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29章 千古风流人物
    四个人喝两瓶红酒不算多,但母女俩退席后,虞荣一高兴,又开了两瓶。

    陈晓玲想要阻止,虞江舟却嘿嘿坏笑着把她拉到一旁:“妈,周轩喝醉了可好玩儿了,我还等着看好戏呢!”

    看到虞江舟露出小女儿姿态,当妈妈的发自内心的高兴,哪个母亲也不愿意看到孩子老气沉沉的样子,但还是担心道:“你爸明天还有事儿呢,喝多了,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爸就是要处理周轩的事情。妈,我有种直觉,你花在周轩身上的衣服钱,要回本了。”虞江舟坏笑。

    “小轩上哪里弄那么多钱去,舟儿,妈妈提醒你,做人要有分寸,不要拿着恩情逼迫人家,否则人家也不会真心对你。”陈晓玲立刻板起面孔。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。”

    一杯接一杯,虞荣和周轩又搂到一起去了,这个喊老弟,那个喊大哥,陈晓玲直摇头,老公糊涂,跟谁辈分乱也不能跟周轩乱。

    “小老弟,你,你说,三国时候,哪个女人,最,最美!”虞荣大着舌头问。

    “要说长相,当属甄宓,一顾倾城,再顾倾国,多少人为其神魂颠倒。要论风情,貂蝉为首,后人骂她薄情,却是为国献身。而若是才情嘛,非蔡文姬莫属,清风傲骨胜过男儿!”周轩眯着眼睛评论。

    “周轩说话真奇怪,还听懂女人的。”虞江舟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,我就希望你爸爸也这么说,他做不到啊。还有你,从小在国外上学,繁体字都不认识,以后得抓点紧跟上小轩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又开始絮叨,长他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,虞江舟堵住耳朵,不听!

    “哈哈,我就喜欢蔡文姬啊!”虞荣感叹道:“年轻的时候看书读到蔡文姬的故事,我就,纳,纳闷啊,她长什么样子,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虞荣感觉很惋惜,他一向追求与古人对话,更何况是想象空间里存在很久的古美人儿。

    甄宓是曹丕的妻子,周轩听说曹氏父子对她都是一见倾心,寻常男人自然是高不可攀。而貂蝉虽美,又有着达官贵人所不屑的身份,后来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书香门第出身的蔡文姬出口成章,只是脑海中便有书卷无数,令无数风流少年郎为之痴狂。又因为她后半生的坎坷流离,更让人平添许多怜惜,所以成为三国时期位数不多的,以本名流传后世的奇女子。

    跟周轩探讨这些,虞荣也遗憾的直拍餐桌,“从这件事说,曹操也是不懂风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太祖二十多个儿子,女儿多到连他都数不清,怎能说是不解风情。”周轩嘿嘿笑,“太祖的夫人当中,还有刘备前夫人,这心胸无人能及啊!”

    哈哈哈,这类笑话最能引起男人的共鸣,虞荣听得津津有味,周轩又说:“但是,对于蔡文姬,太祖的处置实在是草率了些。但能让记忆深刻的,都是悲情故事,蔡文姬生而漂泊,但青史有名,不能不说是她的造化。哪里像我,唉,书上都没有留下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你,还年轻,干!”虞荣谈得高兴,也没理解周轩话里的深意,又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陈晓玲忽然冷下脸来,回头道:“舟儿,你把蔡文姬的资料都给我查出来,我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还吃古人的醋啊!”虞江舟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这人,我太了解,越是平时不提越是在意。别闲着,赶紧给我查查。”

    喝到晚上十点多,陈晓玲担心喝坏身体,还是叫停,让吴姨熬点醒酒汤来,给这俩人灌进去。

    坐到沙发上,虞荣还搂着周旋的肩膀不放,反正两人都不嫌对方浑身的酒气。

    “周轩,我,终于知,道,闫平川为什么这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,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,讨喜!”

    哦,周轩应了一声,好像听懂了,陈晓玲母女哭笑不得,喝傻了。

    “周轩,好好,学习。别再为了,三头二百的去起名,不干了,以后,兴凯集团给你发工资!”虞荣承诺。

    衣服还都在沙发上,要说这次人出名了,虞荣改变了态度,但是第一次来这里,最让周轩感觉到亲切的便是陈晓玲。

    这个养在别墅里的贵妇,平和豁达,在她身上看不到势力的影子。

    富家女虞江舟有点性格在所难免,但为了周轩的安全,敢于冲在前面,也令周轩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周轩拱手道:“诸位,我是个,穷,学生!无以为报,只有,好好,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闫平川办公室里挂着的那幅字是你写的吗?”虞江舟大有深意的问,虞荣立刻朝着女儿竖起大拇指,懂得把握商业时机。

    啊,对!

    “给我爸也写一幅字吧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冲老妈使眼色,陈晓玲有点不情愿,这不成了交易了吗?但是周轩一口答应下来,“好,献丑了!”

    笔墨很快被铺好,周轩提起笔,斜眼儿问:“大哥,你喜欢那首诗词?”

    “大,大气点儿的!”

    “那,就来个豪迈派的!”

    周轩想起前些天在书中读的一首《念奴娇》,作者是后世的苏轼,行文大气磅礴,前无古人。

    啊!一嗓子吼出来,把陈晓玲吓一跳,捂住胸口脸色都变了。虞江舟笑完了腰,扶着妈妈的肩膀,“妈,好戏才刚刚开始!”

    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好字!虞荣欣喜不已,搓着手不停叫好,陈晓玲也觉得挺工整的,越看周轩越顺眼。

    而虞江舟则数着字,周轩现在的字都是按个数算钱的,这首脍炙人口的赤壁怀古字数多,嘿嘿,衣服钱还有以前的鉴宝费全都回本。

    一尊还酹江月!

    看周轩快写完了,虞江舟连忙过去将他的毛笔接过来,这小子写到兴致高涨,有扔毛笔的习惯,电视里看得真切。

    “江舟,你,也是,女中,豪杰!”

    周轩说完,眼白一番,又往地上缩,虞江舟连忙将他扶住,喊道:“妈,快过来搭把手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还得照顾你爸爸,自己看着办吧。”陈晓玲摊手,扶着老公上楼休息。

    周轩一堆烂泥似的,虞江舟哪有力气把他背到三楼,又是捏鼻子又是扒拉眼睛,总算是把他弄清醒一点,将胳膊放在自己脖颈后,费力的带着他上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