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52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
    周轩心急如焚,姜靓不会跟自己开这种玩笑,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烦。

    等回到女人街,起名馆前面已经被围满了人,还有一辆警车在现场拍照询问。所有玻璃都被砸碎,一扇门都已经被砸倒,上面布满了大坑。

    更可恶的是,精易起名馆的牌子,也被人喷上了红漆,一道道蚯蚓般的曲线,看起来很像是鬼画符。

    “靓妹!”

    拨开人群,室内更是一片狼藉,桌椅全被掀翻,墙上挂着的怪符也被扯了下来,而姜靓趴在一堆书籍上面,满脸淌血,头发都打湿了。

    周轩心痛欲裂,连忙上前,颤声问:“靓妹,我这就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死,不了的。”姜靓咧嘴一笑,嘴里也都是血,一只眼睛乌青,肿的睁不开。

    “靓妹,究竟是什么人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六个社会小青年,带着墨镜和口罩。呸,就是装,那小细胳膊还没我的粗呢!三哥不在这里,否则弄死他们!”姜靓又哎呦一声,胸口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跑,被人逼到墙角还不是被动挨打?”

    “你说过,不让我外出,听,听你的。狗娘养的,他们,想撕你的书,老娘不,不同意!”

    姜靓小脑袋一耷拉,失去了意识,而急救车也已经赶到,几名医护人员将姜靓抬上了救护担架,周轩想跟着去,却被警方拦住,登时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拦我干什么,怎么不去抓砸店的人?”周轩双眼通红。

    “注意下你说话的语气!”

    一名警察不客气的指着周轩,周轩正在气头上,拳头握得很紧,欧强怕他冲动,连忙安慰道:“周轩,我跟着救护车走,你留下来问问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周轩知道的还没警方多,警方做好笔录之后,开车离去。没有热闹看了,人群也很快散开,看着乱糟糟的门面,周轩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惦记姜靓的伤势,周轩打起精神赶往医院,病房里姜靓已经睡下,鼻梁嘴角都有明显伤痕。欧强说,姜靓有轻微脑震荡,肋骨也断了一根,其余都是皮外伤,但是对一个女孩子下这样的手,也实在是太狠了点儿。

    “周轩,警方那边有线索吗?”欧强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做了笔录,我问了几个旁边店里的邻居,和姜靓说法一致。说是上午咱们前脚刚走不久,来了几个社会小混子模样的人,二话不说就把店给砸了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白芮那小子嫌疑最大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已经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警方。”

    “要真是白芮那小子,警方的速度可跟不上,到最后也是证据不足!”欧强愤愤。

    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出来混,欠下的总要还。”周轩冷冷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,姜靓睡不踏实,闭着眼睛哎呦喊疼,两人只好保持沉默。欧强还有事要外出,病房里只有周轩一人守着。

    姜靓与原来那个周轩,有露水夫妻的缘分,也是周轩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朋友。周轩对这个全新的世界茫然不知,正是姜靓的维护,替他守住了秘密,这是常人不能理解的情谊。

    “姜靓家属?”一名护士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!”周轩立刻起身。

    “押金用完了,需要再续交下费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多少?”

    “四千。”

    周轩老脸一抽,真会要,终于这点粮底给报销了。在这个时代,排队是常见现象,银行、商场、快餐等等,但是医院开了一排交费口,居然每个前面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,每个人都是愁容暗淡,却担心钱交不上,自然也不会有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把所有存款交上去,再摸摸兜里,只有些零钱了。

    坐在大厅长吁短叹,乔三腋窝下夹着个包,得知了消息匆匆赶来,身后还跟着提着水果牛奶的黄毛。

    看到周轩,乔三连忙过来,担心的问:“兄弟,姜靓怎么了,听欧强说,让人给打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睡下了,肋条断了一根。”周轩招呼乔三坐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大黄,老子让你在起名馆盯着,怎么就让人动手打了?”乔三恼道。

    黄毛吓得一哆嗦,擦了一把冷汗,哭丧着脸说道:“都想着周末睡个懒觉,没想到就让人钻了空子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找小娘们弄断了腰,早上起不来吧!”乔三瞪起眼睛。

    “三哥,轩哥,我错了,我错了!”

    大黄鬓角的汗顺着脸颊往下淌,直说医院里太热,闷得慌。

    乔三懊恼,周轩也暗中自责,因为舍不下起名馆的生意,这才让姜靓来看店。昨晚上已经看出她会遇到问题,但心存侥幸没有仔细推敲,对于学生而言,学校才是大本营,离开学校就是外出,而不是让她留在店里就安全。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后悔也没用。三哥,你有门路,兄弟我开口为难下,不知能不能帮忙找找这几个小混混。”周轩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瞧兄弟说这话,这是分内的事情。”乔三立刻转头看黄毛:“大黄,听到了吗,查去吧!”

    “啊?三哥,这几个人神出鬼没的,又都带着口罩墨镜,该怎么查?”大黄犯了难,直挠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混了这么久,这都看不出来。这几个小子,年纪相当,是一批,而且还都是新来的。各个歌舞厅夜店酒吧都给我看好了,那些陌生小弟,出手又阔绰的,盯住。”乔三点拨。

    “三哥英明!”黄毛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乔三还有话要交代,看了看周轩没再说。其实不说,周轩也知道,他们关系网虽大,但具有整体性,或许就是哪个认识的兄弟手下干的。

    所以,周轩才说是为难乔三。

    姜靓睡了,乔三也没坚持要去病房看,放下礼品带着大黄回去。临走时,想起什么来,从包里掏出两万块钱递给周轩:“兄弟,看病得花钱,这些拿着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,刚刚把费用交上了。”周轩晃了晃手中的单据,没有收。

    “店被砸了,也得花钱。周轩兄弟,别跟我客气,这些也是你的钱。”乔三仗义道。

    “花不了多少,有需要一定张嘴。”

    周轩断然没收,前面刚说不分红,这就要拿钱,让别人心里怎么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