单身,但不是孤儿,本人还有一个姐姐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怎么这么糊涂,这样的人轻易就信了?”虞江舟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难尽。”周轩无法解释自己没有之前周轩记忆的事情,说道:“目前第一个可以排除了,有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哪个当妈的会在外面不回家,何况还是个老师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不是这个意思,佟苗苗是不会有孩子的,“第二个我也不确定,或许她和家里闹矛盾,故意说是孤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个,也可以排除,我给你发个彩信,她才是户口登记的佟苗苗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很快收到虞江舟发来的彩信,是个年轻女孩儿的照片,长得还算是清秀,但和楼上那位没有半点相像之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