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78章 半年的约定
    罗雨凝的脸更红了,一直低着头,周轩拉着她来到凉亭,怕太凉,又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上面,这才让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你被人误会。”罗雨凝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却用自己的名誉为我开脱。”周轩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我又没说别的,不过你放心,同学们是不会去找我爸爸证明的。”罗雨凝呵呵一笑,看到周轩火辣辣的目光,连忙又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雨凝,做我女朋友好吗?”周轩直言道。

    罗雨凝娇躯一颤,低着头不吭声,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来,让周轩心疼的真想立刻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有其他的男朋友,否则,我不会轻言放弃的。”周轩信誓旦旦,罗雨凝轻声啜泣,瘦弱的肩头一直在抖动,让人的心都碎了。周轩自认口若悬河,但此时此刻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只是拉紧她的手,决不放松。

    好久,罗雨凝才抬起头,泪水冲刷小脸,委屈的哽咽道:“周轩,你好坏,我等这句话,已经,已经很久了!”

    雨凝!

    周轩张开双臂将罗雨凝搂在怀里,眼眶潮湿,这一刻,他何尝不是等了好久。什么世人眼光,什么流言蜚语,他们全然不怕,只想时间静止,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知道,你一直在为白芮的事跟我生气。”罗雨凝流泪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说他了。”周轩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偏要说。”罗雨凝坐起身,擦擦泪痕,“这回你知道了吧,当初我不让你参选学生会主席,就是怕白芮暗中给你使绊子。后来,你和他的矛盾越来越大,直到白芮被开除,我真的要担心死了,白芮的性格,瑕疵必报,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雨凝,我懂了,原来你都是为我考虑。”

    周轩感动道,事实证明,罗雨凝的担心是对的,自从竞选学生会主席,他和白芮的仇恨越来越大。而他遇到的一系列障碍,无一不是白芮参与,即便是被拘留,白芮也没放弃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打算再也不理你了,可是这次又要闹事,你要是被搞臭,可能会丢了科研基地的工作。如果白芮还能顾忌我的感受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雨凝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按耐不住心头的火热,将嘴唇压了过去,罗雨凝慌张张躲开,俏脸都红透了,“干什么,路过这么多同学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情不自禁。”周轩笑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如果真的喜欢我,我可以不可提个要求,如果觉得过分可以不答应。”罗雨凝坐直身体,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一百个都会答应的!”

    罗雨凝犹豫再三,还是小声说出心里的感受,让周轩再等她半年。因为到了毕业那个时候,她就可以进入工作单位了,有了经济收入,便可以做到独立。

    罗雨凝希望,通过两人共同的努力,奠定经济基础,以后有能力偿还房贷。罗雨凝说的很含蓄,有些话没有明说,周轩明白,她还是担心过不了家人这一关,罗吉野是不会同意两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罗雨凝愿意放弃家中现有资源,愿意跟周轩一起打拼奋斗,只是这一席话就让他感动不已,“雨凝,我早就说过,赚钱养家是男人的事情,我不会让你受一点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白芮的话也好可怕,等我变成黄脸婆,你会不会还像现在这样对我?”罗雨凝寒着小脸问。

    单纯可爱,把周轩逗乐了,“别听那小子胡说,到了那个时候,我也成老头了,咱们就做一对快乐的老夫妇,携手看夕阳。”

    罗雨凝一怔,嘴角露出甜甜的笑意,两人四目相对,眼波含情,俨然一对恋人。

    周轩和罗雨凝的关系朦胧又明朗,但是两个人彼此心里有对方,就是时间问题。毕业前,彼此忠诚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半年有什么,而且还可以经常看到罗雨凝,甚至还能一起看电影吃饭,周轩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高校出绯闻,掀不起大风浪,但有学生要跳楼,不得不说是大新闻。或许是跳楼未遂,又或者是学校出面参与,各大媒体对此保持忽略态度,总之是,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那是对外,自从出了这些事情,周轩个人却比较忙碌,常常是顾了这头,顾不了那头。

    首先打来电话的是虞江舟的母亲陈晓玲,“小轩,好久不来首阳,阿姨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等有机会,我一定去首阳看你。现在我也有工资了,阿姨想要什么礼物,尽管告诉我。”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说这话就对了,小轩,我看你啊,就跟亲儿子一样。以后,我有什么要求就告诉你,你呢,有什么困难,也别跟阿姨见外。一定要记住了啊!”陈晓玲热情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听你虞叔叔讲,兴凯集团对你挺满意的,将来一定能留在首阳。”陈晓玲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周轩疑惑,基地正在建设,而且上次去遇到两个老总,也没看出多满意来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!阿姨的意思啊,临海啊,快装不下你了,还得是首阳,这里才有发展空间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东拉西扯,周轩听得云里雾里,但她强调的重点听懂了,那就是以后不会留在临海,少在这里有瓜葛。

    正在通话,便有电话打进来,周轩连忙跟陈晓玲说再见,看号码,竟然是闫平川打来的,接通后说了一句话,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

    周轩直咧嘴,不用问,一定是校园绯闻风波惊动了校长,硬着头皮来到办公室,果然看到一张阴沉的脸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您找我是为了那段录音的事吧,已经解释清楚了。”一进来,周轩就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搞出跳楼事件来,说说看,你是怎么解释清楚的?”闫平川皱着眉头,十指交叉,面无表情的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就是,我当时有不在场的证明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了工商局局长罗吉野的家里?”闫平川问。

    知道了还问,周轩低着头不说话,闫平川很不高兴,“荒唐!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,又被你们搞复杂了!不过是一段录音,又不是录像,只要找你们身边熟识的朋友仔细辨别,就会发现漏洞。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,事发突然,是我处理不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学生会主席别干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