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38章 原本不想说
    “首先,易经的本意,就是用来预测吉凶,不然的话,上面也不会有吉凶等字样。文王拘而演周易,武王借天时人和而伐纣,以吉凶论断而成书。”周轩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小轩说得对吗?”柳婉君小声问云傲风,云傲风虽然不研究易经,但对于基础知识还是掌握的,点头小声道:“听着像那么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步加琢眉头紧锁,这几句话就透露出这小伙子懂易经,不过,这些都是大路边上的知识,稍微内行点儿的都能说出一二。

    凭着几句话,周轩就想向他这样的易经泰斗发起挑战,似乎有些不知深浅。

    “还有,相学也并非你说的那样,都是无稽之谈,它在五行基础上演化而成,配以三才、九宫、气色、流年等,吉凶可立断,古代哪个皇帝身边都有大术士的存在,用以察相识人。”周轩接着又说。

    步加琢抚着胸口,被这个年轻人给噎的够呛,半晌才说道:“周轩,你懂易经,就讲讲泽山咸这一卦吧!”

    讲就讲,周轩来了倔劲,也不顾云傲风制止的眼神,开口就把整个卦象卦词背了一遍,步加琢看着书,惊讶的发现,居然一个字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步老,这一卦的直接解释,就是二气感应,吉!而且,其中还给出了如何获得吉祥的方法,那就是修炼心性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修炼心性,这个论点相当奇特。”步加琢眼睛瞪大了,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,满口的奇谈怪论。

    “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,纵观泽山咸这一卦的六个爻辞,初爻咸其拇,气血从脚趾开始感应运行,到了二爻,咸其腓,气血运行到小腿肚,太过急躁向上为凶,但若是驻留一段时间,那就是吉。”周轩一边讲解,一边比划着,“道家修行方法有多种,并非都从丹田开始修炼,也有从大脚趾开始的。”

    步加琢彻底呆住了,从字面上,周轩解释得一点也没错,他怎么就没看出来呢?

    “相由心生,要想逆天改命,必须从改变心性开始。”周轩认真的又补充了一句,这句话正是师父管辂曾经教导过的,可是他本人却一度给忘了,心中有追求官职的想法,才会招来那场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!”步加琢难得朝着周轩抱了抱拳,“没想到,你对易经掌握得如此通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加琢,这次遇到对手了吧!对了,前段得到一两好茶,可是市面上买不到的,给你来一杯?”云傲风连忙打圆场,来的都是客,和和气气最重要。

    “当我没喝过好茶,到你家里蹭来了?”步加琢不领情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缺好茶,要不你给我点儿啊?”云傲风呵呵笑。

    “周轩小弟!”步加琢不理云傲风,对周轩换了个称呼,小弟并非是表面理解的小兄弟,也和年龄无关,是自谦的尊称,接着又说:“我承认,你对易经深有研究,对于你这个年龄也实属难得。可我还是觉得,看相是不可靠的,不过是术士行走江湖的骗人把戏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对看相略知一二,步老,可以当场验证,如果说得不对,我发誓永不给人看相。”周轩神情认真,师有辱而不护,枉费一场师徒情!

    跟个倔老头抬杠,真是太冲动,虞江舟不能理解周轩的行为,走过来说道:“周轩,这可是在云老家里,下次请步老吃饭,你们好好聊聊。走吧,听柳老师弹琴去。”

    周轩叹了口气,刚要走,步加琢却不干了,说道:“钢琴有什么好听的,那是外来文化的侵略。虞小姐稍等,就请周轩给我看看相。”

    “老步,你这倔脾气也该改一改了,这么大年纪了,棱角还这么尖锐。”云傲风拍拍老朋友的肩膀,太较真了。

    “理越辩越明!”

    “周轩,走!”虞江舟皱眉小声催促。

    “看就看,而且还是运用相学鼻祖管辂的说法。”周轩也没动身。

    云傲风等三人一脸无奈,原本是吸纳周轩这个书法人才,怎么又跟易经协会的杠上了。周轩重新坐下,仔细看着步加琢的这张脸,开口道:“步老,你早年戎马生涯,后任三品高官,才高不可测。”

    周轩最后一句话,分明有缓和气氛的意思,不乏刻意的恭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周轩说得没错,加琢的职务,折算到古代的官价,也算是三品大员了。”云傲风抢着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能算数,到网上查查我的名字,就知道这些内容。”步加琢摆了摆手,并不买账,术士们都精通此道,先打听明白了再开口。

    周轩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:“步老,我本来不想说的,从你的面相看,临官之岁,哦,大约十八九岁,与妻子分开,还带走了孩子,至今无法相见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座哗然,云傲风马上摆手道,“周轩,你说得不对,加琢的老伴前几年刚去世,儿子比我家那小子还有出息,还特别孝顺。”

    “我确信没有看错。”周轩固执道。

    步加琢颤抖着手,拿起茶杯喝了一口,突然呜呜哭出声来,两行老泪流淌而下。

    “周轩说得没错,我早年确实有过一位妻子,淳朴美丽的姑娘,而且,她还有了身孕,战火纷飞中走散了,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怎么也找不着了,想想就觉得心痛!人过中年后,更加思念他们母子,又不能说与人听,便苦心钻研易经,盼望能从这里面得到些启示啊。”步加琢不停捶着胸口。

    众人唏嘘,柳婉君怕出意外,连忙找来了救心丸,要给步加琢服下。步加琢却说自己没事,不肯服用,到底在柳婉君的劝说之下吃了。

    年岁大了,经不住折腾,最怕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虞江舟不禁瞪了周轩一眼,瞎逞强,这要是步老有个三长两短,传出去可就难听了。

    周轩也有些后悔了,连忙安慰道:“步老,你听我说,从面相看,是个女儿,她们还都活着,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,也许隔着大海吧!”

    “都还活着!”步加琢激动了,急切问道:“周轩啊,仔细给我看看,她们母女到底在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