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50章 八爪鱼
    “裴胜男,如果你在耍我,马上出来!否则这么大的海,哪天能被冲上岸就是幸运。”周轩大喊。

    终于,一个白点出现在水面上,随着波浪向着岸边涌来。周轩大惊,不会是裴胜男晕倒了吧。

    四下荒凉,找不到施救者,时间不等人,周轩立刻脱掉衣服仅剩一条内裤,扑到了海水里。

    咸腥的味道更令人不安,慌乱之中,周轩连教练教的游泳姿势都忘了,等到脚不沾地,便不自主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慌乱,死在这里太冤了。

    周轩稳住神,想起教练教授的急救姿势,身体放松,四肢下垂呈现水母泳姿势,总算是飘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猛地抬头深吸一口气,却是一个浪头打来,喝了大口海水,呛得直咳嗽,这里可是大海,不像泳游池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抽筋咳嗽在泳池都十分危险,更何况是在大海之中。

    师父,徒弟要去见你了,还带着个英语老师,您老人家要是看得上,徒弟当媒人,让她给您老人家做个妾。

    周轩心中无比凄凉,却感觉有一个浪里白条朝着自己游来,不用说,是裴胜男。女人这套试探把戏什么时候才会玩够?

    一双小手将周轩从水里托起,还有温暖的光溜溜身体,周轩痛快咳嗽够,怒视嬉皮笑脸的裴胜男。

    “我在潜水呢,你干什么?”裴胜男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下海摸鱼。”周轩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摸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八爪鱼!”

    周轩突然伸出两只手,揪住了裴胜男的脸蛋,疼的她吱哇乱叫,“周轩,你给我松手!”

    “偏不,裴胜男,我是个讲信用的人,说揍你就揍你!”周轩瞪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淹死你!”裴胜男松开手臂。

    “一起死!”

    周轩毫不客气,双臂抱住裴胜男,两个人一起沉下去,裴胜男手脚并推,力气不小,但也挣脱不开周轩。

    最终,裴胜男消停下来,双臂姿势改为环抱,周轩这才单臂划水,很快脚下踩到了沙滩。

    “抱够了吗?”水中站起身,周轩低头问。

    “够了,但不能松开,否则被你看光了!”裴胜男嗔道。

    赤诚相对,还用看吗,光是感知就让人血脉喷张,不受控的膨胀,裴胜男当然感觉得到,掐了周轩不知多少下,来到岸边各自背过脸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胆敢称呼我名字?”裴胜男质问。

    “夜泳装死,你还有点师德吗?”周轩不高兴道。

    这种玩笑很危险,危险来临只是瞬间,夜间视线差,广阔的海岸线上哪里锁定沉入水中的人?

    湿漉漉的衣服总不能拿着回去,裴胜男一人分了个塑料袋各自装好,原来在面馆就想到了这点。

    走到马路边打了个车,将裴胜男送回家,周轩回到了起名馆,欧强正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可算回来了。”欧强急匆匆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看把你急的,怎么了?”周轩笑问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样,有生意上门,咱们市有个水产品加工厂,相当够规模,我去和他们谈了谈,对咱们的安全锁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感兴趣好啊,价格可以压低一些,把销量先搞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,嘿嘿,我是说女老板对你很感兴趣,说是在新闻上看到了,提出让你亲自过去谈。”欧强嘿嘿笑。

    周轩无奈一笑,这才多久,欧强就学坏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那女的也就三十出头,可惜我不是你,否则干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欧社长该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彼一时,此一时,那时候的我,其实活得很虚伪。”欧强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周轩想了想,很犹豫,明天是休息日,店里没人看着,万一来个生意,收点小钱,解决自己的生存大计。

    欧强想不到周轩也有捉襟见肘的时候,当然很想促成这笔订单,唠叨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那我给姜靓打个电话,让她明天上午过来看着店。”周轩最终同意。

    “这点钱也看眼里,真不知道你是小气还是大方。”欧强开玩笑。

    唉,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,周轩还真就看重这似乎微不足道的取名看相钱,现在周围的朋友,欧强、乔三甚至包括姜靓,都比他富有。

    “周轩,这笔订单要成了,你不说话我也得跟三哥提,利润全算你身上。”欧强拍着胸脯道。

    “覆水难收,说过的话就要算数。”周轩傲然拒绝。

    在欧强感动和敬佩的眼睛里,周轩看到了自己的落寞,真恨自己的大嘴巴,怎么就不服个软呢!

    再说了,收点钱又有什么,自己怎么说也是总代理。唉,真是应了那句俗话,谁要面子最后都要没面子。

    给姜靓打电话后半小时,这家伙就笑嘻嘻的赶到了,把周轩和欧强都吓一跳,还以为她会明早敲门。

    “我怕明天早上起不来,今天就住这里。”姜靓一脸笑嘻嘻道,难得周轩还记得她有用处,已经等不及明天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今晚你就睡楼上,我跟欧强在沙发上挤一挤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个大男人怎么睡得开,还是跟轩哥挤一挤!”姜靓厚脸皮道。

    欧强揉揉眼睛,一直盯着姜靓看,把她给看毛了,“强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怎么说,姜靓也是周轩的,女人,虽然没有那层意思,欧强解释道:“我怎么看你脑门好像没洗干净。”

    听欧强这么一说,周轩也用心看了看,不是没洗干净,是气色不佳,笼罩着一层浅浅的黯淡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靓妹,今天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轩哥就是好眼力,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躺在上铺看书,手机放在下铺,伸手去够,一不小心,就在上面掉了下来。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摔伤没有?”周轩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下铺是我的,被子早掉在地上,有惊无险,一根毛都没掉。”姜靓得意于自己的身手利落。

    “靓妹,周末这两天都住在起名馆吧,别出去跑业务了。”周轩提醒道,这样一件小事儿,不该影响到气色。

    姜靓傻呵呵听不出话里的意思,一口答应下来。有欧强在,姜靓也不好总跟周轩胡闹,跑楼上打游戏经营网店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周轩和欧强随便吃了点早餐,立刻坐车赶往临海水产加工厂,说来,距离周轩和裴胜男夜泳的地方并不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