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80章 招聘打下手的
    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,把辰爷自己也给吓了一跳。但是通过资料比对,他越发觉得事情可疑。

    首先是字体,上次的新闻发布会,周轩说考试试卷上的字体不是毛笔字,而且态度散漫没有认真对待,这个猛一听能解释的通。

    但是,两份字体放在一起,天壤之别,没听说哪个书法家硬笔字也很差,起码不会差距这么大。

    再有一点,通过辰爷的调查,以前的周轩不出众,还很顽劣,似乎一夜之间突然开窍了,有如神助。

    难道周轩,还有个孪生兄弟?如果不是,周轩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,这个,必须查清楚。

    “辰爷,我们调查过了,假期时候,濮梅带着人去起名馆打过周轩。”一名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濮梅亲自带人去的?可靠吗?”

    “错不了,这是其中一名打人者亲口说的,下手很重,一度把周轩打昏迷。当时还害怕,把人再给打死了,后来周轩醒来几句话就被濮梅给镇住了,之后再也没找茬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这个人给我叫来,我要亲自问问他什么情况。注意,多给点钱,不要让濮梅发现,老姬跟我关系不错。”辰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您放心,只是询问,濮梅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。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小心些好,我倒是想看看,挨打前后的周轩有什么变化。另外,打听下,那个录音里的女学生和周轩之前到底有没有男女关系。”辰爷想了想,又说道,“对了,再去医院查查,周轩挨打那个时间段的病历。骨科外科,对,还有神经科,查仔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!辰爷,您是不是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辰爷并没回答,只是用手轻轻摩挲拐杖上的银色蛇头,吓得手下立刻打自己嘴巴,不该打听的别问。

    等手下出去,辰爷呵呵一笑,好像,有点意思了。

    现在周轩仍然任学生会主席,但学生会发现,他参与的事情越来越少,有时遇到比较重要的事情,周轩也不露面,相当于挂名。

    而且,周轩也公开表示,自己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业上,新年度的换届会提前通知,大约时间在开学后。

    因为学校的缘故,周轩那一届学生会换届向后拖延数月,而下一年度又要提前,周轩因在职时间短,也会被同学们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周轩还没有跟罗雨凝正式建立恋爱关系,但两人私底下短信频繁,有时一天能发上百条,感情日益升温。

    罗雨凝挺身而出,令周轩感动不已。但姜靓跳楼以证清白,也很义气,自从上次跳楼风波后,姜靓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起名馆,这天下课,蔫头巴脑的刚出教室,突然发现外面有个熟悉的身影正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鼻头一酸,姜靓眼眶潮湿,使劲吸吸鼻子,走过去强作笑颜:“轩哥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是不是我这段时间销售业务没提上去,你要开除我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会,咱们可是老搭档。靓妹,我为上次的事情感到抱歉,一些话重了些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唉,我皮糙肉厚的又不怕。倒是你轩哥,整天被别人算计,现在我有心想去起名馆帮你也做不到。”姜靓叹息。

    周轩拍拍姜靓的肩头,安慰道:“没关系,这些我都能搞定,只要咱们之间没有误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别这样,让人家误会。”

    姜靓撇撇嘴,往旁边站了站,周轩果然缩回手,姜靓心里那个失落,这个男人,已经不是她能掌控的了。

    姜靓想起一件事就无比后悔,当时周轩被打坏了脑子,她就该坚持自己是他的女朋友,以他的认真负责,说不定现在两人早就住一起了,哪有现在的遗憾。

    周轩的遗憾也有,起名馆的生意还要照顾,起码要把房租给赚回来,失去姜靓这个得力助手,一时间还真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欧强建议,周末和假期的时候让妹妹欧倩倩过来看着店,周轩没同意。首先周轩本人周末就有相对充裕的时间,再说小姑娘是高中生,还有一年多就要考大学,正是关键时期,怎么能让她分心呢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周轩还是写了个招聘启事,性别学历不限,最好能保证长白班,一周可提供累计三天的休息时间,工资面议。

    招聘启事张贴后,还真有不少人来咨询,但能留下的却没有。周轩这里不忙,就是两样活,看店和打扫卫生,但休息时间太零散,以半天为单位,这样还是什么都干不成。

    也有部分闲散人员对此感兴趣,周轩却对他们不够满意,有的面**猾,有的愚钝,还有的邋遢是非多。

    还有的各个条件都具备,但要求的工资价格过高,周轩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周六上午,周轩刚送走一位客人,一名女孩子走了进来,直短发,倾斜的刘海盖住了一条修长的眉毛,长相清秀,薄薄的嘴唇晶莹剔透像是粉色的果冻。

    身穿米白色长款风衣,过膝长靴,很是精明干练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看相还是起名?”周轩习惯性的问。

    女孩儿往对面椅子上一座,一条胳膊放在桌子上,淡淡一笑,“周轩,翻脸不认人啊?”

    周轩心头咯噔一下,还是个熟人,真不认识,看年龄应该和虞江舟差不多大,不该是同学关系,而周轩在临海市除了一个逃跑的叔叔也没听说有什么亲戚。

    大脑飞速旋转,周轩大致猜测,或许是位顾客,含糊道:“真不好意思,生意来往太多了,失礼。”

    “鬼话连篇,跟你上过床的女人多到数不清吗?”女孩儿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周轩冷汗狂流,骂死了曾经那个周轩,这又是哪一笔风流债?如果这个女孩儿说的是真的,那么应该在姜靓之前。

    但周轩是看相出身,这位女孩站坐有姿,目光清澈,不像是作风不正派的人,怎么会跟曾经的周轩走在一起?

    周轩冷静下来,笑道:“小姐,这话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,几个月不联系,就真的把我忘了。”女孩儿嗔道。

    “哦,时间太长了,可能真想不起来。”周轩敲敲脑袋,心里叫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