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66章 八珠寻龙
    丰和镇,三面环山,周轩习惯性的看看四周的风水,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一道山岭由西侧开始,盘曲奔腾到东南方向,骤然停住,高高隆起,如一条巨龙昂首向天,而东侧一边,八座小山层次分明,正如涌起的浪头。

    “轩儿,你来看,龙脉由乾位行至巽位,正应风天小畜一卦,有道是,密云不雨,自我西郊,此地虽可出贤士,却要多年之后。东侧震位,八山俯首,乃为八珠寻龙,寓意此位贤士可有八种才能,却有过犹不及之嫌。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当年师父管辂的话,沧海桑田,日月变迁,但标志性的风水特征却不会轻易改变,周轩几乎可以断定,这里就是他三国时的出生地!

    历史惊人的巧合,周轩心绪难平,使劲捏了几下鼻子才没让眼泪流下来,这里有家还有师父的痕迹。

    正在院门前发愣,院门开了,是一名中年男人,鬓边白发过早生出,个头和他差不多高,但后背却有些微微弯曲。

    “小轩!”男人惊喜的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爸!”周轩憋出一个字,真的很别扭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正是周轩在这里的父亲,名叫周德仁,和妻子孔玉慧都曾是罐头厂的职工,因单位效益不好,早就办了内退,却不到领工资的年龄,只能打些零散小工,所以供周轩读书十分不易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周家的大门往哪里开!”周德仁叹口气,对这个不孝子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叔叔好!”

    突然,周轩背后出现一名个头高挑的女孩儿,青春开朗,模样周正。周德仁一愣,连忙问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爸,我们英语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同学!”

    裴胜男笑眯眯抢答,周德仁皱着的脸,立刻笑开了花,有些拘谨的搓着手,这才把两人迎进院子里去。

    四间屋子,正前方和左边各有两间,最大的那间便是正屋,也是周轩父母的住所。

    门口挂着一个厚厚的帘子,掀开进去也不觉屋内多少热气,屋顶正上方一个昏暗的电灯泡,木质家具陈旧简单,正中的空地上,一个小小的煤球炉,上面墩着一把水壶,快要开了。

    “玉慧,你那不孝子回来了。”周德仁进屋后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屋子右侧有张木床,上面盖被子躺着一个人,听到动静后,立刻挣扎着坐起身,回头张望,“小轩回来了啊?”

    “真病了?”

    裴胜男小声嘀咕,周轩白了她一眼,她连忙咧嘴嘿嘿笑,父母装病骗孩子回家,这种把戏见多了,这回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不错,实诚人家。

    周轩几步上前,来到床边,看这位同样鬓角挂霜的妇人,自己的容貌遗传她的成分比较多,可惜生活磨砺,看上去很是苍老。

    “妈,别动了,躺着吧。”周轩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见到我的儿,就好了一大半儿。”孔玉慧喜气洋洋,精神果然看起来好多了,周德仁在她身后垫了个枕头,而她却拉着周轩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瞧你妈,自从有了你,眼里就没有我。这也认了,家里来了客人,她都看不见。玉慧,你可别只顾着儿子。”看到媳妇身体好转,周德仁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哦?孔玉慧这才注意到儿子身边的女孩子,打量了好久,又俊俏又精神,看着体格就很好,将来是个能生养的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,我叫裴胜男,跟周轩一个学校的。”裴胜男大方的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好好,胜男,过来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儿子带回来一个女孩儿,这可是意外之喜,孔玉慧忙不迭的从被子底下取出六百块钱,塞给裴胜男,“孩子,拿着,这是阿姨给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这不能要,我还是空手来的呢!”裴胜男将钱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能来阿姨就很高兴,快拿着,听话。”

    孔玉慧硬是将钱塞给了裴胜男,她不由看了周轩一眼,孔玉慧笑得更开心了,“这孩子,你看他干什么,真是阿姨给的,自己添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孔玉慧这是把裴胜男当成女朋友了,这在民风保守的丰和镇,正常人都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六百块钱不多,可见家中并不富裕,见周轩没反对,裴胜男也就收下了,要做个听阿姨话的好孩子嘛。

    孔玉慧掀开被子就要下床去做饭,被周轩拦住,“妈,我们随便吃点就行,你躺好,我给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大学就是教育人,我儿子都会把脉了。”孔玉慧满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周轩将手搭上母亲的手腕,细细感受,脉象迟滞,跃动缓慢,再看她印堂隐有暗红斑点,断定这是因为思虑过重,愁绪郁结在胸。

    周轩心里有了数,孔玉慧身体底子并不好,今年的冬天格外冷,加上交叉感染,看起来就比较严重些。

    开出一张方子,“爸,明天你去抓些药来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叔叔学的吧,还会抓药了。”知子莫若父,周德仁没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“让你去就去,哪就那么多废话,儿子开毒药,我也会喝下去!”孔玉慧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回是真要好病了,都会犟嘴了。”周德仁还是不放心的又给孔玉慧披上外套,“躺了这么多天,别逞强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可能你们平时不关注报纸,周轩现在可厉害了,临海市的名人,而且还特别会赚钱,我们学校的小能人。你可得好好养身体,将来得享他的福呢!”裴胜男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妈,我都大了,没事儿不要胡思乱想,憋在心里就会生病,每天大笑三次,胜过世间一切补品。”周轩也劝说。

    提到这里,孔玉慧潸然泪落,张张嘴还是没提那些不吉利的事情,她的病她最清楚,那是心病。

    今年夏天开始,孔玉慧老是做噩梦,梦见儿子血淋淋的朝自己道别,梦中的孔玉慧喊不出,追不上,不知道意味着什么。连续好几天都是这样,心里越发不安,于是给周轩打电话,得知他什么都好,还不用要学费,算是松了半口气。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女性更容易产生忧虑意识,总往不好的方向想,加上冬天没什么事情做,整天胡思乱想。这种不吉利的念头又不能跟丈夫说,所以思虑过度,就积累出病根。

    心理影响生理,生理反作用心理,身体不好,意志就越发弱,最后竟然导致下不了床,还有种生无可恋的悲观。

    活着没意思,这是近些日子孔玉慧的精神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