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57章 人丢了
    辰爷的实力超乎周轩对他的最初估计,乔三追随他多年,而且也从中受益,不可能不顾及他的脸面。

    见周轩不语,乔三拍着他的肩头笑道:“兄弟,我就是那么一说。辰爷这人你是没见过,赏罚分明,心里透亮着呢!就算他发现是我背后搞鬼,秦富那人品他又不是不清楚,道个歉完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接下来一句话没有说出口,如果是黑白不分的主子,不跟也罢!

    但为了乔三不与辰爷撕破脸,周轩还是让翟刚和陈涛替换下了黄毛和红毛,密切关注那几个小子的动向。

    翟刚和陈涛对于能够充当侦探的角色,相当的兴奋,周轩不免叮嘱他们,必须要注意安全,这伙人可不好惹。

    终于一天晚上在歌舞厅,看到其中三个在里面跳舞,翟刚以群众举报的方式通知了警方。警车立即出动,将他们三个全部抓获。

    很快,三人松口将另外三个兄弟也给供了出来,警方连夜出动,至此,六个小混混全部落网。

    这六人是谁,家住哪里有何特长是否婚配,周轩丝毫不感兴趣,不过是白芮六个棋子,丢弃了还会有另外六个六十个。

    又联系苏芳菲写了一篇文章,民意所向帮凶落网真凶却逍遥法外!

    周轩再度打赏两千块钱,等接到银行资金变动提示短信时,才发现自己犯了个严重的错误,上次打赏根本不是五百,而是多打了一个零,五千!

    文章再度发酵,所有矛头直指富二代白芮,为何警方对他迟迟没有动静?

    校长办公室里,闫平川翻看着网上的新闻,眉头紧锁。绝不向恶势力低头是他的一贯作风,但两条新闻,闫平川还是发现些特殊现象。

    探秘一号没什么名气,新网站,流量也少得可怜,但这两篇首先关注的却是官媒,因为他们权威性的首发声,其余媒体蜂拥而上。

    周轩的底细,闫平川很清楚,在临海市没有什么背景。虽然和兴凯集团有些来往,但泱泱大国,兴凯也算不上商业巨头,是谁在暗中支持了周轩?

    闫平川拿起电话想要提醒一下周轩,却又放下了,有些成长比人帮得了一次,却帮不了永远,还得让他练就火眼金睛去辨别是非。

    网络的力量很强大也很可怕,国贸大厦有网友自发拉起横幅,声讨富二代公子哥白芮,严重干扰了正常营业秩序。

    白雄起几次报警,但是警察的到来更激发民愤,警察就该是来抓坏人的,怎么还帮着坏人对付老百姓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回白芮也该长个记性了,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。”乔三一脸寒意的找到周轩,试探性的跟他商量。

    “三哥,因为是法治社会,我不能对白芮动手,否则姜靓断一根肋骨,白芮就得断两根。”周轩面沉似水,时至今日,依然恨得牙根直痒痒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个理儿,唉,兄弟不瞒你说。白芮可是白雄起的儿子,真要是捅到辰爷那里去,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。依我看,意思下就行了。”乔三说着,鬓边汗都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说着,乔三电话响了,不知对方说了什么,乔三猛地站起身,恼道:“丢了什么意思,他俩比猴儿都精,怎么会丢了呢?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乔三气急败坏,周轩连忙问:“三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大黄和瘦虎丢了!”乔三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怎么会丢了?”周轩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最担心的的事儿还是发生了,秦富的事情一曝光,他们肯定猜到是我的兄弟干的。大黄和瘦虎他们两个也是,一定是现在手头分了几个臭钱,不知道低调,盯梢时被人发现了。”乔三懊恼道。

    “是辰爷做的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辰爷过问倒是有可能,但这基层矛盾他才不会插手,应该是秦富。”乔三分析,抬腕看看手表,想了想说道:“兄弟,我得去秦富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“这个?也好!”

    乔三显得有些慌乱,开车带周轩一起赶往秦富公司地点,也是个破旧小区,只不过是对面两套房子被打通,面积比乔三的大一些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乔三提醒道:“兄弟,到了里面你少说话,一看情况不对就跑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敲门而入,里面烟雾缭绕,里面六七个黑衣打扮的人,秦富正倚在沙发上看录像,上面是不堪入目的画面,乔三进来看都没看。

    “呦,秦老板好雅兴啊,这片子不错,回头给我一份儿。”一进门,乔三就大笑着嘘呼,秦富兀自抽着烟,不理不睬。

    周轩往前走了一步,被乔三挡住。

    “这烟,真不抗抽,几口就吸没了。”秦富弹了弹烟灰。

    乔三立刻赔笑上前,从包里掏出香烟替秦富点上,笑道:“秦哥,尝尝这烟的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秦富猛吸一口,朝着乔三脸上吐了一口浓烟,咧嘴露出黑牙,“不错,听人说三兄弟现在发大财了,连烟都抽这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啥大财啊,混口饭吃。秦哥要是喜欢,我再给你送几条来,有什么难的!”乔三大笑。

    “阔气。”秦富竖起大拇指,翘着腿说:“三兄弟,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来我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,俩兄弟不听话乱跑,我那里一堆的活没人干,想叫他们回去。”乔三脸上一直堆着笑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下不听话,怎么上我这里来找?”秦富装迷糊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不是这俩臭小子瞎狂,我就怕言语不周的得罪一家人,所以先来秦哥这里看看。”乔三又说。

    “没见过,走吧。狗蛋,再给我放个片儿,外国娘们儿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秦哥,说起来,咱们都是辰爷手下的,咱俩身份相当,平起平坐,我好言好语的来你这里,今天见不到人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乔三的脸拉了下来,秦富脸上横肉猛抽几下,掐断香烟呸了一口,口水差点没喷到乔三身上。

    秦富打了个响指,立刻两人赶往阳台,从那里拖出来两个身无寸缕的人,五花大绑,手脚都不能动,全身都是伤痕,有气无力的闷哼。

    “大黄!瘦虎!”乔三眼珠立刻就红了,恼道:“秦富,这是什么意思?打两下就是了,这么冷天搁阳台,你想冻死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跟我吼算个屁本事,你找辰爷去啊?实话告诉你乔三儿,你那点心眼儿辰爷看得真真的,他老人家说了,打狗看主人,只要你肯跪下来向我道歉,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