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70章 同宗兄弟
    田地当中好几个低矮的坟头,都没有墓碑,孤零零的在田间错落排开,唯有冬天才会被显露出来,平时都会被掩盖着庄稼之中。

    所以,简易手绘地图就显得很重要,因为耕种还有坟头修整的缘故,时间久了,总会出现相对位置的变化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因为各种原因需要迁坟时,不少人家朝着现有坟头的正下方挖,很难准确挖到骸骨。

    “爸,准备迁到哪里去?”周轩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片田地不能用了,得修路。远处的收钱贵不说,现在农村发展变化太快,不定哪天就被征收,还得再迁。”周德仁指指南面,“我寻思,就迁到山上去,再发展也不能把山给搬走。”

    山势还算平缓,接连五座山头,状如手指,再往后很远处,遥遥一座山峰,圆柱状笔直拔起,颇有些气势。

    风水还算可以,选准了龙穴,富贵可期。带来的新问题便是,前面山头被承包了,要想迁坟还得找人,而这个人正是周德仁大伯家的堂兄。

    “一家人就好说话了,自家堂兄嘛。”裴胜男想当然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么简单,一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还得被翻出来。唉,走吧,咱们先去他家里看看。”周德仁背着手朝村里走去。

    虽然是农村,但有些房子的规模不比丰和镇差,周德仁指着一栋三层小楼说那是村主任的家,而另外一座二层小楼,那就是周轩堂伯周德厚家了。

    刚来到家门口,就从院子里冲出来一条大黑狗,龇牙咧嘴的狂吠,吓得裴胜男直接跳到了周轩身上,这并不夸张,不是所有人都对宠物喜爱有加。

    “大哥,在家吗?是我,德仁啊!”周德仁在门口喊,恶狗拦路,根本进不去。

    好半天,里面才有了回应,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胖男人走了出来,一个字形容,胖。满面油光,将五官都挤变了形,走起路来全身的肥肉都在颤。已经胖的看不到脖子,俨然肩膀上直接架上一个大脑袋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一年不见,又富态了不少啊。”周德仁笑道。

    “儿子孝顺,过年过节就给我买头猪,家里的肉吃不完。德仁,我还真是羡慕你啊,有钱难买老来瘦。哪里像我,一身富贵病!”

    哼,裴胜男翻了一记白眼,明着夸其实还是炫富,自己家境如何好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街头算卦的老头看到大哥就说有福气,我哪能比得了?”周德仁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有这事儿,我都快忘了。走,快到屋里坐!”

    周德厚看似热情的把大家往里让,正所谓狗仗人势,动物也能看懂人的神色,瞅准了惊恐不安的裴胜男,斜着就冲她扑过来。

    周轩忍无可忍,抬起一脚踢了过去,恶狗被踢到五米开外,打了几个滚,呜呜叫着一瘸一拐的钻进了砖砌的狗窝里。

    “德仁,小轩这什么意思啊?几年没登我家的门,上来就踢我家的狗,给谁难堪呢?”周德厚立刻不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喂,是那畜生想咬我!万一咬伤了,你还得赔医疗费!”裴胜男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在农村,谁没被狗咬过?前几天村头那家超生户的小六就被狗咬了,脸上的肉都被要掉了,也没说怎样。就你们城里人矫情,又是打针又是吃药的,白瞎钱。”周德厚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周德仁连忙给两个小辈使眼色,今天有求于人,少点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因为周轩踢了自家的狗,周德厚很不开心,也不再往屋里让,就站在院子里,挺着大肚子斜眼儿问:“德仁,说吧,今天来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大哥,这不是要修公路嘛,正好你二叔的坟得迁。我想着在你承包的山头找个地方,把你二叔好好迁过去。”周德仁陪笑道。

    “承包也不算我的,几十年就到期了。”

    周德厚不买账,空手来的,靠着一张嘴就想骗走风水宝地?做梦呢!

    “公路又修不到那里去,大哥,这是五千块钱,挑个风水好的,帮帮兄弟吧。”

    周德仁点头哈腰的,让周轩看到很不痛快,同宗兄弟,就该互相帮助,可在这个堂伯眼里,侄子还不如一条狗!

    看到钱,周德厚搓搓下巴有些心动,周德仁连忙将钱塞过去,“大哥,他爷爷在的时候也没少疼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提那些恩情,你家给我一个蛋,还得还一个养鸡场了?”周德厚接过钱一扬胳膊,把周德仁甩到一旁,手指蘸着口水把钱数了一遍,朝着手心拍了拍,“就这些吧,前些年,你家从周家庄搬到镇里,家里的地我帮你留了好几年,还有卖你家的老房子,我也没少帮你联系,这些就当是报偿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跟兄弟开玩笑。”周德仁慌了。

    “少他娘装迷糊,点拨了你多少次了,今天才送来钱!”

    “周轩,你家出了强盗!”裴胜男实在看不下去了,认钱不认人。

    五千块不是小数目,是周德仁目前存款的大部分,他不禁也有些恼了,“大哥,我上班后户口迁到了镇里,农村的地就该没了,你管着不假,但我也没跟你要过粮食啊!还有卖老宅子,我可是给了你好处的!”

    “二叔病了,我给你拿过一千块钱,这事儿有没有?我家老爷子病的时候,你可只提了一百鸡蛋,二斤五块钱一斤的点心。德仁,以后别干这些让人背后挨骂的事,人心胸多大,财路多宽,知道自己为什么过得那么穷了吗?”周德厚不耐烦,“德仁,你也别较真了,当初我就劝你把二叔埋到周家祖坟,你推三阻四非要闹独立。后面荒山多着呢,都不用花钱,自己随便挑吧!”

    周德仁苦苦哀求,周德厚却不给面子,背着手回到屋里再不露面了了。

    周轩火冒三丈,什么事儿没办成,白白损失了五千块钱,还是同出一脉的堂伯!周德仁不会吵架,憋屈的心口发闷,赔笑在屋子外面喊了好几声,周德厚打定主意不再出来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出来院子,裴胜男就忍不住抱怨,钱给的太早了,该商量好以后再拿。

    “爸,这个钱不能给他,得要回来。”周轩闷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