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26章 虎毒不食子
    一名穿着睡袍的年轻小伙,从涌泉酒店跑了出去,夜班服务员打了个哈欠,她在这里上班好几年了,这种情况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酒店房间嘛,住的人很杂,这个还算幸运,能穿着衣服逃走。唉,多少被堵在屋里挨打的,还有多少不穿衣服也得跑的。

    正在感慨,又有一名穿着睡袍的美女也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回服务员不淡定了,什么鬼,情况有点复杂,于是展开丰富的想象力,夜班也不再那么难熬。

    很快,周轩跑进对面的居民区,和跟来的虞江舟仔细核对后,确定那户人家的位置。

    警车还没到,但是那个孩子太让人揪心,周轩来到楼下,小声道:“江舟,你在这里等着警察,我上去把门踹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太危险了!”虞江舟一把抓住周轩的手,很担忧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会些功夫,总能坚持一会。”周轩执意如此。

    轻手蹑脚的上楼,周轩来到门前,深吸一口气,刚抬起脚,后面传来动静,一扭头,急了,小声道:“江舟,你怎么上来了!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!”虞江舟一反常态,高声呼救,用手大力拍着屋门,周轩愣了,这是唱的哪出戏?

    对门有动静,传来不耐烦的警告:“还让不让人睡了,这是严重扰民!”

    周轩懂了,虞江舟故意这么做就是扰民,如此一来,有耐心差的邻居选择报警,而且,屋里的人如果心虚,就一定会开门制止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门开了一条缝,露出一张男人的脸,大块头络腮胡皮肤黝黑,黑衣黑裤,看气势比乔三还厉害。

    “嚷嚷什么?”黑脸男人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,救命啊,我老公要打死我!”虞江舟一副可怜状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打死她?”黑脸男人冷笑着问周轩

    啊?周轩愣了,这个提前没对台词,含糊道:“她坏了我的好事!晚上我叫来一个姑娘帮我整理文件,她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,我能不打她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今天气不顺,都给老子滚,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黑脸男人阴着脸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看你就像是善心人,我要跟他回去,非得被打死不可。”虞江舟堵在门口继续哀求。

    黑脸男人眯着眼睛看了看虞江舟,坏笑着抬起她的下巴:“山不转水转,丢掉一个破鞋,得到一只凤凰,老天有眼啊。”

    “拿开你的脏爪子!”周轩勃然大怒,飞起一脚踢在男人手腕上。

    黑脸男人像是练过的,匆匆缩手,只是蹭到了皮,依然觉得火辣辣的疼,眯起眼睛看着周轩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动静,里面又冲出来两个刺青小子,虎视眈眈的在门口把周轩和虞江舟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虞江舟身体瑟瑟发抖,不由抱住了周轩,黑脸男人嘿嘿笑:“你媳妇今夜要出墙,非得往我屋里钻,你另寻新欢,还怕戴绿帽子?”

    对门忍无可忍,终于打开门,是个中年妇女,头发乱蓬蓬的叉腰站立,刚要骂,一看外面这么多人,还有人胳膊上有刺青,吓得脸色煞白,又躲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现在怎么办?”一名字刺青小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真他娘的不顺,都让他俩给搅了,走!”黑脸男人吩咐。

    “里面的?”

    “饿三天再说!”

    三天?那孩子就没命了!

    黑脸男人第一个下楼,其余人跟在后面,当最后一名小子走出来关门那一刻,周轩一个健步冲过去,一把拉过他,又往楼梯口一推,那小子惨叫着滚了下去,还压倒了前面那个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周轩拉着虞江舟冲进了屋里,很快外面便传来怒骂声和踹门声。

    虞江舟吓得小脸惨白,突然说道:“钥匙,他们居然有钥匙!”

    周轩连忙上锁,但外面的人已经疯了,狂踢屋门,整面墙都在剧烈的晃动,屋门随时都能被撞开。

    环顾屋内,周轩看到了那名被绑的女人,只穿了内裤,连忙让虞江舟去给她松绑,而令人比较意外的是,屋内还有个男人,身无寸缕,被绑成了粽子,身上还有不少伤痕,渗出的血液将绳子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而那个可怜的孩子被胶带倒立绑在椅子上,此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周轩连忙上前把椅子放倒,用手一探,气息还有,连忙跑进厨房用菜刀把绳子割断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孩子翻翻眼皮,终于哭出声来,那名女人也被放开,连滚带爬的扑过来,将孩子抱在怀里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同屋的男人伤势比较严重,直挺挺躺着,处于昏厥状态。虞江舟直皱眉,扯过了单子,盖在男人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别怕,已经报警了。”虞江舟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,谢谢!”女人不停点头感谢,抱着儿子哭道:“小宝,妈妈就是死,也不会再松开你。”

    在几个壮男的连番撞击之下,咔嚓嚓的金属断裂声,门被打开了,黑脸男人犹如一头愤怒的狮子,眼睛都是红的,握紧的拳头发出咯嘣的响声,大踏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我要骑大马,我要爸爸抱!”

    男孩儿哭起来,伸着两只小手,竟然要找那个黑脸男人!

    周轩和虞江舟都愣住了,虎毒不食子,什么样的人能对自己的儿子做出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来?

    黑脸男人眼中有泪水迸溅,颤抖着手,指着男孩儿骂道:“你个小野种,我不是你爸爸,那个不要脸的混蛋才是!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找爸爸,爸爸最疼小宝了!”男孩儿还在哭个不停。

    黑脸男人的肩头耸动,突然朝着自己的脑袋砸了一拳,咬牙道:“好,小宝是我的,我就杀了这对狗男女,以后再也没人跟我抢!”

    黑脸男人转头朝着屋内那名受伤男人就走了过去,抬起脚对准脑袋就要猛踩下去,周轩一记虎扑,拦腰抱住了他,其余的跟班也慌了,“大哥,不能冲动啊,杀人要偿命的。不值得!”

    “不许动,警察!”

    警察们终于来了,冲进屋内,立刻将黑脸男人一伙人控制起来,看到地上还有一位躺着的伤势不轻,又叫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男孩儿哭得好几次背气,当看到黑脸男人被带走时,突然挣脱开妈妈,跑过去抱住他的腿,“不要带走我的爸爸,你们都是坏人!”

    “滚!别让老子看见你!”黑脸男人抖抖腿,到底没舍得踢,男孩儿抱住不放,眼泪顺着小脸哗哗淌,“爸爸,你是我最好最好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烦你这张嘴,光会说好听的骗老子,所以才把你的嘴封上!”黑脸男人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小宝不说了!”男孩儿使劲抿着嘴唇,一声也不敢吭,小模样更可怜。

    黑脸男人崩溃了,啊!

    被警察带走时,黑脸男人绝望的大喊:“小宝,等爸爸回来把你接走,你妈是个坏女人,她是个臭婊-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