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47章 替白芮求情
    白芮像是疯了一样,好几次堵在周轩教室门口,被同学们拦住,扬言要弄死他。

    而国贸大厦的商务车也被拦在校门外,不得入内。

    白雄起放低身段步行到学校行政楼,但校方的态度很强硬,一切都按校规来,板上钉钉的事情多说无用。校长很忙,不会见你的!

    白雄起拂袖而去,再也没来过,但是白芮却不肯善罢甘休,在学校外面拉起条幅,校规忽视人情,校园地狱害人不留情!

    还有些小报记者对此事跟踪报道,都没用,无一不是怏怏而归。

    白芮窟窿太大,任谁也给他圆不了,此事在社会上的影响越来越小,而对在校生却是敲响了警钟,都好好上课吧,学校真要跟你较真,下一个白芮就是你。

    校园内的议论虽多,但白芮跟周轩没法比,有道是人走茶凉,支持周轩的声音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周轩,最近避避风头,在学校里住吧。你不是还有个单间吗?”班主任刘玉芬把周轩叫到办公室,不无担心的劝说。

    “白芮咎由自取,怨不了别人。刘老师,你放心吧,我还有朋友每天接送,而且欧强也跟我住在店里。”周轩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但是一定要小心。唉,说实话,学校的处罚确实有点重了,不说了。”刘玉芬欲言又止,作为女性教师,看到学生熬到大四却拿不到毕业证,不免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这是校方的处罚,一定有更为深层的原因,不便公开罢了。

    周轩也知道白芮成了无业游民,肯定带着一帮小弟四处游荡,找机会就要对他下手。但他也有难言之隐,囊中羞涩,还得指着起名赚点生活费。

    每天乔三都会亲自来接周轩回起名馆,实在忙不开就让黄毛来,也跟范警官进行了沟通,近期在起名馆附近加强了巡查。

    白芮应该是受到了家中警告,不敢轻易露头,但周轩知道,他这种平时被捧上天突然被摔破脸的人,一定在暗中等待最佳时机,让周轩一击致命,而且还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在凉亭等你。”手机收到一条短信,是罗雨凝发来的。

    收到她主动发来的短信,周轩本该欣喜,此时却是心头沉重,知道她约自己,一定是和白芮有关系。

    想了很久,周轩才朝着凉亭赶去,罗雨凝正依靠着柱子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雨凝。”周轩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嗯,罗雨凝点点头,两人却是干坐了五分钟都没开口说话。周轩叹口气,“雨凝,你约我来,是为了白芮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周轩,我想让你替他找闫校长说情。”罗雨凝鼓足勇气说道,太紧张,小手都在颤抖,眼泪也吓得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轩又心疼又生气,不悦道:“走到哪里白芮也不占理,而且这件事是学校做出的处理,不是闫校长个人行为,我作为一名学生也干扰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所有人都知道,闫校长很喜欢你!”罗雨凝提高嗓门。

    “那是师生情,我只知道你很喜欢白芮!”周轩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你?!

    罗雨凝气得语噎,抖动着有些苍白的嘴唇说不出话来,好久才落泪道:“你想听听我说心里话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,你跟白芮一起长大,他对你好,跟品质无关,不关乎婚姻大事,也得替他求情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但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。”罗雨凝幽幽道:“我不喜欢白芮的公子哥行为,但又说不了他,现在他被开除了,白芮被白叔叔打了好几次,连阿姨都跟着挨骂,家里的天都快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夸张,他家的财产够吃好几辈子的。”周轩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说以前双方家长还有什么心思,现在白芮落到现在的地步,我爸爸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罗雨凝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哼哼,这句话却是真心话,身为工商局长的罗吉野心高气傲,对独生女儿期待很高,怎么会让她嫁给一个大学里就有污点的人。

    长辈看到的都是嘴巴甜长相帅的白芮,现在许多白芮的恶劣行为被揪出,罗吉野当然也要重新审视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的一点,罗家也不缺钱,不会因为白芮家的富有,就让女儿嫁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觉得白芮很可怜,而且这个教训也够他记一辈子。周轩,我知道你很善良,难道你就不觉得处罚有些重吗?”罗雨凝含泪问。

    “可是,校长那里,我也说不上话。”周轩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,就算为了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罗雨凝将小手覆在周轩手背上,冰凉,周轩叹口气,连忙将它握在温暖的掌心,爱怜道:“身体不好就不要坐在这么冷的地方,还有情绪也不要太过波动,平时可以喝一些姜糖水,看你下眼睑有暗灰之色,其中少许赤红,经常有小腹胀痛,痛经以及量少的毛病吧,这可不能耽搁……”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罗雨凝的脸瞬间变得通红,连忙缩回小手,嗔了一句讨厌,落荒而逃,像极了一只失魂落魄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嘿嘿,周轩看着背影傻乐,等人不见了才猛地拍下脑门,刚才没答应帮白芮,但也没拒绝,该怎么答复才好?

    想了很久,周轩最终决定去见见闫校长,就以科研基地为切入点,探探口风之类的,也算给罗雨凝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周轩来了啊,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闫平川从老花镜后面抬起一双眼,让周轩不由打了个寒颤,这种犀利的眼神自带威严,能把胆小的给吓着。

    周轩想起来了,在一个黑漆漆的楼道里也见过这样一双眼神,颇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相面呢,怎么了?”闫平川沉下脸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有句话,不知该讲不该讲。”周轩愣愣问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为了白芮的事情来,那就免开尊口!”闫平川生气了,将手中钢笔重重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周轩猛然回过神来,他刚才想说的还真不是这件事儿,算了,既然如此,那就不提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学校是我一个人的,看谁不顺眼就处罚谁吗?看看这些吧!”

    闫平川丢过来一个档案袋,刚要接着训,他的手机响了,看到号码脸色更加不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