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67章 捋不清的血脉关系
    周德仁直埋怨妻子没事找事,一家人好好的,怎么还郁闷了?

    周轩却猜到大概,拉着孔玉慧的手安慰道:“妈,什么都别想,以后家里有什么困难就交给儿子去处理。我保证,让你和爸晚年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儿!”孔玉慧瞬间泪奔,承诺道:“放心吧,妈以后再也不折腾自己身体了。只要你好好的,比什么都强,妈什么都不要,就只盼着你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看我这手相,可是长命百岁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你叔说的吧?”孔玉慧嗔道,却发出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心里这块巨石啊,粉碎了。母子连心,如果孔玉慧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没了,就算是躯体还在也不会开心的,周轩这个秘密,跟谁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孔玉慧是真心的高兴,今天看到神采奕奕的儿子,女朋友那么漂亮,还混得那么出息,笑的一直合不拢嘴。哪有母亲诅咒自己儿子的,孔玉慧确信梦是反的,心病除了,身体当然很快就会好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裴胜男到来,周德仁打电话让丰和镇唯一一家饭店送来几样菜,就将饭桌移到床前,四人高高兴兴吃起了团圆饭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次你妈叫你回来,还有另外两件事。”周德仁喝了一口白酒,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爸,妈,有事儿尽管吩咐。”周轩洗耳恭听状。

    “老糊涂,现在是一件事了。”孔玉慧连忙提醒。

    “都来了。”周德仁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推了!”

    “爸,到底什么事儿啊?”周轩看两口子小声嘀咕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听你妈的,就剩一件事儿了。你爷爷呢去世好多年了,他所在的那块田地要修公路,得迁坟。”周德仁说道。

    周轩苦笑,占据了这个周轩的躯体,却要照顾他的父母,现在又加上他的祖先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就该让周德宽来管,小轩是大学生,怎么能让他干这个呢?”孔玉慧不满的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小轩懂什么风水,我会花钱请个先生来,小轩是周家的长子长孙,当然得在场了。”周德仁观念很传统,态度坚持。

    “我叔跑国外去了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爸,我明天跟你一起去,也别请什么风水先生了,都是骗人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明白这个道理,不过你二叔要是在,多少也能看出些门道来。我跟你妈无所谓,找个好风水,这不还盼着你成才嘛!”

    周轩笑而不语,周德宽那水平,起个名字都混不下去,更别说是看祖坟风水了。

    孔玉慧对此不感兴趣,饭桌上一直打听裴胜男的情况,得知她还有位在高校工作的母亲,越发赞不绝口,文化人教育的孩子错不了,一打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没多久,就听到有人在敲院门,孔玉慧立刻说道:“德仁,你就说小轩出去了,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说那谎干什么,人都来了,进屋坐坐,不合适拉倒呗。”

    周德仁没听,起身去开门。周轩好奇问:“妈,谁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你王婶儿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王婶儿?”

    “还有几个,咱东邻。”

    一个大嗓门女人走了进来,提着一兜子苹果,身后还有个青涩的女孩子,个头还行,模样一般。

    王婶夸张笑道:“玉慧,今天看起来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见到儿子心里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王婶好。”周轩彬彬有礼,倒是把王婶吓一跳,以前的周轩可不是这样,说话含着热茄子似的,站都站不直。猛地拍了一下手,“看咱们小轩,真是越长越帅气,跟我们家敏子有夫妻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那个叫做敏子的女孩儿羞答答的低下头,从进屋第一眼她就发现屋内最亮的那颗星就是周轩,器宇轩昂,傲然而立,跟小说里的霸道总裁很像。

    夫妻相?周轩无限埋怨的看看孔玉慧,肯定是她着急婚事,这才张罗的,借着生病的由头再撮合一门亲事也是她的目的之一。结果看到儿子领回来一个更漂亮的,这才要把人家给推了,这事儿做得不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夫妻相啊?”裴胜男走到周轩身边,挽住他的胳膊,故作无知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谁啊?”王婶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的女朋友,今天刚带回来的,我都不知道这事儿。”孔玉慧赔笑解释。

    王婶很意外,想要埋怨孔玉慧,但她的话也没毛病,今天刚来,以前不知道。喜欢追剧追书的敏子则很失望,屋内第二课耀眼的星辰就是裴胜男了,就跟电视剧里富家小姐似的,高傲又美貌,她才跟周轩般配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,王婶少不了抱怨几句,最后带着外甥闺女回去。出门看了眼放在地上的苹果,周德仁立刻反应过来,这礼品不能收了,连忙提着送出去,推辞几下,王婶也没客气,气哼哼的提走,邻里关系修复得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回屋后,周德仁便是一通埋怨,“就说你瞎胡闹,小轩还没毕业,将来分配哪里都不知道,敏子要回平原县,现在就介绍对象,太早了!”

    “小轩都多大了,我跟他这么大的时候,都有他了!”孔玉慧辩驳。

    “叔叔,阿姨,你们不要再替周轩担心了。他啊,现在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,还是我们闫校长的得意门生,保送了硕博连读,追求她的女孩子都有要跳楼的。”裴胜男嘘呼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夸张了啊!”周轩连忙叫停,从来没有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真的这么出息了?真是祖坟冒青烟啊!”周德仁很高兴,学生会主席听着就是官,想了想下定决心:“玉慧,上次小轩学费攒下了,留着跟堂哥买块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孔玉慧犹豫了下,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爸妈,不是跟你们说了吗,没必要在这些事儿上花钱,我来处理就行。”周轩强调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不能马虎,咱这一支啊,世代都是普通人,到了你就冒出个博士来,祖上积德,迁坟的事儿我就说定了,必须买块好地。”周德仁固执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爸总吹牛,周家祖上多厉害,我不信,这回还真有点信了,周家的苗也很正嘛!”孔玉慧笑了。

    “爸,周家祖上都出过什么大人物?”周轩打听道。

    PS:感谢“雍波波”、“卢有才”两位老板打赏,微信公众号:“水冷酒家”,有好建议或者对本书的看法,可以直接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