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39章 落肚为安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看不出来。”周轩摆了摆手,步加琢的面相上已经写得很清楚,有缘无分,肯定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个女儿,是女儿啊!老天待我不薄,儿女双全,哈哈,傲风,这点我比你强。”步加琢喜极而泣,还是不忘刺激人。

    “老步,他们既然都在,你该开心才对。”云傲风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一直以为,她们已经没了,愧疚到不行。今天遇到周轩,是真得开心,一定要喝几盅。”步加琢擦干眼泪,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。

    家里这么多人吃饭,柳婉君有些慌神,在厨房里转了好几圈不知道做什么,虞江舟更是个不会做饭的,便去楼下买了些现成的回来。

    加上柳婉君准备的两个小菜,倒也满满当当一大桌子菜。

    云傲风拿出一瓶白酒,步加琢立刻抗议,“傲风,你也太小气了,今天周轩来,不把茅台酒拿出来喝点儿?”

    “是你想喝了吧,还打着周轩的旗号。”云傲风坐着没动,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看在我今天高兴的份上,给你个面子,拿出来吧。婉君,你去!”步加琢不把自己当外人,柳婉君看看老头子,云傲风点点头,这才去拿酒。

    一个带有浮雕的深棕色酒瓶被柳婉君放在餐桌上,她还是忍不住提醒:“省着点儿喝。”

    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不知明日留给谁,还是落肚为安,打开吧!”步加琢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五十三度中华龙茅台,这酒确实不便宜。”虞江舟扫了一眼说道,市场价要在万元,两位老人家心疼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哦,江舟到底是见多识广,一眼就看出这酒值钱。”柳婉君对虞江舟很是喜爱。

    “要是云老喜欢,家中倒是有全套的,下次带过来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“全套的?那更值钱,傲风,你可赚大了。”步加琢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太贵重了,我收藏几瓶也都进到这老家伙肚子里去。”云傲风笑着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平时更喜欢喝红酒,没关系的。”虞江舟说道。

    “虞小姐啊,这酒我替云老头收了。这老家伙贼啊,平时字不送,专等着升值,你走的时候去他书房拿一沓。”步加琢擅作主张。

    还一沓!云傲风哭笑不得,虞江舟却笑着说:“我对字画不懂行,平时喜欢弹钢琴,要是柳老师能指点一二,那就太感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要是天资够,我可以收你做徒弟!”柳婉君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周轩直牙疼,虞江舟真会算计,来时就惦记云傲风的字,这会儿说不要,却以钢琴为切入点,哄得老太太高兴了,这字早晚搞到手。

    周轩头一次喝白酒,虽然不算辛辣,还有些甜香,这个度数还是让他喝上一口便开始飘飘然。所幸使用的是小号酒杯,否则非得睡上一天一夜不可。

    “今天,真的高兴。”想到走失的妻女,步加琢又是眼眶潮湿,“这个秘密对谁也没说,居然被周轩小弟看出来了。一则,我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了地,她能活到现在的岁数,说明日子过得还可以,放心了。另外,我又找到了新的追求领域,要潜心钻研下相学。”

    “活到老学到老,老步,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点。”云傲风给步加琢添上酒。

    “上回还说最佩服我的体格,现在又变了。”步加琢毫不客气的揭短,云傲风一愣,挠挠头,说过吗?年纪大了,确实容易忘事。

    “周轩,不如也加入我们易经协会吧。比不上云傲风他们是国家正规机构,咱们这个是私人组织,但也吸纳了不少国内易经大师,平时可以多交流探讨。”步加琢也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多个身份总归是好的,周轩并不反对,再说这老头脾气暴得很,要是不答应,非得把桌子掀翻不可。

    “步老,协会还有国际的名头,国外的人也不少吧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云傲风嘿嘿笑,步加琢显得有些尴尬,摇摇头:“还是以国内的居多,易学文化国内研究的人都越来越少了,很难让老外感兴趣。当然了,组织也是在国外注册的,便起了个大点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两酒盅下肚,周轩全身发烫,连忙盖住酒杯不敢再喝了,怕出洋相。

    “江舟平时也喝点酒吗?”柳婉君问道,她也陪着大家喝了些。

    “喝点,不过谁让我开车呢,喝上一杯,恐怕到晚上都能查出酒精含量来。”虞江舟故作遗憾,在几位老人家眼中倒也可爱。

    步加琢性情直爽,饭桌上哭了笑笑了哭,很快就跟周轩无话不谈,举起空杯子问道:“咦,酒呢?”

    “喝了半瓶了,不能再喝了,下次还给你留着。”柳婉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从嫁给云傲风,你就变得小气了。”步加琢嘲讽。

    和小气无关,都是上年岁的人,步加琢情绪波动大,真不敢让他借酒浇愁,云傲风也支持妻子的做法。

    饭局收场,虞江舟给周轩猛使眼色,让他收拾桌子。周轩刚要动碗筷,便被步加琢制止,“周轩小弟,这都是女人做的事情,咱们喝茶去!”

    虞江舟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,只好摘下戒指和手表,不情愿的收拾刷洗,在厨房里,忍不住问道:“柳老师,以您的身份,家里怎么不雇个保姆?”

    “儿子也跟我说过好几次,但这把岁数了,就是给自己找事做,闲着闲着,身体零件就要坏了。”柳婉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这可是弹钢琴的手,围着灶台转,太不值。”虞江舟敲着兰花指捏起油腻腻的盘子,真心不想触碰。

    “保养再好,也经不住岁月的腐蚀,这双手啊,早就成了枣树皮。”

    柳婉君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虽然也涂着红指甲,但已经失去了弹性和光泽,有时自己看着都觉得伤心。

    “江舟啊,看你这手又白又长,从小家教又严格,钢琴应该有一定水平,待会弹给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虞江舟立刻答应道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周轩才熟悉这个家的结构,一百五的四室一厅,一间主卧室,另外一间闲置卧室,应该是儿子儿媳偶尔回家居住的。

    一间云傲风的书房,而最后一间则是柳婉君的琴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