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95章 女人间的唇枪舌战
    柳婉君也真的累了,从准备到现在,将近三个小时,那根紧绷的弦还没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今天晚上兴凯集团有个新年晚会,您跟着去热闹下呗?”柳婉君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了,这会儿腿跟灌铅似的,都快走不动了。”柳婉君笑着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太嘈杂的音乐,时间也不会太长,我真的很希望您能过去。”虞江舟诚恳道。

    柳婉君有些犹豫,看了看老伴儿云傲风,儿子在外地,新年也回不来,老两口还真动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佟苗苗双手撑在膝盖上,嘟着小嘴巴,像是撒娇的口吻:“柳伯母,您就答应了吧,否则我去了那里也觉得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柳婉君呵呵笑,架不住孩子们盛情邀请,看老伴儿也有玩心,索性答应下来,大不了明天睡一天。

    虞江舟拉着脸,周轩也觉得佟苗苗说话有些不妥当,这么说话有压低兴凯集团的新年晚会抬高别人的嫌疑,显得鲁莽。

    “佟苗苗是故意的。”虞江舟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她又不认识你,江舟,别想多了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从来到现在,你一直在替她说话,到底什么把柄抓在人家手里?”虞江舟质问。

    “苗苗在我这里最多干一年,而且,本性不坏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问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哼!虞江舟瞪着眼睛,过去在左边搀扶起柳婉君,佟苗苗也是上了倔脾气,右边挽着胳膊,两个女孩儿双眼一对,又都迅速翻个白眼,谁也不理谁。

    柳婉君一直面带笑容,对于两个女孩儿的小动作视若不见,虞荣夫妇热情的将老两口迎上加长宾利,虞江舟则低声对周轩说道:“你跟着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苗苗,咱们跟着虞小姐走。”周轩主动带上了佟苗苗,自己的秘书,不能太冷落。

    虞江舟没反对,发动车子,不经意的问道:“佟小姐,在临海都开什么车啊?”

    周轩不由皱眉,女人何必为难女人,几个女孩儿能比得过虞江舟,轻轻松松开一二百万的车?

    佟苗苗却表现得很淡定,“哦,我喜欢大一点的车,比如悍马、乔治巴顿超级越野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听这口气,你不止一辆车了?”虞江舟轻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只有这辆玛莎拉蒂吧?”佟苗苗也笑了,带着几分蔑视。

    “不吹不会死的。”虞江舟不信,一辆超级越野价位可以和她的车媲美,佟苗苗要那么有钱,也不会给周轩当秘书去了,她可是已经打听到,月薪三千而已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骗你,我这人缺乏安全感,越野车多雄壮,万一和你这种华而不实的车撞了,死的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佟苗苗语气冰寒,让人莫名胆颤,恰好一个行人横穿马路,虞江舟猛打方向盘,又差点刮擦旁边车辆,不禁和周轩都惊出一身汗来。

    而佟苗苗却是波澜不惊,还有些嫌弃的搓搓鼻子,大概嫌车内真皮的味道不够档次。

    虞江舟惊魂初定,恼羞说道:“都怪你说不吉利的话,差点出车祸。别忘了,现在咱们同一辆车,要是翻了,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死有什么好怕的,多经历几次,就会习以为常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真得好好请教你,月薪几千块,如何买上百万的车?”虞江舟逼问,恨不得立刻揭穿这个讨厌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工资高,能够月入万元,每月还是能有结余的。比如,现在在周轩那里是三千,吃喝住宿,周轩全包了,我可以不买衣服化妆品,也没什么人情往来,出门能坐公交的不打车,能走着的不坐公交,工资大部分可以攒下,如果再有奖金提成什么的,一年就能有四五万的存款。”

    佟苗苗一本正经,虞江舟却要笑喷了,“好大一笔存款,然后呢,存几十年?你现在才多大?”

    “哪能等那么久,我自己的四五万,其余的一百多万,找亲属补上就是了。”佟苗苗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周轩,嗅到了火药气息,两个女孩儿唇枪舌战,互相碾压拆台,如果是周轩开车,两人坐后面,非得打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“哈哈,很励志的省钱理论。”周轩干笑两声,虞江舟却翻了一记白眼儿,狗屁励志,这就是胡搅蛮缠!

    虞江舟悄悄指了指自己脑袋,周轩会意,她是觉得佟苗苗脑子有问题,其实周轩也考虑到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佟苗苗会不会是有什么精神类的疾病?刚才那番话,外人听着都是笑话,她却说得那么坦然,好像就是真实发生的故事,容不得怀疑。

    但是,据周轩对佟苗苗的了解,这人思维十分清晰,表现出的能力和虞江舟有得一拼,但两人的区别就像是柳婉君的评价,佟苗苗的路子很野,虞江舟比较匠气。

    虞江舟做什么都有板有眼,佟苗苗却经常不按常理出牌,明知周轩对她心存疑惑,但我行我素,让疑点暴露的更多。

    兴凯集团的新年晚会就在兴凯大厦三十二层的餐厅举行,已经摆放好了桌椅和舞台,张灯结彩还挂满了各色气球。

    晚会早已开始,此时已经进入到中段,现在台上正是一首美声唱法的歌曲,赢得了满堂彩。

    因为前排音响声音较大,虞荣那一桌便挪到了中间位置,同时给两位老艺术家换了带有坐垫靠背的座椅。

    “云老,步老今天怎么没有过来?”周轩打听道。

    “病了,刚出院。”云傲风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周轩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啊,这是心病,多年揣着,上次你给他打开了心结,心头这么一松,就发泄出来了。”云傲风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啊,是好事儿,我们作为他的好友,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儿。也难为加琢了,藏了这么久。”柳婉君说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台上主持人说道:“每次集团文艺活动,大家都有耳福倾听虞董事的钢琴曲。现在,就让虞董事为我们弹奏一曲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大家鼓掌叫好,虞江舟却没了兴致,佟苗苗随心所欲的钢琴演奏获得了柳婉君的高度认可,打击了她的自信,起身道:“刚才主持人也说了,每次都听我弹琴,可能都有些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大家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今年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建议,让我们兴凯集团驻临海大学科研基地的周轩先生弹奏古琴一曲,大家说好不好?”虞江舟笑问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