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35章 主动付了钱
    周轩做什么事都很专注,包括吃饭,身旁发生了什么,丝毫不知,还在埋头吃肉,要把游泳损失的能量都补充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年轻人,虞江舟莫名有了一丝担忧,再过几年,周轩正当年,而自己就要三十多岁了,还能一起说笑打闹吗?

    “不能了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我又不愁嫁!”虞江舟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周轩一愣,擦擦嘴说道,“我说不能再吃了,可惜还剩下一些,打包吧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浑身不自在,走神太深了,哼声起身,“带着可以,但要放车上就别让我闻到味儿!”

    说完,气哼哼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又吃了一块,胃里的油水往上涌,很不舒服,想了想周轩还是招呼道:“服务员,买单!”

    “先生,刚才那位小姐已经付过款了。”服务员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打包袋我要十个,收费吗?”周轩又问。

    啊?服务员一怔,愣愣道:“打包免费,应该不收钱,打包盒两块钱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十个打包袋吧!”周轩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,周轩这个举动迅速在饭店内部传播开,关于他的勤俭和浪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。正方认为,这位顾客很节俭,这种档次的饭店,很多人不好意思带走,有时食物都没吃几口。而那位先生坐着玛莎拉蒂来的,女友一看就是有钱人,品质难得。

    反方认为,节俭过了,那就是抠唆,打包袋不要钱,便一口气要十个。没看到他把所有袋子都用来封装那点剩肉吗?有些人啊,越有钱越算计,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太可怕。

    功过有人评,周轩听不到,心里还在得意,这么多袋子密封剩肉,车上是不会留下什么味道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行程,自然是要去买望远镜,这里是摄影器材专卖,其中就有两家望远镜的专卖店。

    下车后,周轩朝着相对大点的店铺走过去,却被虞江舟拦住,非要去小的那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这里的开着更高档些。”周轩诧异问。

    “上次就是他家买的进口的,老板对我印象很深刻,我巴不得他忘了我呢。”虞江舟小声道。

    虞江舟时尚漂亮有气质,应该和这家的老板有过什么交流,她不愿意去,周轩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虞江舟口中一般的望远镜的价格,在这家店也让人咋舌,从一千到十几万不等。

    周轩现在的财力还买不起世界上最贵的望远镜,但上次被没收的望远镜和他也有直接关系,下定决心,只要是虞江舟看上的,多少钱都给她买一个。

    看了一圈,周轩暗自松口气,手持的望远镜价格还能承受,虞江舟最终看中一个四千多的,精致小巧,还能折叠,很适合她这种放在包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就它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,店员热情的邀请虞江舟使用天文望远镜观看夜空,趁她去窗边的时机,周轩刷卡付款,将她看中的那个望远镜买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男朋友已经替你付款了。”当虞江舟打算付款时,店员带着羡慕口吻告诉她。

    哦?

    虞江舟有些意外,回头冲周轩一笑,也没说什么。准备离开时,周轩觉得小腹憋胀,去了趟厕所,等回来时,虞江舟让他帮忙抱着个箱子,两人开车回到兴凯大厦。

    来到虞江舟处于三十层的办公室,打开蓝色射灯,两人品着咖啡,说着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觉得我是个怎样的人?”虞江舟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漂亮!”周轩打了个饱嗝随口就答,说完讪笑:“当然了,也很自尊自强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对于女性向来都是以相貌为主。”虞江舟鄙夷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一印象嘛,不过可能我也有些大男子主义,认为女人就该是持家相夫教子,出来打拼太辛苦了。”周轩如实道,在三国可是很少见到抛头露面的女子,骨子里还是有些传统观念。

    唉,虞江舟放下咖啡杯,来到窗前,望着外面的万家灯火,幽幽问道:“其实很小的时候,我是个懒惰又笨的傻丫头,再后来拼了命去学习,然后像个男人一样的工作。周轩,你可知道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听阿姨讲,你小时候家境不好,或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。”周轩说完替自己捏了把汗,虞江舟最不喜欢提到这些。

    不过,虞江舟并没发火,眼睛依然望着外面,“你错了,家境不好,但我却是家中的唯一,得到父母完整的爱和呵护,其实也是幸福的。但是长大后,尤其是家中条件开始好转,我真的很怕失去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过惯了富裕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还是不懂。我是怕爸妈失去这一切,为了让妈妈过上好日子,为了我接受最好的教育,爸爸是拿命去拼,就像是个陀螺,一刻不停的旋转,即使很累,也不舍得停下来。”虞江舟声音哽咽,微微低头,有晶莹的东西落下,周轩心疼无比,揽住她的肩头,虞江舟顺势将头轻轻靠在他身上,喃喃道:“爸妈没有儿子,而我只能严格要求自己,要像他们爱我一样去回报。商机往往都是稍纵即逝,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我真的不敢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江舟,或许你想多了,作为父母或许更希望你生活幸福。”周轩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好怕结婚生孩子,怕这种情绪再去传染我的儿女。”

    周轩沉默,只是轻轻拍打她的肩头,富贵可以满足所有物质需求,但却让人失去了原本的快乐。上苍从来都是这般无情,不会让一个人得到所有。

    高处不胜寒,兴凯集团发展至今,面临更多的挑战,而每一次错误的决定或许就是致命的。即便是平稳阶段,也有内部的勾心斗角,要一个年轻女孩子被动加入进来,也真是委屈她了。

    两人站了许久,虞江舟推开周轩,嗔道:“臭小子,总是揩我油水。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,每次都是你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!”

    虞江舟跺脚,小女儿姿态显露无疑,周轩怦然心动,连忙晃晃脑袋,想什么呢,这可是姐姐,而且还是顶头上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