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40章 乐匠和大师
    琴房应该是面积最小的,细长结构,装修很简单,只是墙上贴了淡金色的壁纸,上面是整幅的音乐元素,五线谱、音符、舞者、乐器等等。

    靠墙放着一架黑色钢琴,和虞江舟那架百万时尚造型的钢琴相差很远,因为常年的擦拭,已经显得有些黯淡和斑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室内再无他物,欣赏者需得站立。

    “江舟,来,弹一曲你最拿手的吧。”柳婉君鼓励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收拢衣裙,款款落座,伸出纤长玉指,时急时缓的划过琴键,美妙动听的乐曲立刻飘荡在小屋里。

    四人静静聆听,柳婉君微微闭上眼睛,手指跟着打节拍,神情陶醉。

    “我就听不得这玩意儿。”步加琢摆手,回到客厅沙发躺下,午觉要在这里解决了。

    一曲完毕,云傲风赞许的鼓掌,柳婉君也点点头,笑道:“这是贝多芬的《致爱丽丝》。江舟,你知道这首曲子传达的内涵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浪漫喜悦的爱。”虞江舟回答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柳婉君笑了,“说得很对,说说看,怎样才算是弹好了钢琴?”

    虞江舟想了想,说道:“应该是再难的曲子都能准确无误的弹奏出来,比如跨度较大的复杂演奏,对双和弦的掌握等。当然了,还得经过专家的认可,考取相应的等级,那是硬件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想必你也应该在钢琴上达到了一定等级。但是江舟,有没有人提出你弹奏的最大缺陷是什么?”柳婉君问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俏脸微红,还真没有,在同学朋友还有兴凯大厦的内部演出上,她的每一次演出都是惊艳亮相,赢得喝彩不断。

    “请老师指点。”虞江舟谦虚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缺乏一些柔和的线条,在演出时更注重自身的形象和强弱的精准控制,却忘了把感情融入到乐曲当中,乐匠和大师的差别,只有一个,情字。”柳婉君说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微微一愣,她所喜爱的曲子当然都融入了情感,怎么能说是没有呢?

    “来,我也演奏一曲。”柳婉君笑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连忙起身,恭敬的站在一旁,柳婉君整理了下鬓边白发,坐在了钢琴前,眼神柔和的看着黑白琴键,就像是看着满心喜悦的孩子,足足过了半分钟,才轻轻落下了手指。

    舒缓的旋律自然流淌而出,时起时伏,周轩仿佛被带到了一方奇异的世界里,春光明媚,芳草连天,鲜花争艳,彩蝶飞舞。潺潺流水的小桥之上,一对长久向往的男女,正缓缓走向彼此。

    整个曲调偏向于古韵,好似有情人在轻声细语,柳婉君轻轻摇动着一头长发,那双干枯的手掌在琴键上跳跃着,那是在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如果闭上眼睛,没人能想到,曲目出自于一名老人之手,其中饱含的柔情,恰似邻家有女初长成。

    一曲完毕,柳婉君的手轻轻抬起,冰美人虞江舟已经落泪,扶着柳婉君的肩头抽泣不已,柳婉君轻轻拍打着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周轩眼圈也红红的,连忙退出琴房,把空间留给她们二人。

    “这老家伙,总是扫兴。”

    客厅里步加琢已经睡着了,鼾声如雷,云傲风无奈的笑了,找来一条薄毯替他盖上,经常斗嘴抬杠,却又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这是六十年的友谊,周轩不禁浮想翩翩,等自己八十多岁时,那帮好兄弟是否也能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周轩,来,喝茶。”云傲风道。

    “云老,我自己来。”周轩连忙接过茶壶。

    “老步说易经文化逐渐萧条,其实书法也好不到哪里去。认真写字的都已经很少了,何况是毛笔字。而且加入书协的条件非常苛刻,有些人并非是为了写字而加入,只是镀金,从而去赚取更多的收入。”云傲风叹口气,坦诚说出协会的当前现状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业务爱好,无所谓镀金或者赚钱,而如果是专业书法家,还得有养家糊口的压力。”周轩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对,这个我们也能理解。周轩,把你吸纳进来,是有着多方考虑的。书协需要发展你这样的年轻人,注入新鲜的活力。有时开会时我也深有感触,每次活动都是一群老头老太太,中年人也很少,尤其是你这样的年轻人。所以,我也能希望借助你的影响力,掀起一股书法热来。”

    “云老,别的地方不敢说,但是在临海大学以及兄弟学校,我会尽全力提供书法兴趣爱好培养。”周轩郑重承诺,一个已经离任的老书法家,时刻不忘为社会发掘人才,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云傲风激动起来,“人总要有些兴趣爱好,退一万步讲,闲暇时有所寄托。学习书法好处多多,尤其是你们年轻人,可以修身养性,也可以提高自身魅力。咳,我年轻的时候,就是靠这个追到老婆的,洋洋洒洒几封情书,哪个姑娘不喜欢?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云老,您老太逗了。”周轩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傲风,你不是说被我的才情吸引吗,怎么反了个?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柳婉君已经从琴房里走出来,听到了二人谈话,尤其是老伴吹牛,立刻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守着小辈给个面子嘛。”云傲风立刻赔笑,说完小声对周轩强调:“我说的真实不虚。”

    嗯,周轩憋住笑,步加琢梦里翻了个身,呜咽了两声,打断了谈话。云傲风夫妇也该有午睡时间,周轩告辞离去,倒是虞江舟恋恋不舍,拉着柳婉君的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江舟啊,以后常来我这里。”柳婉君也很喜欢这个弟子。

    “柳老师,以后我一定为您办一场钢琴演奏会。”虞江舟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都八十多岁了,上台都要颤颤巍巍的,还不够丢人呢。”柳婉君立刻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,柳老师,您今天的琴声打动了我。您这种永远追求美的精神感染了我,我也很希望将来能有更多人的一睹您的风姿。”

    几句话把老太太哄得很高兴,到底让云傲风送了一幅字。云傲风去书房选了半天,拿出一幅来。

    跟步加琢说得差不多,老头这方面不够慷慨,只有四个字,天道酬勤,书法家最常写的内容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