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58章 决心金盆洗手
    哈哈哈,一屋子人爆笑,乔三的脸色阴沉要下大暴雨,又冷又饿的黄毛和红毛嘴里呜呜做声,脑袋使劲摇晃,让乔三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“秦富,别拿什么辰爷当挡箭牌!你们非法殴打拘留他们两个,法律是不会轻饶你的!”周轩实在忍不住了,怒指秦富。

    秦富不以为然,他对这个周轩毫无好感,冷冷道:“你想报警?那就去报啊!这年头,谁身上没个污点,我要进去了,乔三也一样!”

    “无赖!”周轩骂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!”

    乔三把周轩拉到自己后面,看看冻得直哆嗦的黄毛和红毛,握紧的拳头松开了,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哥,你说咱哥俩闹个小别扭小误会的,你搬出辰爷吓唬人,这可就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有心逗你,这是辰爷的原话,不信就打电话问问。”秦富提醒道。

    乔三肌肉猛抖,到底得罪了老大,狠狠心咬咬牙,笑道:“辰爷说了,我能不听他老人家的吗?跪就跪,谁让你比我那呢!”

    腿一弯,乔三真的就要跪下去,周轩一把拉住他,恼道:“三哥,别听那畜生的,男儿膝下有黄金,跪他不值得!”

    乔三看了看大黄他们两个,到底是一条腿跪了下去,“嘿嘿,得了,兄弟给哥哥磕头了!”

    “一条腿,诚意不够。”秦富得意道。

    明显可见乔三身躯颤抖一下,大黄和红毛哇哇大哭,喊着三哥不要!

    “好,就听秦哥的,两条腿,诚意够不?”乔三双手撑在大腿上看着秦富。

    秦富大笑不已,换了个姿势,肥硕的大脚丫子踢掉拖鞋,伸到乔三跟前,“三儿,看在你小子这么没骨气的份儿上,这事儿就过去,放人吧。”

    黄毛和红毛身上的绳索被解开,却没有给他们衣服,蹲在地上抹眼泪。

    乔三刚要起来,秦富的臭脚丫子搁在他肩膀上,“三儿,磕头道歉那是辰爷的意思,哥哥我还有两个要求,你得给我立个字据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乔三忍住恶心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一,你现在发财了,不能只想着独吞,每年都得有我的一份儿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秦哥哪里话,早就准备好了,这不寻思快过年了,给哥哥送年礼嘛!”乔三含糊道。

    “算你懂事儿,第二条呢,你以后的女人,得送到我这里,让我先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秦富语出惊人,手下哄笑不已,乔三双拳握紧,眼中冒出了怒火。

    你妈!

    大黄忍无可忍,突然斜着冲了过来,一脑袋撞在秦富头上。乔三早就按捺不住,一手抱住秦富搭在肩头的粗腿,另一只拳头狠狠朝着膝盖砸去。

    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,粗腿明显发生变形,秦富疼的哭爹叫娘。一名黑衣人连忙冲过来,周轩抬腿踢在小腿骨,噗通趴地吐出一口血带出两颗门牙。

    红毛也冲过来,抓起地上的拖鞋往秦富嘴里塞,“草,让你欺负三哥!”

    秦富腿疼无比,手下又不能近身,祸不单行,盛怒之下的乔三又抬起他另外一条腿,秦富慌了:“三兄弟,别,别,有话好好说!”

    “辰爷真是这么说的?”乔三逼问。

    “哎呦三兄弟,我哪敢编辰爷的谎。这事儿也是上边安排下来的,其实就是想给周轩一个教训没想怎样,他非揪个没完没了。”秦富带着哭腔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对辰爷向来忠心,今天却让我给你磕头下跪,真是寒透了心!”

    乔三悲愤交加,自认瞎了眼,拜错了山头,手起拳落,又是咔嚓,秦富白眼一翻,如果处理不好,这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。

    扒了两个黑衣人的衣服,扔给黄红毛,乔三吐了口吐沫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三哥,今天捅娄子了!”大黄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“闭嘴,都是因为你们这两个兔崽子!”乔三愤愤道,“现在只有白芮被抓,辰爷才没心思注意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你一口一个爷,他却把你当孙子,何必再跟着他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唉,真他妈窝囊,还不是看重那点加盟费用!”乔三懊恼的砸了下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三哥,不如退出来吧。以后这个锁具,就由你来代理。”周轩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,怕是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乔三心动了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今天秦富的话也让他很揪心,平时一些小把柄都被这些所谓的兄弟掐着,狗咬狗一嘴毛,都会捅出来。

    “三哥,这不是咱们想不想的事儿,安保公司肯定会被辰爷收走。”黄毛忍不住又插了一句嘴。

    “让你再说,让你再说!”

    乔三转过身,伸长胳膊使劲揍了黄毛几巴掌,还用他废话。

    “三哥,这条道你还能打算走一辈子?临海市跟着辰爷混的人不在少数,几个熬到他的地步?再过几年,折腾不动了,他还是会把你当弃子,不如今早谋取自己的生路。”周轩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乔三内心挣扎很剧烈,毕竟是老本生意,舍不得放下这块肉。

    “三哥,前几天我跟欧强去了一家水产品加工厂,利润也得有几万。”周轩又加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赚钱才是硬道理,乔三终于下定决心,从辰爷那里脱离出来,从此金盆洗手,做一个正经生意人。

    “兄弟,是老天爷把你送我身边的吧?多少年了,就盼着有个正事儿干,现在好像挺正经了。”乔三放下心头负担,终于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“三哥,秦富会不会报警啊?”黄毛担心问。

    “报个屁!他要是敢捅出老子,老子就让他蹲一辈子监狱!”乔三道。

    不是正路上的,拔出萝卜带出泥,秦富果真没有报警,吃了个哑巴亏。秦富向辰爷哭诉乔三的恶行,但辰爷早已经知道秦富得寸进尺羞辱乔三,这才动手。

    但是,乔三心思活了,没用的人辰爷不会留在身边,把安保公司收回,给乔三带来不少困扰,因为许多订单手续都是从这个公司走的账。

    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江湖安保公司没了,安全器材销售公司却成立了,乔三带着一伙兄弟专心卖锁具。

    这是讲效率的时代,前后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。

    期间,一个新闻轰动了整个临海市,国贸大厦老总白雄起独子白芮,因聚众寻衅滋事故意伤人罪被依法逮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