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89章 疑点越来越多
    天还没亮,两人锁好了起名馆,打车赶往汽车总站。

    繁华的大城市里,何时都有路人和车辆,只是这个时间段会少一点。来到售票口,周轩刚拿出钱包,佟苗苗就对售票员说,“两张去首阳的一等豪华卧铺。”

    价格比火车软卧还要高,颠覆了周轩认为客车会更便宜的想法。佟苗苗对于出行流程很熟悉,要求也很高,除非是花别人的钱不心疼,否则这种消费习惯,不像是月薪三千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舍得?不都说嘛,穷家富路,我最讨厌出门受累了,咱们可以AA制。”佟苗苗回眸一笑,也拿出了自己的钱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你替我省出来的饭钱也有了。”周轩递过钱,取到两张票,离发车时间还有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既有充分准备时间,还不会因为等待太久而烦躁,佟苗苗的时间观念很强,这点很像是商界女强人,比如虞江舟那种类型的。

    “苗苗,你的能力这么强,跟着我太亏了。如果缺钱,我可以无息无限期的借给你,咱们立张字据,签字摁手印,省得你说我陷害你敲诈勒索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想撵我走就直说呗,什么叫能力强?这人啊,我算是看透了,靠命运来掌握。命好了,接受培训和教育,就会变成有能力的人,相反,托生在深山老林里,一辈子的娱乐也就只有摘野果了。”佟苗苗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可不像是你这个年龄段说的,是不是心里也有什么难言之隐,如果你信得过我,不妨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过。”佟苗苗回答很快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,你要想从我这里赚够三万块钱,得十个月时间。女孩子就这几年的青春时光,别因为我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自作多情,你现在给我的惊喜,已经远超三万块钱了。”佟苗苗说话莫名其妙,催促道:“车要开了,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双层大巴车,里面三排上下铺,两人在前排靠窗位置,烦了闷了,还可以观看窗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苗苗,你去上面。”佟苗苗刚在下铺坐下,周轩就小声对她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佟苗苗不太情愿,下铺方便。

    “安全第一,快去。”

    周轩使个眼色,中间那排下铺是个年轻小伙子,长得贼眉鼠眼的,从佟苗苗一进来,就肆无忌惮的盯着她上下看。

    如果在车上睡着了,难保那小子不会伸出咸猪手。

    佟苗苗倒也听话,周轩还没把背包放下,她已经轻手利脚的爬到了上铺,等周轩直起身,她已经在上面躺下来了,很难想象刚才那一系列的动作都是怎么完成的。

    汽车启动后,也发了简单的早餐,茶蛋和油饼,提供热水。周轩将佟苗苗那份儿递给她,开玩笑道:“要是知道这里还有吃的,就不在家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毒?”佟苗苗对此不屑,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周轩一愣,看看手里的食物,投毒这种可能不能说是没有,但是谁没事儿害普通老百姓,这种概率并不高。

    佟苗苗在家做饭,不会就是担心有人给她下毒吧?

    刚要坐下,周轩突然发现一个现象,那就是佟苗苗闭上了眼睛,但身体放松,腹部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起伏。

    周轩平时练武,讲究的就是气沉丹田,以此来调节气息,一则修身养性,另外也可以让疲惫的身体迅速得到释放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佟苗苗睁开了眼睛问,把周轩吓一跳,认真问道:“苗苗,你刚才是在练功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腹式呼吸可以减肥,令小腹曲线平坦迷人。你不是见过吗?”佟苗苗在周轩耳边小声说道,眼睛里带着邪邪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周轩连忙回到自己铺上,对这个佟苗苗有了多种猜测,都很模糊,但有一个线索却开始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那就是,之前的周轩多半不会和她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佟苗苗不是生活随意的人,而且身怀各种绝技,不会和之前的周轩存在共同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周轩心头一沉,如果是这样的话,自己的身世秘密会不会已经被她探知?周轩打定主意,以后不管她再问什么,都来个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体内气息运转时,在不方便的情况下,可以躺着进行,身体放松,舌抵上腭,手掌放置丹田处,以抽丝剥茧的方式吸气然后再缓缓吐出,一个呼吸之间,热量可传播至四肢八骸。

    随后,进入到忘记呼吸的地步,并不是没有呼吸,而是呼吸的频率变慢,最终达到忘我而又格外警觉的状态。

    上铺也一直没有动静,周轩越发怀疑,佟苗苗的减肥说法不成立。

    “美女,下来玩扑克啊!”

    早上八点左右,周轩旁边的小伙子招呼道,咧嘴一笑时看到左边有颗银牙,右边有颗金牙,显得笑容更加灿烂。

    “只玩扑克没意思。”佟苗苗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公开场合也不能赌钱啊,要不,咱们比脱衣服怎么样?”金银牙提出个建议,立刻有人响应起哄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佟苗苗竟然答应了,翻身从上铺跳了下来,确切说,是飘下来的,身旁的周轩不觉有任何晃动或者震动。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周轩担心佟苗苗吃亏,也坐起身,然而金银牙却拒绝了,“哥们,没请你,等我玩累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金银牙上铺还有个中年男人,长得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,是金银牙的伙伴。学着佟苗苗的样子,也翻身从上铺跳下来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震得车都在动,还有人吓得尖叫,以为车辆出了事故。

    “都别乱动啊,高速上出事,能有个囫囵个就不错了!”司机恼火的看着内后视镜大喊一句。

    都在金银牙铺上坐下,佟苗苗问道:“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排火车!”金银牙坏笑。

    “那还有完吗?”佟苗苗反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三个人当然是斗地主。随便翻过来一张牌,谁摸到就是地主,输了就脱一件衣服。”金银牙坏笑着搓着下巴,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佟苗苗的前胸。

    周轩有些着急,二打一,佟苗苗并不占优势,再说这两个小子没安好心,就不该答应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