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84章 冥冥中的定数
    刘强表示不清楚,梅姐的命令他只管负责下达,哪有他打听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周师父,虽然我不清楚梅姐的意图,但我猜多半是好事儿,看梅姐心情挺好的。”刘强解释道。

    之前听刘强说过,濮梅的老公是临海市最有钱的人,各种路子都走得通。后来濮梅来求保胎之法,并留下了联系方式,周轩一直没有打过电话,只是把号码存在了手机里。

    算日子,濮梅也应该有六个多月的身孕,应该是和胎儿有关系。

    周轩只是迟疑了一下,便答应了下来,在临海他该建立自己的朋友圈了,简单收拾下就要动身。

    “哼,看人家有钱上门巴结脸。”佟苗苗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梅姐最初的时候胎像不稳,于情于理,我也该去看看。”周轩解释道。

    哦?佟苗苗一愣,又呵呵一笑:“周轩,我发觉你这人挺有意思。该记住的忘了,以前不会的,现在激发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没做解释,随口问:“要不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,还得看店。”

    佟苗苗具体工作做得不错,但赚钱的敏感度却不如姜靓,换做是她,早就恨不得替周轩答应下来,有钱不赚是傻瓜。

    门外等候的是一辆房车,周轩并不意外,姬家有钱,想必家中也是豪华独栋大别墅。

    然而,濮梅家的所在还是超出了周轩的想象,竟然是海边别墅!这是临海得天独厚的优势所在,依山而建,面朝大海,早起看日出观海潮,夜晚海涛隐隐伴随入眠。

    去首阳虞江舟家,周轩只是震撼,有钱人的生活过成这样,然而濮梅的家却让周轩心动,这才是理想的生活环境。

    据说这里的房价最低得四万块钱一平,一栋别墅动则上千万,已经把小康生活水平以下的群体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梅姐现在就跟老佛爷似的,专门有两个保姆照顾她,走路都得用搀扶的,嘿嘿。”刘强笑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钱,在意点好,毕竟梅姐的体质不是太强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理儿,有钱!唉,我媳妇晚上生孩子,白天还在干活呢,真是没法比啊。”刘强无比感慨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一直都跟着梅姐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哪三个啊?哦,你说上次那俩家伙?嘿嘿,我们也是姬家外环的工作人员,有零活就干,平时也是各忙各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周轩看到别墅延伸出来的封闭玻璃走廊中,濮梅正兴高采烈的跟周轩摆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濮梅失手打死了原来的周轩,却把现在的周轩给激活了,从个人角度,周轩还是很感谢她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梅姐笑了,周师父,这回你可要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刘强羡慕的退了下去,周轩则走向濮梅。玻璃挡住了海风却洒满了阳光,里面只有两张躺椅,濮梅撑着大肚子站起来,周轩连忙上前,摆手道:“梅姐,行动不方便,就别乱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最近都要闷死了,除了吃就是睡,什么事儿都没有。”濮梅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梅姐叫我来,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?”周轩关切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好得很!老弟,你这法子可真灵,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出现异常,六个月的时候去照彩超,孩子比标准还大了一周呢,医生说是养得好,这得感谢你啊。”濮梅由衷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梅姐自己修来的福气,我只不过是尽到告知义务而已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唉,濮梅叹口气,轻轻摸着肚子,小声道:“什么福气,都要靠自己争取。你以为豪门阔太太这么好当?那时候我家老姬刚离婚,多少女孩儿削尖了脑袋往他床上钻,也就我钻得快点儿。”

    周轩不由笑了,濮梅说话挺有意思,她又摆摆手:“开始我也是乐得合不拢嘴,但后来就笑不出来了,头胎是个女孩儿,后来又怀不上,老姬那脸别提有多难看,常常晚上不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商场嘛,可以理解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濮梅眼睛红了,“你别哄我了,老姬不是个安分男人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话,濮梅没再说,但周轩明白,看清丈夫的本质,得不到他所有的真心,那就要得到财产。儿子,便是豪门太太最好的保障。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,其实那天姐真的挺对不住你的,压不住心里的火,叫去三个人把你打了一顿。”濮梅道歉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的事儿了,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后遗症。”周轩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头天我跟老姬吵了一架,去你那里之前又遇到一个讨厌的孩子弄我车里好多血。说起来真是后怕,要不是遇到你,我又是经期拖延又是呕吐的,还以为是感冒了,非得吃感冒药不可。”

    濮梅絮絮叨叨,周轩却打住她,问道:“梅姐,什么讨厌孩子,什么血?”

    哦!濮梅这才讲起那天的经历,带着人去起名馆找茬,路边看到一个妈妈带着个孩子,糖葫芦签子就扎在脖子上,看着也挺着急的,却站在路边等公交!

    濮梅善念一动,立刻停车带着他们火速赶往医院,情况很危险,差一点就扎到大动脉,稍微移动耽搁,那就是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临走之时,濮梅还留下两千块钱,还把那个母亲给埋怨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就生气,孩子都这样了,不说赶紧叫救护车,或者打个车去医院,还去挤公交!脑袋让门缝夹扁了吧,怎么想的啊!唉,对待孩子可千万不能存在侥幸心理,更不能图省钱。你都不知道那傻娘们,连个谢谢都不会说,瞪着俩憨眼就知道发呆,我本来想等等结果呢,看到她就烦,所以就离开了医院。”濮梅很恼火,现在提起那个不负责任的母亲,还恨得牙根痒。

    吓得一个保姆连忙端来水果和温水,劝说濮梅不要上火,以免动了胎气。

    当然不会这么严重,不过周轩此时倒是想明白一个道理,濮梅虽然任性张扬,但不失良善。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濮梅无意间救了别人的孩子,周轩死而复生,让她免于民事赔偿和刑事责任,同时又保住了她肚中的孩子,不能不让人称奇。

    “梅姐功德无量。”周轩竖起大拇指称赞,又问:“那么,今天叫我来,又是为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