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72章 亲属也不能害人
    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,就见一名中年妇女,正低着头坐在床沿上嘀嘀咕咕,眼神散乱,屋里来了人,好像也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小轩,你看,就这样。”罗贯才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家里有朱砂吗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壮,别光玩游戏,出去找点朱砂来,老李家盖房子,手里应该有点。”罗贵才朝着另外一个屋喊道。

    跑出来了小伙子,很不情愿的丢了手里的游戏机,颠颠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周轩来到罗贵才媳妇的跟前,突然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,这一举动,着实吓了周围人一大跳。

    妇人猛地瞪大眼睛,眼球几乎要弹出来,很是吓人,裴胜男不由往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“小轩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周德仁急忙喊道,这一刻,他已经隐约的察觉到,儿子跟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惊着了她。”周轩摆了摆手,手上继续用力,不停移动,实际上是选中几处安神的穴道。

    妇人不再嘀嘀咕咕的说话,面部肌肉开始放松,眼神也不再那么可怕,眼睛开始变得清澈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周轩又在她的后背上取穴,一番手法过后,周轩移步离开,妇人居然自己安静的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罗贵才目瞪口呆,媳妇怎么就变得这么听话,连忙看向周德仁,意思是你儿子怎么变得这么厉害?却发现周德仁的眼神比他还惊讶。

    朱砂被拿了回来,周轩吩咐道:“罗主任,取一碗温水来。”

    罗贵才连忙端来一碗温水,周轩又让他找来一支干净的毛笔,将朱砂混上一点水,用笔尖蘸上朱砂,在水面上快速画着古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裴胜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周轩居然还会画符,而且是水面上画符!

    符文当然不会留下,很快,一碗水就变成了浅红色,周轩丢了毛笔,对罗贵才道:“罗主任,给婶子喝下去,让她休息两个小时,还是送医院去,肾病是不能耽搁的。”

    罗贵才端着水碗,一向不听话的媳妇,居然真就把这碗水给喝了,随后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总算是睡着了,人要是总不睡觉也得熬死。”罗贵才又担忧的问:“小轩,她醒来不会再胡说八道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处理这种状况,我很擅长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媳妇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,罗主任表现得很开心,这才询问道:“德仁,你来找我有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那块不是要修路嘛,我想把父亲的坟,迁到北面的荒山上。”周德仁道。

    “哦,小轩是不是选好了地方?”罗主任问。

    “选了一处地方,树木很少,绝不会占用耕地。”周德仁急忙强调那里没什么用途。

    “小事儿,迁过去就行,有人问起,就说我答应的。”罗主任大包大揽,那片荒山平时去的人都很少,不会有人提出异议的。

    答应的很爽快,一方面因为周轩暂时稳住了媳妇,另一方面,罗主任也想让周轩给个破解风水问题的方法。

    周轩提出的建议很简单,将大门的位置换了,改到西侧,虽然目前这里只是一条小路,但是,将来通了大路,风水就是一流。

    只是,那栋小楼的麻烦还在,螣蛇之位主噩梦惊恐之事,没办法处理。周轩说的小楼,正是堂伯周德厚家,这个可恶的家伙,连同宗兄弟的钱都要黑,必须要好好整治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,他家的楼是后建的!我想起来了,自从他家盖了楼,我这边就大小麻烦不断,这是故意要害我!”罗贯才骂了半天,突然想起来,“小轩,那可是你们家的亲属。瞧我,一着急,就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罗主任说的对,亲属也不能害人。”周轩义正言辞,又说,“想要处理这个风水问题,要在他家那边设置一样东西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缺德玩意儿,他要是故意的,还能让我到他家放东西?”罗主任怒骂不断,又看看周德仁,解释道:“德仁,我知道你厚道,跟你没关系。你那堂哥实在是太坏了,村里就没有不骂他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堂兄的表现,已经让周德仁断了这门亲属的想法,点头道:“主任看着处理吧,不用考虑我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婶子还要休息一会儿,先去吃饭。”罗贵才带着大家离开家门,来到了村委会的大院,安排新聘用的厨师,好好置办一桌子酒席。

    就在周轩他们等着吃饭的功夫,罗贵才出去了,一定是去找周德厚理论。

    强龙压不住地头蛇,周德厚虽然有点小钱,但生活在村里,也不敢不拿村主任当干部,如果村主任制造些麻烦,他也受不了。更何况,还是自家风水冲撞了人家,如果执意不行动的话,那就要结下梁子。

    “周轩,真有你的,怎么让那个女人安稳下来的?是不是真的看到什么鬼啊仙了的?”裴胜男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,裴胜男忍不住打了他一下,嗔道:“你可真坏!”

    罗主任的媳妇得肾病有一段时间了,药也没少吃,平时喝水就少,这两天做噩梦,身体不舒服,更是不敢喝水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身体没了水分,就会出现幻觉,周轩的按摩起了一定作用,关键是那一碗符水,画符是故弄玄虚,朱砂本来就有安神的作用,身体再补充了水分,症状当然会有所减轻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病周轩可不敢保证治好,还是去医院更加稳妥。

    罗主任很快回来了,张罗着吃饭,厨师的手艺不错,满满一大桌子,周德仁没想到,带着儿子出来,居然能跟村主任在一个桌上吃饭。

    喝酒免了,罗主任下午还要带媳妇去医院,倒是饱餐了一顿带着浓浓乡村味道的宴席。

    饭后,罗主任要塞给周轩两千块钱,周轩推拒了半天,只是象征性的抽了一张百元,罗主任开心不已,一再夸赞,这才是真正有品行的师父。

    罗主任发出邀请,如果周轩下次回来,新修的村路就通了,到时候直接到家里做客,好好喝几杯。

    随后,罗主任急匆匆的赶回家,找来一辆小面包车,带着媳妇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问题都解决了,具体迁坟的过程,周轩不想参与,推说学校里的事情很多,希望能早点回去,请父亲多多理解。

    周德仁有些不太高兴,刚来就要走,媳妇知道了得多失望?但儿子明显翅膀硬了,有自己的独主意,根本管不住的,不想掺和农村的复杂风俗,也在情理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