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65章 管辂祠
    游客们相当不满意,这破烂地方还不如寺庙道观,那里还能拜拜神佛保佑平安。

    周轩也不开心,一方面,这里跟师父管辂一点关系都没有,绝对不是之前的管府;另一方面,堂堂相术占卜的鼻祖,后人对他的纪念,居然沦落如斯,可悲可叹!

    走进院内,不过是个二层小楼,同样破旧不堪,门前的一个石碑上,记载着管辂的生平事迹,当然是史书记载的情况,内容不是全对。

    走进屋内,不大的厅堂内,立着一尊雕像,还有香火供奉,而雕像上的那个人,根本不是管辂,比真管辂俊朗多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!徒儿来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明知道这人不是师父,但他毕竟象征着管辂,周轩依然虔诚的上了三炷香,跪倒在地,重重的磕了三个头。

    受到周轩的影响,倒也有不少人磕头的,埋怨声却更多,管辂祠,哪有一点景色可看。

    “大家四处看看,一个小时之后门口集合。”女导游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老弟,你来讲讲管辂吧!”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建议,大家齐声附和,这个主意好,总比一无所知的强。

    “管辂,少而有奇才,夜观天文,常常到天明,不知疲倦。有人问他,天上的星辰有何趣味,管辂答,星辰有运行的规律,万事万物都是如此,我能够看得到。”周轩揉了揉湿润的眼眶,一开口,四周便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后来,管辂苦读无数关于卜筮的书籍,家中藏书一度达到五千册,渐渐地,他的名声鹊起,占卜从无错误,而且,他还能听懂鸟兽的语言,以此来断定吉凶。”周轩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,这人可够邪门的。”有人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历史传说,不能信。”有人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种人用现代话讲就是高级大忽悠,连皇帝都能骗。”

    大家轻笑起来,面前这个管辂雕像对此无动于衷,周轩知道以师父的脾气,如果遇到公然嘲笑他的人,非得臭骂一通不可。

    “不,管辂一身正气,常为贵族家中的尊客,却从不贪图钱财,对官员和普通百姓一视同仁。魏帝敬慕其德行,几次邀请他进宫做官,都被他推辞,后世终成相术、占卜的鼻祖,在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一笔。”周轩说到这里,也为有这样的师父而骄傲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他不是做了少府丞吗?你在车上还说,这是个很大的官儿,能跟在皇帝身边。”又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红尘中的无奈,管辂早就算出,他不可以做官,只能做一名淡薄名利的大术士,最终却不得不接受皇帝的安排,只是做官半年,便故去了,才四十八岁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唉,有这官运没这福气啊。”大家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接下来,周轩又绘声绘色的讲解了管辂很多算卦的例子,生动有趣,众人听得有滋有味。还有的询问相学一些知识,周轩耐心解答,游客们渐渐发觉,这次旅游,只有管辂祠才最有趣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众人意犹未尽,女导游看了看表,说道:“不早了,想要返回青州的,跟我上车。”

    大部分都上了车,留下的只有寥寥几人,周轩和裴胜男打听到客运站的位置,离开了管辂祠,赶往下一个目的地,丰和镇!

    一路上,周轩下定了决心,一定要多赚钱,为师父修建宏伟辉煌的祠堂,一代宗师,决不能就这样被世人渐渐遗忘。

    客车站售票点倒是清静的很,周轩在窗口递过钱,“两张丰和镇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班是下午四点,早开走了。”售票员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没车了?裴胜男郁闷透顶,直埋怨在管辂祠浪费了时间,周轩却不以为然,哪怕是因为师父见不到父母的面,也是值得的,毕竟师父才是他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“两位,去丰和镇啊?送到家门口,每位二十!”一名瘦小男子凑过来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送到家门口,二十不算贵,但周轩和裴胜男都有些迟疑,裴胜男问道:“喂,你们那不是旅游车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旅游车?咱就是专门跑短途的运营车啊,二位,走不走,否则下一班就得六点了。”瘦小男人催促道。

    走!

    周轩和裴胜男跟着瘦小男人来到一辆面包车前,比乔三卖掉的那个还破旧,而且里面已经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“都满员了怎么坐啊?”周轩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挤挤就有了。兄弟,你胖坐前面,看,这不就腾出一个人的位儿了吗?”瘦小男人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眼神,我们是两个人。”裴胜男皱眉。

    “两位是情侣关系,还怕挤吗,坐在腿上不就行了?到丰和镇就二十分钟,快了十七分钟就到,怎么不坚持一会儿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周轩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裴胜男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上车吧。”瘦小男人催促二人上车。

    周轩看了眼裴胜男,她跟没事儿人似的,周轩坐好拍拍自己的膝盖,裴胜男抿嘴一笑坐在上面,重量不轻。

    周轩这才发现,后面还有两对情侣,也是这种坐姿,严重的超载啊。

    如果发生交通事故,后果是极其可怕的,周轩暗自捏了把汗,下次坚决定好直达火车票,再不行就找个旅店住下,不能心存侥幸。

    车内的气息实在是太糟糕了,裴胜男将窗户打开却是冷风刺骨,很快就冻透,关上窗户却又是闷热的气息,熏得人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车,洗过吗?”有人也受不了,忍不住问司机。

    “洗车?嘿嘿,这能叫车吗,还洗,不够清洗费用。大家忍忍吧,再有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猛踩油门,汽车如脱缰的野马奔驰在小道上,车身哗啦啦响,好像随时都会散架,遇到颠簸之地也不减速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从车上下去一多半儿,司机问周轩:“你家住哪儿啊?”

    “138号。”周轩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丰和镇又不是大城市,什么号不号的,那是上户口用的,都不准。”司机笑道。

    确实从户口本上看到的,周轩想了想,说道:“是周德仁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,老周家里啊,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小镇没有多少人家,司机对此很熟悉,也不打听,直接将二人送到一个小院跟前,又去送其他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