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41章 比不过认命了
    虞江舟一再道谢,小心收了起来,道别后,两人赶往兴凯大厦。

    路上,虞江舟显得很沉默,周轩调侃道:“江舟,这回真入戏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柳老师琴好人善,我很庆幸能遇到她。其实,最让我羡慕的是,他们能白首偕老,到了八十多岁了,还能活得多姿多彩。”虞江舟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虞叔叔和阿姨不就感情很好吗?我相信,他们的晚年也一定是幸福的。”周轩理所当然的认为虞江舟想到了母亲。

    “我也相信,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有这命。”虞江舟欲言又止,想要让周轩也帮她看看相,却不知出于何等心理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在路上,周轩得知柳婉君弹奏的是梁祝钢琴曲,讲述的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,化蝶是对现实无力的抗争。

    可能是受到曲子的影响,虞江舟有些闷闷不乐,情绪不高,回到办公室催促着周轩再去游泳,而她则去单独练琴。

    刚入游泳池,周轩把学习的技巧给忘了,还是咕咚咚喝水,身体一直往泳池底下沉。游泳教练却抱着膀子站在边上观看,无动于衷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不是受了虞江舟的暗中提醒?

    求生的本能让周轩钻出水面,深吸一口气,按照规范姿势手脚配合滑动起来。双臂平伸,夹腿,划水抬头,配合呼吸。

    又经过长达三小时的魔鬼训练,周轩游泳技能基本掌握,能够在泳池游个来回。但是教练却告诉他,以后也要加紧锻炼,游二十个来回才算勉强学会。

    饿的快要虚脱,回到虞江舟办公室,周轩却发现她还在弹琴,有些不太顺利,眉头一直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“江舟,我很欣赏你的刻苦精神,但是能不能先去吃饭,回来再继续刻苦。”周轩弓着腰,饿的实在没力气了。

    “饭桶,对付你这种人,饿一天就乖乖听话了。”虞江舟将钢琴盖好,带着周轩去餐厅。

   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周轩穿越来到这里,能量损失十分严重,现在还好些,暑假那些日子,天天都有饥饿感,而每天果腹的只有面包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是拜姜靓所赐,周轩忍俊不禁,好久没这家伙消息了,应该也是跟着欧强卖锁卖疯了。

    刚在旋转餐厅坐下,姜靓的电话就到了,让周轩着实吃了一惊,难道这家伙还与自己有心电感应?

    “轩哥,在哪儿呢?”姜靓懒洋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首阳,明天就回去了。”周轩答道,又问:“靓妹,怎么这么没精神,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心里不舒服,我天天盼着你电话,哪怕一个短信都行啊,结果什么都没有。我就想吧,你不联系我,我也不联系你,结果你比我有定力。唉,等到心里发痒,就手发贱给你拨通电话了,没事儿,不愿意听就挂断。”姜靓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这段时间也没闲着,回去后,叫上欧强三哥他们,大家一起聚个餐。”周轩张罗。

    “没有特别待遇?”

    “最近辛苦,回去给你封个大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还差不多。轩哥,你现在和谁在一起呢?”姜靓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兴凯集团的一位董事。”周轩含糊其辞,说多了姜靓又得叽叽歪歪纠缠个没完,没想到虞江舟突然把头凑过来,咯咯笑道:“嗨,是我,虞江舟!”

    “江舟,你干嘛啊?”周轩脸上一囧,姜靓带着哭腔:“就知道你跟她在一起,没办法,比不过,人得认命。轩哥,等你回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。”虞江舟坏笑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跟靓妹的关系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。我很喜欢她,但是朋友间的喜爱,无关男女之情,靓妹也知晓这一点的。”周轩解释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未变质纯洁高尚的友谊,那天我看到的嫩黄瓜呢?”虞江舟问。

    “什么嫩黄瓜?”周轩一愣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和公子哥争的那个女孩儿啊,娇娇滴滴,我见犹怜。”虞江舟笑道。

    是罗雨凝?嫩黄瓜这个比喻太不恰当了,比起虞江舟,罗雨凝多了些稚嫩,但恰恰也是周轩最为珍惜的。

    周轩没说话,他承认自己对罗雨凝的喜欢更深沉一些,如果罗吉野能同意将女儿嫁给自己,而雨凝本人又愿意的话,他愿意用尽一生去呵护她。

    “多情种。”虞江舟翻个白眼,推了推面前的餐盘,“没胃口,吃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浪费啊,正好我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周轩不嫌弃的端到自己跟前,大口吃起来,虞江舟心里却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,已经给你订好了明早的机票。我还有其他的事情,没法去送你了,不过已经通知了刘叔,他会准时来接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晚饭后要不要去跟虞叔叔和阿姨道别?”周轩迟疑道,毕竟虞江舟替自己考虑这么周全,就这么走了,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妈巴不得咱们不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小声嘟囔,给周轩订机票的事情,就是老妈张罗的,还嫌这趟航班没有头等舱。如果周轩是自己的哥哥或者弟弟,虞江舟一定会吃醋的,太偏心了,一个半小时的短途而已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套间,虞江舟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弹钢琴,“周轩,你听听我这次弹得有没有进步?”

    周轩却笑着摆摆手:“首先我承认,你的水平很高,但柳老提出的问题,一时半刻也改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改正不了?已经练了好多遍了!”虞江舟不服气的问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你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生气了!”

    “江舟,你所有的努力,都是为了家和集团,习惯了去获得好成绩,其实都不是发自于内心的喜爱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沉默不语,半晌才恼道:“这是我跟你说了心里话,你才总结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随便你怎么说吧。”周轩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哼,你也弹一首自己拿手的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现代乐器,周轩当然不会,但虞江舟这里有一柄古琴,还是她的收藏品。

    周轩坐下来,先是凝视窗外片刻,这才拨动了琴弦,正是那首三国时期不知何人所谱曲的《长相忆》,同时,口中轻声的哼唱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去相思缥缈,长空无限寂寥,枕旁欢颜与梦消,千古愁肠寸断,长相忆,终难聚,一晌贪欢,伤别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