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85章 谐音害人
    濮梅咯咯一笑,指了指肚皮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梅姐,你想让我给孩子取名字?”周轩问道,孩子没出生就着急取名字的,从古至今,濮梅还是头一份儿。

    “不是告诉你了嘛,男孩!预产期在三月。”

    濮梅就是闲的,孩子没出生,预产期只是个参考值,有早有晚,而且还有出生时辰都不能确定,现在起名为时过早。

    “梅姐,日子和时辰都不知道,起名有点心急了吧?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急啊,我恨不得立刻给姬家添个财产继承人。我可是听说了,凡事有撞日一说。”濮梅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可有家族字辈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濮梅感叹不已,手指点着周轩,无奈笑道:“老弟,你这话可真是戳到了姐的心窝里。他们姬家有族谱,到了我儿子这辈儿是吉字,多俗啊!而且,怎么起名都不好听。我就因为这个不愿意,老姬却不答应,男孩子必须按字辈来,将来还要入到族谱里去。”

    难度有点大,其实吉这个字本身并不错,还很符合姬家的经济状况,是对生活的美好祝愿。

    只是当代社会人口激增,这个字被频繁使用,落俗是一方面,还带有浓浓的乡村气息,再配上姬这个姓,如果不是牵扯字辈,周轩也不会选这个字。

    如果依照字辈来取名,濮梅肯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,而如果换了字,那么濮梅的丈夫又不会同意,难题落在了周轩肩头。

    “老姬那一代是盛字辈,他干脆就叫姬盛,我儿子总不能叫姬吉吧?”

    濮梅提到这茬就起不到一处来,看来没少跟老公商量,对方没松口,唯恐儿子出生她正住院,出生证明还有户口报备都按着不喜欢的名字添了上去。

    名字是一个人的终生符号,需要朗朗上口容易让人记住,如果父母中有一人总觉得叫着别扭,将来也会是吵架的导火索。

    濮梅又压低声音,“中午我把老姬叫回来一起吃饭,你一定要帮姐说服他,要不真的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梅姐,吉字其实很不错”

    “哎呦,老弟,可别跟姐提这个字。听到这个字我就肚子疼,我要流产了,就赖你!”濮梅任性道。

    周轩连忙闭上嘴巴,这个责任他可付不起,还是等姬盛回来,再探探他的口风吧!

    到了濮梅的休息时间,保姆掐着时间点让她回去躺着,濮梅则安排人带着周轩在周围转转,尤其是那片私家海滩。

    美景在前无欣赏,周轩满脑子都是这个未来公子哥的名字问题,得罪任何一方都是得罪两口子,那么在临海,他的容身之地可就越来越小了。

    涉及儿子的起名大事,姬盛不到十一点就回来了,濮梅已经从三面落地玻璃的卧室里睡醒了一觉,正跟周轩在屋里聊天。

    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,却是相貌俊朗,身材笔挺,堪比当红模特。因为家中有个小媳妇操持,衣着打扮风格趋向年轻化,如果不是头发稀疏有斑秃的毛病,姬盛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大盛回来了?”看到老公,濮梅甜甜一笑,拄着腰迎过去,费力的从鞋柜取出拖鞋。

    “这活你就别干了。”姬盛连忙扶住濮梅,眼中全是关切。

    “老公的贴身东西,我不愿意别人碰。”濮梅坚持给姬盛换好拖鞋,姬盛呵呵笑了,又摸摸妻子的肚子,“今天儿子乖不乖?”

    “不乖,他说不喜欢你家的字辈儿。”濮梅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。”姬盛微微皱眉,不接这个话茬,而是说道:“明天把这个鞋柜换了吧,换一个高点儿的,不需要你弯腰。”

    周轩站起身,姬盛远远就伸手过来,满脸笑意,“这就是小周师父吧,我听小梅讲了,你很有才华,而且还懂得医术,在学校也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八面玲珑,这是周轩对姬盛的第一感觉,越是这种人,表面越客气,实则打动他们往往很难。

    “姬总过奖了,前几天还被校长叫到办公室训了一顿呢,哪有你说的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风趣幽默,不错。”姬盛大笑。

    濮梅走过来,趁机说道:“大盛,过了年,我就要生了,时间不等人,今天先把儿子的名字确定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姬盛没吭声,濮梅有些着急,又催问一句,姬盛这才皱眉开口:“急什么,不是还有两个多月吗,生出来再取名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着急,肚子太大,人家飞机都不让上,眼看着就要在香港过年,儿子却连个名字还没有!”濮梅拉下脸,气哼哼的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哎呀,又生气,这样对孩子不好,要保持愉悦心情嘛。”姬盛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高兴的了吗?天天为了这事儿跟我吵架,你真的希望自己儿子将来被人叫小姬吉啊!”濮梅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还有客人在场,姬盛脸上挂不住,“小梅,你换车要珠宝,我都依你,但是儿子这个名字必须得用吉,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见老祖宗亲口对你说了,还是托梦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成了抬杠吗?谁说叫姬吉了,不是还有第三个字吗?第三个字随便你选,这是我的最大让步。”姬盛也是丝毫不让。

    “还用我选吗,女儿都给她弟弟取好名字了,叫bn!”濮梅很激动,几乎是尖着嗓子在喊。

    “什么积极棒?”姬盛愣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猪猪侠的主题曲啊!”濮梅哇的一声哭了,“有女儿那个教训还没让你警觉啊,名字能是乱起的吗?我宁愿不生下来,也不让他叫小姬吉,上学回来就告状同学笑话他,你怎么就那么狠心。”

    “梅姐,千万别激动。”周轩看她气的脸色发白,连忙安慰。

    濮梅真的动怒了,直嚷嚷肚子疼,姬盛连忙坐在她身边,急的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走开,我不愿意看到你!老弟,姐只信你,你快过来看看,姐快疼死了。”濮梅冲周轩招手。

    脸色都变了,不是装的,周轩不敢含糊,立刻为她把脉,又用手按了按肚皮,很硬,这是宫缩的表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