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45章 图书管理员
    以前学习英语是为了考研,现在更不敢放松,因为他蹩脚的英语水平已经被闫平川提出了批评。

    不用裴胜男督促,周轩都有急迫感,他目前的真实水平是初三,距离真正掌握还非常遥远。

    第二天课后,周轩跟着裴胜男去了办公室,不巧的是,其他教师都在,闹哄哄的不是学习好地方。

    宿舍成了禁区,无奈之下,裴胜男只好带着周轩去往图书馆。

    “裴老师,以后别打人了,这习惯真的很不好。”周轩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严师出高徒,古代老师不都用戒尺吗,我这还是轻的。”裴胜男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周轩无语,师父管辂对他也很严格,揪耳朵踢屁股类似的体罚也有,所以,以后还得多往图书馆来。

    途经学校行政楼,一名脸色铁青的中年男人,在四五个人的簇拥之下走了出来,紧接着,三辆商务轿车相继离开。

    其中一辆车的车牌很不一般,尾数是东B88888。

    “那人好像是白芮他爸爸。”裴胜男伸长脖子。

    “确定吗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车百分百是他的,据说当初这个号被一辆面包车给摇走了,他只花了五万块就让人家卖给了他。人看着像,不过国贸大厦到处都是他的照片,而且地方台每年都有他的直播拜年,应该错不了。”裴胜男说道。

    白芮的父亲到学校来干什么?看脸色像是洽谈不愉快的样子,原来的校领导大都买他一个面子,周轩估计能让白芮父亲这么恼羞的,多半就是闫平川。

    象牙塔不受资本控制,闫平川用自己坚定的意志和行动来维护,周轩抬头看看七楼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,赶紧走吧。”裴胜男催促。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校长。”周轩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少管闲事。再说了,闫校长又不是你爹,老往他办公室跑,背后也有人说你巴结脸。”裴胜男嘲讽道。

    周轩不怕风言风语,但想起来上次闫平川严肃提醒,涉及到白芮的有关事件,让他不要再插手处理。

    图书馆很大,很多位置都空闲,两人还得商讨,小声说话难免,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,先是复习,然后学习新内容。

    咔咔咔!小高跟鞋的声音在耳边传来,两人抬头瞥了一眼,看见一名身穿红色羊毛衣黑色西裤的中年女人,正在来回擦拭书架,从背影看去,身材并没有太走样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老妖精,烦死人了。”裴胜男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背后这么说人家?”周轩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把岁数了,不定和哪个校领导有一腿呢,否则能上这里来?”裴胜男嘿嘿一笑,胡乱猜测。

    “无凭无据的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跟你打赌!这里风吹不到雨淋不着,假期一个都不少,多少人挤破头都想来呢!”

    周轩不置可否,想起飞机上刘叔说的话,现代化社会,仓库都需要电脑管理系统,更何况是一个重点大学。

    这里的书籍无数,分类繁多,就算是有关系,那也得有文化基础,而且还要工作细心,性情稳重才行。

    正想着,咔咔咔的高跟鞋声朝着他们走近。

    两人连忙识趣的低下头,装模作样的开始学习。没想到的是,脚步临近,竟然在他们旁边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,一定是刚才的话被听去了。”裴胜男小声嘟囔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。”周轩也暗自叫苦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巴掌打在裴胜男脑袋上,裴胜男捂着头怒道:“你神经……”

    病字没喊出口,裴胜男愣住了,周轩也愣了,因为站在面前的是裴亚茹!新衣新裤新鞋子,还有淡淡的妆容,尤其是精气神好了,看上去年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阿,阿姨。”周轩连忙站起身。

    “周轩你坐下就行。”裴亚茹皱眉道:“跟你说过多少次,不要背后嘀嘀咕咕,要有大家闺秀的模样,偏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长了千里耳了,隔那么远能听到我说什么?”裴胜男不信。

    “看你缩头缩脑的样子就知道,肯定没好话。”裴亚茹生气的坐在对面,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www.yuehuatai.com学习,还是忍住了,咬牙道:“回去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妈,你怎么在这里啊?”裴胜男问。

    “阿姨,她说你跟校领导有一腿。”周轩立刻把裴胜男出卖了,守着裴亚茹谅她也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裴亚茹伸出巴掌,果然咬牙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闫伯伯特殊照顾,而我又有工作经验和学历,就安排到这里上班了。事先也没说,想要给你个惊喜。”裴亚茹嗔道。

    哈哈,裴胜男笑了两声,又连忙捂住嘴巴,低声问:“妈,这里工资多少,也得四五千吧?”

    “哪有,刚来也就两千多,每年都会涨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裴亚茹故作无所谓,但周轩看得出她很开心,对于低收入家庭而言,每个月多两千块,能将生活质量提高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周轩相信,如果这是操场的话,裴胜男敢狂奔五圈,现在就乐成猴子了,脸上挠的一道一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跟你闫伯伯提到你的事情,明年准备考研,边读书边工作,早点转正。”裴亚茹自豪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贵妇!”裴胜男拱拱小手,厚脸皮道:“妈,既然我那个伯伯校长对你还有好感,那不如改天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什么的,我不在意有个后爹。”

    “乱说话!”隔着桌子,裴亚茹的巴掌在女儿额头晃了晃,到底没舍得打下去,“你闫伯伯家庭幸福,我这样成了什么。做人该知足,他能念着旧情,在困难的时候对我拉一把手,也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
    裴亚茹眼圈红红,有些说不下去。图书馆也不是自家客厅,裴亚茹又要去忙,临走前叮嘱周轩没事儿就往家里去吃饭,外面的饭菜不干净,想吃什么就说。

    周轩一再道谢,裴胜男却不自觉的问,妈,认个干爹行不行?

    裴亚茹瞪瞪眼睛,咔咔咔踩着小高跟走了,步伐轻快,见到人也有了自信,微笑着打招呼,周轩听到两个男生悄悄夸这位新图书管理员有气质。

    裴胜男心思开始活了,时不时就走神进入美好的幻想状态,远处的裴亚茹一直盯着她,中间给他们送过一次水,少不了言语上的敲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