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25章 意外状况发生
    闹什么,周轩打开房门,还没看清外面的状况,胸口就被虞江舟使劲推了一把,向后踉跄了几步,差点没摔倒。

    “江舟,大半夜不睡,来我这里干嘛?”周轩愣愣的问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个登徒子在做什么坏事!”虞江舟恼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快走吧,有事儿明天再说。”周轩再次挡住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行,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两人在门口僵持不下,屋里突然跑出来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儿,哀求道:“姐姐,求你救救我,让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滚出去!”虞江舟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女孩儿非但没生气,如蒙大赦般,慌张张回去抱起鞋子衣服和坤包,匆匆就往外走,却被周轩用胳膊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叶子,这样不好吧,我可是给了你五百块,说好干一晚上的。”周轩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把钱退你还不行?你太过分了,没这么玩的。”女孩儿慌忙掏出钱来,塞给周轩。

    见虞江舟眼中冒着火,周轩知道事情泡汤了,叹了口气,还是给了女孩儿二百块,女孩千恩万谢的不停鞠躬,跑得比兔子还快,转眼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    “内功修炼的不错啊,久经战场的女子也怕了你。”虞江舟撇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被逼的?”周轩无奈摊手。

    “得了便宜卖乖啊!”虞江舟狠狠白了周轩一眼。

    “车上跟你聊天,下车又去洗脚,我一点私人时间都没有,正好她主动找上门来,正好也放松下,顺势就留下了。”周轩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虞江舟直牙疼,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,还把自己说的很委屈,“别往我身上扯,你叫人关我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江舟,瞧你这霸道脾气,我有存货,叫你来,你愿意干吗?”周轩也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腾地一下,虞江舟脸红了,粉拳不断砸在周轩身上,“臭不要脸,再说我撕烂你的脸!”

    门口吵闹惹得好几个房间的客人不满,纷纷打开屋门不满的嘟囔,周轩只好把虞江舟一把拉进屋里,关好了房门。

    虞江舟立刻紧张起来,“周轩,你想干什么,再碰我就喊人了啊!”

    “随便!”

    周轩来到桌前,挠了挠头坐下,拿着圆珠笔开始抄录,虞江舟好奇的走过来一看,吃了一惊,是学校老师的教案,桌子上放着几张已经抄好的纸。

    上面是和周轩截然相反的字体,虞江舟噗嗤一声笑了,“喂,你叫那个女孩儿来,不会是让人家给你抄教案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否则你以为?唉!我怀疑她撒了谎,根本不是大学生,上面的字都认不全。”周轩埋怨道:“今天就想偷个懒,写了没一会儿她就叫苦叫累,唠叨个没完,看,就这点成绩。”

    哈哈,哈哈哈,虞江舟笑得直不起腰来,大笑容易产生皱纹,只是张着嘴吼吼,眼睛瞪得溜圆,看上去很奇怪。

    抓过桌上几张纸,刷刷刷,虞江舟将它们撕成碎片,还在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江舟,你太过分了!”周轩恼了:“这可是我花钱买来的!”

    “笨蛋,不知道复印啊!”虞江舟好容易止住了笑,指着那厚厚一本教案说道:“只需要几分钟,你这两天落下的功课内容便能复印出来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整本都可以,也就几十块而已,五百块都够给全班同学复印了!”

    复印?

    周轩真没想到,太为难一个古人了。拍拍脑门,“唉,脑袋懵了,这么一闹,我反倒是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一闹,我今晚也得失眠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,虞江舟无意间往窗户处看了看,眼中放出神采,周轩心照不宣,咳嗽两声,忍不住问:“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还能少,走,去我那屋,那边风景多。”虞江舟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不好吧?口是心非,周轩还是跟着虞江舟走了出去,开门吓一跳,门外有个年轻人正把耳朵贴在门上,差点摔进屋里。

    “闲的啊!”虞江舟没好气,还是那个听热闹的。

    年轻人嘿嘿笑,急忙闪身躲开,看周轩跟着虞江舟走进另外一个房间,啧啧道:“这小子命真好,野鸡跑了,美妞上门,战斗力强大,佩服,佩服。”

    关上门,虞江舟直奔窗户,周轩十分鄙夷,望远镜就放在上面,看来已经独自欣赏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段正好,关灯!”虞江舟迫不及待的吩咐。

    当然是虞江舟先看,不知看到什么,居然吐出香舌舔了舔洁白的牙齿,周轩等不及,“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还没看够呢!”虞江舟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回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虞江舟不舍的将望远镜给了周轩,催促道:“你快点儿啊。”

    顺着虞江舟指的方向看去,是一个小伙子在跳劲舞,不知疲惫的一直在跳是疑点,而没穿衣服是亮点。

    “这么亢奋,还不知道遮掩,我猜他八成是吃药了。”虞江舟断定。

    “吃什么药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虞江舟一把夺过去,“单纯是用来形容女人的,你以后最好学复杂点儿。”

    趴在窗台上,虞江舟津津有味的看了十分钟之久,周轩等的实在是无聊,终于听她遗憾的叹了口气,“没戏看了,那小子累得躺沙发上睡了。”

    镜头游走,这就是虞江舟所说的黄金时间段,但所处楼层不高,能看到的范围有限。两人轮流看了一会儿,都觉得没意思。

    困意上来,就当周轩准备离开之时,虞江舟突然啊了一声,“周轩,快过来,出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斜对面那家,窗户留了很大一条缝,你仔细看里面。”

    接过虞江舟递来的望远镜,周轩看了过去,三楼一家窗帘没拉严,还亮着灯,看不到全貌,但有人影在晃动,至少五六个人在屋里。

    “你从我这个角度看!”虞江舟急急将周轩拉到固定位置。

    里面的景象让周轩大吃一惊,可以看到椅子上绑着个孩子,四五岁大小,嘴巴被堵得严严实实,而令人痛心的是,这个孩子还被倒立绑缚!

    可见孩子在奋力挣扎,有个被反手捆绑的女人试图接近孩子。

    “江舟,快点报警!”周轩急忙道。

    哦!

    虞江舟反应过来,连忙拨通报警电话,将这件事儿反应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江舟,你等着,我去对面看看。”周轩来不及换衣服,急火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周轩,警察很快就赶到,他们会处理的,你不要去了,太危险!”虞江舟立刻阻止。

    “这么小的孩子,长时间倒立会伤及大脑的,就算保住命,也是家庭一生的痛楚。”

    周轩语气坚定,开门跑了出去,虞江舟一愣,也跟着跑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