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59章 搬起石头砸了脚
    国贸大厦老总的儿子被抓,消息一经传出,动摇了不少经销商的入驻信心,纷纷拖延了项目洽谈时间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世界大品牌,能把国贸大厦拉高一个层次,将来可以商场用户往高端人群转型。偏偏这个节骨眼上,白雄起的独子白芮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,让经销商们也开始严重怀疑白雄的人品,将来会不会拖欠货款。

    内部销售出现问题,外面同行之间的竞争也开始升级。商场如战场,各大商厦立刻打出各种优惠条件,想要分流国贸大厦的客户资源,不乏诚信等标语,意在讽刺国贸大厦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国贸大厦全场商品进行降价销售,平价或者赔本处理,倒是拉动了一阵抢购潮,但除去补贴,实际利润却低得可怜。

    白芮是独生子,生活上自然被父母百般溺爱,吃穿用度一向都是最好的,花钱如流水。他学习一般,却酷爱绘画,白雄起通过关系找到了孟校长,将儿子作为特招生进入了美术系。

    说起来,白雄起对儿子平日里要求很严格,甚至进行过礼仪培训,毕竟也代表他的形象,只是他工作太过繁忙,并不清楚儿子用钱纠结了一批小混混,在学校里横着膀子晃,旷课逃学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在白雄起的眼里,儿子是优秀的,要不怎么能当上学生会的秘书长,并且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他本来计划,等白芮拿到了大学毕业证,就安排他到国外的专业美术学院进修,家里的钱花不完,如果儿子能成为知名画家,也是家族的荣耀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一夜之间,白雄起发现什么都变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儿子白芮能够轻松的当上学生会主席,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周轩给抢了,并且,儿子还说什么也不继续担任学生会秘书长的职务。

    白雄起为此非常不高兴,望子成龙是每个做父母的心愿,一再逼问之下,白芮终于道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当然,白芮口中的实情,都是他编造出来的,因为表现得可怜,白雄起信了。

    白芮讲述,这个叫周轩的学生,人品低劣,横行霸道,却得到新来校长闫平川的绝对袒护,刚开学的时候,便纠结社会上小混混,在校门口把他给打了,手腕差点断了。

    他忍气吞声,见到周轩躲着走,结果,周轩却非要纠缠罗雨凝,一天晚上发八百个骚扰短信。找周轩理论,却被扇了耳光,甚至罗雨凝也被这小子勾搭的动了心。

    竞选学生会主席的事情,纯属闫平川暗箱操作,惹不起的人物,怎么能在一起工作。

    说到伤心处,白芮挤出了几滴眼泪,白芮的母亲心疼儿子,更是哭得跟泪人一般。太可怜了,太悲惨了,穷人家孩子就是心机重,儿子从小就善良,斗不过他们,只有吃亏的份儿。

    白雄起绝对称得上临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,儿子受到奇耻大辱,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,尤其在罗雨凝的事情上,更是让他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做企业当然要跟工商局搞好关系,白雄起和罗吉野确有些私交,而且雨凝那孩子温顺娴静很讨人喜欢,白雄起甚至在酒桌上开玩笑,要结成亲家,罗吉野当众不好反对,被视为默认。

    突然冒出个周轩,欺负儿子,争抢未来儿媳妇,还让儿子无法在学生会立足,白雄起不能不怀疑,闫平川和周轩的关系一定不正常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闫平川还让周轩题写了校名和校训,标榜其才华横溢,简直将这小子捧上天。

    周轩在天上,白芮落到了地上,白雄起忍无可忍,对闫平川和周轩展开了人身攻击,炮制了之前那场私生子假写字的轰动性新闻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也有孟校长的推波助澜,他想要搬倒闫平川,暗地里告诉白雄起,他非常怀疑,周轩就是闫平川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白雄起百般设计,自以为胜券在握,没想到的是,闫平川的一场新闻发布会,便彻底扭转了局面,还让周轩名声大振。

    周轩写出了一流的汉隶,这让白雄起大感吃惊,商人的头脑是敏锐的,开始怀疑儿子在撒谎,经过调查后,这才发现上了儿子的当。

    白芮免不了被一顿臭骂,老实本分了许多,白雄起考虑,怎么也让儿子读完大学,立刻送到国外去,省得闹心,再别惹出什么乱子来。

    然而,白雄起万万没想到,闫平川是个很不好惹的角色,将他儿子开除学籍,而且,孟校长也受到了牵连。

    儿子三年多的学白上了,白雄起怎么能坐的住,不惜颜面,几次前往学校低声下气的求情。很可惜,连闫平川的面都没见上,能找的关系都找了,还是不能扳回败局。

   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白雄起只能认了,让媳妇以后对儿子严加管教。按下葫芦又浮起瓢,慈母败儿,儿子白芮几乎疯了,找人砸了周轩的起名馆,还打伤了人。

    白芮砸了起名馆,回到家里后,显得非常兴奋。白雄起中午正好回家,看出了不对劲,一再逼问之下,获知了详情,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儿子找的小混混,正是辰爷的手下,这让白雄起如坐针毡,他也算是正当的生意人,认识归认识,之前从未想过,要跟此人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思虑再三,白雄起亲自给辰爷打了电话,客气的话说了一大堆,强调都是小二郎之间的口舌之争,不必较真。辰爷装作不清楚下属的事情,对周轩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乔三跟周轩来往亲密,辰爷当然早就知道,至于新闻报道,那也是媒体追风,总体说来,兴趣不大。但是,周轩能让国贸大厦的老总低头退步,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。

    新闻的发酵,警方不能消极,白芮最终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带走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普通的治安拘留,但白雄起一张老脸全被丢尽了,办公室地上散落着破碎的花盆以及茶杯等等。

    “白总,小芮太单纯,又年轻,玩不过那些奸猾的人。”肖秘书一边捡起几份文件,一边劝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