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71章 面朝执笔山
    “唉,认了。那时候你大爷爷病的时候,咱家正困难,我觉得他们家不缺钱,这个礼就没还回去。后来周德厚儿子结婚又添孙子,我也没随份子,他记恨也正常。这么多年了,给就给吧,还清他家人情了。”周德仁摆摆手,认栽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亲戚之间还讲究礼尚往来?不是谁家困难帮助谁家吗?再说了,他也不能要这么多。”裴胜男表示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人穷志短,感情也就淡了,混的好的亲属,恨不得绕着你走。这些债,我都在本子上一笔一笔的记着,不还回去,确实会被戳脊梁骨。”

    周德仁叹了口气,也是提醒周轩,不要再惦记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迁坟还得继续,周轩看着北面那些荒山,问道:“爸,那里能迁坟吧?”

    “能是能,但那片地方太荒凉了。”周德仁摸摸兜,剩下的钱可不多了,想要换家田地也不可能,“实在不行,就那里吧,不过也得先跟村主任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先过去看看再说!”周轩说着,带着周德仁和裴胜男走向了那片低矮的荒山。

    水土流失的严重,又是沙土结构,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,风势也显得很大,远非南面那边山头可比。

    可是,周轩是管辂的高徒,循脉选穴,也不算难题。

    在荒山上走了大约一个小时,周轩指着一处道:“爸,就把爷爷的坟地迁到这里吧!”

    向四周看了看,还是感觉很荒凉,周德仁犹豫道:“小轩,这地方能行吗?你爷爷吃了一辈子苦,身后事儿也不能含糊,否则我想起来心里就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爸,绝对没有问题。”周轩开始讲解,前方一条低洼地带,虽然不是河水,但在风水学上,也视为水道,呈现环抱的姿态。

    向东看,远处一座高山,青龙盘俯,西侧山脉很少,白虎敛势,北面较远的地方,一片山脉宛如连脊的房屋,此为文案,最好的风水就是南面,五指托起玉笔。

    “周轩,真有你的,说的头头是道。”裴胜男听得半懂不懂,象征性的夸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轩,假如迁移到这里,以后会出什么样的人?”周德仁也听不懂,问到最为关心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爸,相信我,这处龙穴,后有文案座,前有执笔山,这里出的人物,文曲星下凡,有才华,有财富。”周轩确信道。

    周德仁笑了,他没想那么远,只要风水不是太差就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次回家会看风水,周轩也没带罗盘,凭借自己的经验和目力,大致划定了一片位置,周德仁站在这里感受了一下,风势到了这里,果然变小了,还有点暖洋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爸,坟地迁到这里后,找时间左右开一条水道,这样就不会产生水土流失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嗯,反正我也闲着,干点活还能活络筋骨。”周德仁点头,又不禁皱眉道:“也不知道村主任能不能答应,早知道,那五千就先留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试试吧,钱的问题,我来想办法,怎么也得让我爷爷安息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小轩,好儿子。”

    周德仁泪眼婆娑,揽着儿子的肩头重新回到村里,已经是中午时分,周德仁带着周轩二人,来到了村主任罗贵才的家门口,大铁门紧闭,隐约可见,小楼上有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农村办个事儿,比城里还麻烦,周德仁当当敲了几下门环,好半天,才出来一名四十出头的男子,身材不高,背着手倒是有些官派。

    “德仁啊,怎么回村里来了,这两位是?”罗贵才不冷不热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任,这是小轩和他的对象。”周德仁赔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快娶媳妇了,看着都有点眼生。你们来得不巧,我正好要出门,下次我去丰和镇,可是要到你家蹭杯酒喝的。”

    罗贵才伸了下懒腰,有送客的意思,周德仁有些着急,周轩上前一步,开口道:“罗主任,家里有病人就不要随意外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哦,你怎么知道的?”罗贵才一脸奇怪的神情,说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这条路,状如剪刀,东南小楼,占据螣蛇之位,冬岁来临,玄武当值,土克水,诸多不吉,没猜错的话,是你家夫人,得了肾病。而且,噩梦连连,白日见鬼。”周轩一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。”罗贯才的脸色变了,脑海里把泄露秘密的各种可能过滤一遍,确定没人知情,郁闷道:“德仁,我好像记得,你家二弟搞这一套,怎么小轩也成了风水先生?”

    “小轩,在主任这里,怎么能乱讲话。”周德仁不禁埋怨,上来就说人家媳妇病了,容易让人误会是诅咒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算我乱说话。罗主任,冒犯了。爸,咱们走吧!”周轩拉了一把周德仁,做出要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罗贵才皱了皱眉,突然开口道:“德仁,小轩,先别急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,问题我已经指出来了,既然你不高兴,就当我没说吧!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还是个急脾气,家里出了事儿,我能高兴得起来吗?”罗贯才叹了口气,“还真让你说中了,你婶子两天前病了,跟你说的症状一模一样,发起病来谁都不认。这不,被我关屋里了,也没敢告诉旁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病就去医院,关在家里怎么行。”裴胜男不太明白农村人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说胡话,按不住,不是怕别人知道笑话嘛!”作为村主任,罗贵才不得不注重个人形象,村里人喜欢捕风捉影,一旦传出去,还不定说成什么。

    最常用的说法是,因为作恶,染上了脏东西。

    “今天又降温了,快都进屋坐着。”罗贵才换上了笑脸,“小轩,你既然能看出来,一定有破解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小轩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进屋吧。”周轩拉着步伐犹豫的周德仁进了屋,又对罗贯才说道:“罗主任请放心,一定给你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盖这个房子的时候,也找过风水先生,花了不少钱。住进来前几年还行,后来就一直出事,看来是遇到冒牌货。”罗贵才道。

    “风水的问题不小,一会儿再说,先处理一下婶子的事情吧!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!”罗贵才连连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