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86章 夫妻间的争执
    还不足月,真要动了胎气生下来,也很难保证存活。

    周轩连忙按揉劳宫、十宣、虎口等几个穴位,不停劝说濮梅不要激动,为了孩子着想,千万不要耍脾气。濮梅也担心害怕,但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,姬盛依然没松口,让她非常失望。

    “大盛,别人看你整天笑呵呵的,其实心肠比谁都硬。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,你等着,我让你连女儿都见不到!你不是招人喜欢吗,给你生孩子的都在排队等着!”濮梅一边埋怨一边哭。

    “哎呦,小祖宗,你别置气了行吗?咱们姬家祖上出过大人物,这是份荣耀,你管别人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答应。”濮梅气坏了,胸脯剧烈起伏,手抖得只成了虚影。

    周轩也替濮梅叫冤,两口子感情基础并不牢靠,姬盛不会轻易对妻子妥协让步,哪怕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姬总,梅姐都这样了,你也得表个态吧。”周轩实在忍不住,说了句外人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姬盛不高兴了,吩咐保姆立刻拨打急救电话,冷着脸对周轩说道:“这是我们的家事,就不需要你来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梅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弟,你有这份护着姐的心,姐很感动。唉,可怜我在临海无依无靠,吃喝都靠着他们姬家,连命都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提到伤心事,濮梅放声悲哭,肚皮硬的却按不动,令周轩十分担心。

    姬盛想要靠近,却一再被濮梅推开,反而起身站到一旁,抬腕看手表,等着救护车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弟,姐害怕。”濮梅喘着粗气拉住周轩的手腕,眼泪扑簌簌往下掉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梅姐,深呼吸,别再想不高兴的事儿。咱们以后,慢慢商量还不行?”周轩也是全身冒汗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我管不住自己的情绪啊。弟,你可得救救姐,我死了也得保住孩子。我刚从说的都是气话,这个孩子不能有闪失,要是没了,我再也生不了了。”濮梅满眼全是惊恐,而她的老公就站在一旁,惜声如金,依旧不表态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儿,来到这里反而添了乱,濮梅体质不高,孕期本来波动就大,现在又整天胡思乱想生闷气,都不利于胎儿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梅姐,深呼吸,不要停。”周轩安抚濮梅,又对姬盛说道:“姬总,我有个折中的办法,不知道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中间必须带吉字。”姬盛摇头,居然还能笑得出来,可能是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既不用吉这个字,也用这个字,如何?”周轩又说。

    嗯?夫妻俩都愣住了,濮梅的气也开始喘匀了,连忙问道:“老弟,你这话什么意思啊?用就是用,不用就是不用,怎么还能又用又不用呢?哎呀,我都说了什么,被你绕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到底怎么个用法?”姬盛来了兴趣,他也想折中,停止这种没完没了的争执,保住孩子是大事儿。

    “就用嘉这个字,上有吉,下有加,上下连接,吉祥加倍,第三个字可为瑞,王者托起肩托高山,荣耀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姬嘉瑞!

    周轩说完,对面夫妻俩都不说话,等了好久,周轩无奈道:“这是我的建议,二位作为孩子父母,当然有权利决定取舍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行。”濮梅终于表态,回头看老公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姬盛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算看清你的嘴脸了,当初就是图个新鲜。现在把我娶回家了,就是个看门守院的,没用了。”濮梅一脸哀怨的站起身,“等医生来了,我就把孩子拿掉,然后咱们离婚。多了不要,一套一居室,我跟女儿过!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,住惯了大别墅,谁愿意去住小房子。”姬盛虽然在埋怨,但口气变软了,脸上又有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瞧不起人,不认识你的时候,我连一居室都没有,现在也是赚了。”濮梅流泪道。

    “最怕你哭了,我要是不在乎你,怎么不娶别的女人?离过婚的男人更在意婚姻,我下那个决定时可不是为了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姬盛安慰,扯了一张面巾纸给妻子擦眼泪。濮梅委屈的要死,将头埋在老公胸前不停的哭。唉,姬盛也心软了,抚摸着妻子的后背,说道:“好吧,好吧,就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濮梅立刻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老拿儿子要挟我,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。”姬盛无奈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救护车也到了,濮梅一再说自己没问题,但姬盛还是要求她去医院检查下,也算是对孩子负责。

    “大盛,周轩以后就是我弟了,亲弟,你可不能亏待他。”濮梅拉着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。”姬盛勉强道。

    “弟,喊姐夫。”濮梅提醒。

    “啊?还是姬总吧。”周轩有些为难,人家分明不太愿意。

    “听姐的,快叫姐夫!”

    “听你姐的吧。”姬盛很头疼,就当是哄媳妇高兴,周轩也硬着头皮喊了声姐夫,濮梅这才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上救护车前,还一再说,她不能在家陪着,就让姬盛代表中午请周轩吃饭,另外再封个大红包。

    在姬盛一再催促之下,濮梅才上了救护车,姬盛长舒一口气,“唉,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姬总,那我还是先回去吧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,叫姐夫。还是留下吃饭吧,让濮梅知道了,至少闹半个月。”姬盛直摇头,对这个妻子很没办法。

    中午两个陌生大男人吃饭,很没意思,都不说话,周轩也清楚,姬盛这是在应付。匆匆吃完饭,正式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也不知道你们起名的价格,这一万应该够了。”姬盛拿出一摞钱。

    周轩却只是抽出了一百块钱,姬盛愣了,“都拿着吧,就算为我考虑,我很忙,可不想让濮梅唠叨。”

    “梅姐拿我当弟弟,我怎么能赚姐姐的钱,何况还是给未来小外甥起名字。”周轩婉拒。

    不是为了混钱来的,非常难得,姬盛立刻开心起来,招呼道:“现在像你这样的人可不多了,来,来,坐下,咱们再聊聊。下午我正好去城西,把你捎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其实梅姐这人心肠不坏,这段时间尤为重要,别再惹她生气了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娘家兄弟出来说话,我得听着。”姬盛笑了,“但是,你这个姐姐实在是太琐碎了,整天疑神疑鬼的,给她安排工作,叫苦叫累还跟别人融不到一起。周轩啊,我拜托你一件事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