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42章 飞行在天上
    时间凝固了,至始至终虞江舟的姿势就没有变过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轩。一个象牙塔中的骄子,生活一帆风顺,何来如此深刻的相思情怀?

    这付躯体似乎蕴含了无数鲜为人知的故事,还有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里,遮挡不住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一曲作罢,周轩喟然长叹,虞江舟也是泪光点点,两人沉默好久,还是周轩打破沉寂,笑道:“夜观天象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观你的天象,我看我的人生百态。”

    今夜并不是观看夜空的好天气,有着一层淡淡的浮云,周轩试着调整镜筒,用专业望远镜看人生百态,有杀鸡用牛刀的感觉。想到明天还要早起,便到躺椅睡下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自觉,怎么不到外面沙发去睡?”虞江舟好笑又好气。

    “那组白沙发太干净了,怕弄脏。”下午游泳的周轩,累得翻个身就睡着了,没听到虞江舟嘟囔一句,土老帽,这个躺椅比沙发贵多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被刘叔的电话喊醒,早上四点半,而这个时候虞江舟已经不在小床上了,开车奔赴另外一个城市,真是辛苦。

    匆匆洗漱完毕,带着天文望远镜离开兴凯大厦,在楼上坐上刘叔的车赶往机场,周轩生平第一次搭乘飞机,心里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令他十分感动的是,所谓刘叔相送并不只是送到机场,而是和他一起赶往临海,然后再坐飞机回来,一猜就是陈晓玲的安排。

    “刘叔,实在是太麻烦了。”豪华的候机室内,周轩客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,应该的。”刘叔话不多。

    登机后,周轩所在是个靠通道的位置,里面空间比较狭小,跟豪华大巴区别不大,不过是一个地上跑,一个天上飞。

    稍微遗憾的是,不是靠窗的位置。但也可以想象,从云端往下看去,城市村庄就像是广袤土地上的一块块被整齐规划的区域。人们常用高耸入云来形容高楼和大树,其实距离云层还很遥远。

    起飞前,美丽优雅的空姐用柔和的声音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,并演示意外情况下应该如何应对以及氧气罩的使用等等。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乘客,对这些习以为常,更像是形式主义,面无表情的象征性听听。而周轩却身板挺直,一丝不苟的竖耳倾听,引来通道对过小伙子的鄙夷。

    没见过世面,看到空姐就挪不开眼神,流氓!

    飞机准点起飞,除了起飞时让人有些紧张,等平稳飞行在天上,和在室内没有任何区别,杯中液体都不会溅出一滴。

    刘叔笑问:“周轩,第一次坐飞机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周轩呵呵一笑。

    “飞机起飞时,许多人耳朵都受不了,看你没什么反应,到底是年轻,体格好。”刘叔赞道。

    起飞时只是心里有些担忧,耳朵也有些许不适,但早就没感觉了,还是跟平时练武有着莫大关联。

    “小的时候,我就常听师父说,神仙会在天上飞,现在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。”周轩感叹。

    “是啊,短短几十年,发展很快,这可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科技的力量,而大批量乘客上天,也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情,对于兴凯集团投资临海大学的智能科技项目,周轩越发有信心。

    试想,再过几十年,人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。

    等飞行平稳,空姐便开始发早餐,一个面包一包密封装小菜还有一杯牛奶,引来不少抱怨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航班服务一般,又赶时间,下飞机后咱们再一起吃点。”刘叔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觉得已经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几口将面包吃完,没吃饱,量确实少了点,热牛奶在手,舍不得一下子喝完,小口小口抿。

    突然,飞机发生剧烈抖动,机舱内的人们再也无法淡定,尖叫声此起彼伏。空姐正站在通道,连忙喊道:“诸位乘客请不要惊慌,也不要擅自离开座位。”

    “靠,遇到强气流了,你们机长会不会开飞机啊!”有人大声埋怨。

    抖动变得严重起来,空姐寸步难行,小脸雪白的抓住周轩前面座椅,就连周轩也担心起来,不会这么倒霉,遇到什么意外吧?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周轩心头一空,感觉身体被安全带拉扯,机身居然在往下坠!而毫无安全措施的空姐更惨,双脚已经离地,眼看就要冲击到顶部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周轩立刻伸出右手,猛地往回一拉,让她坐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生,谢谢你!”

    周轩刚要道歉,空姐却回头感激的说了一句,又是几下抖动,周轩另外一只手里的牛奶不可控的撒在空姐身上。

    描述很长,其实过程非常短,很快感觉到飞机上升,又恢复了平稳,乘客们的情绪也都跟着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松手了。”过道对过的小子坏笑。

    空姐脸一红,连忙起身,对着周轩一再道谢,这才去换衣服。那小子却指指空姐的胸部,不怀好意道:“喂,你的奶撒了!”

    轰!大家笑出声,空姐脸上青一块白一块,但训练有素的她们,不能跟乘客随意发生冲突,咬着嘴唇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尿裤子了!”

    周轩看不惯,抖手一抛,剩下的牛奶撒到那小子裤子上,白花花一片,气的他破口就骂,解开安全带就要找周轩理论。

    正所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危机关头,周轩抱紧空姐让她免于受伤,那小子却嬉皮笑脸看热闹,很可恶。

    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指责,也有乘务长过来,劝说他回到座位坐好,那小子挥挥拳头坐回去,手指周轩:“小子,我记住你了!”

    周轩想要反驳,却被刘叔暗中拉扯一把,出门在外还是不要惹事的好。

    周轩之举有目共睹,刘叔对他也很有好感,打开了话匣子,两人开始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周轩得知他跟吴姨是两口子,还是多年前跟着虞荣出来混的第一批兄弟。刘叔自嘲有一膀子力气,吃苦耐劳不在话下,请不起民工的时候,什么活都干过,搬运工、瓦匠、木工等等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叔一脸自豪,但脸色很快便暗淡下去。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,他渐渐发现自己的用武之地越来越少,劳力用得少了,公司最需要脑筋活泛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