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22章 足下生辉
    两人都聊起小时候的事情,但各有侧重。比如虞江舟,避开贫困这个话题,多是讲妈妈陈晓玲多么乐观坚强,爸爸虞荣多么励志等等。

    周轩没有提及父母,而是讲了许多关于师父的笑话,把虞江舟逗得笑个不停,直惋惜不能见到这个有趣的道人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说师父就是管辂,再者说,真要见到管辂,虞江舟这么高的眼皮子,未必就觉得师父有趣。

    上高速下高速,等到夜幕降临,虞江舟说是乏了,要去泡泡脚。

    “好,到了下一个服务区,多要点热水。”周轩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“土包子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翻个白眼,开车驶入了百泉城,说是那里酒店级别不够,但足浴城开的却很出名,足部按摩师的手艺都很好。

    说了很多,周轩还是不懂,两人先去吃了饭,然后将车在一家足浴城前停下,周轩非常震撼,因为这里停着的全部都是豪车。

    叫不上名字来,但都和虞江舟这样有鱼叉车标的,就有三辆,就是在临海大街上,也是偶尔才能看见一辆。至于白芮那种车标的,就是常态。

    足下生辉!

    实在难以想象,一个洗脚的地方,居然装饰的如此豪华。如果不是虞江舟提醒,周轩还以为到了歌舞厅。

    “这名字起得怎么样?”虞江舟打趣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但有些夸大其词。足下生辉本意为走向成功,跟本行业没什么关联吧!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回解释得不好,在这种地方洗脚,那就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,放松享受是最主要的,另外还可以拉近朋友之间的关系,也等于是迈向了成功。”虞江舟笑道。

    周轩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,真正的朋友交心,不在酒肉娱乐场所。

    天气开始转凉,但这里却是四季如春,穿着外套都觉得有些热。见有客人来,大厅经理立刻迎了过来,沙发上坐着的一排妙龄女子也都站起来,搔首弄姿,穿着都比较暴露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问需要什么服务?”大厅经理客气问,是个三十出头的丰腴少妇。

    “来两个组合吧,他呢,选泰式按摩那个,我要广式梳背。对了,要个大点儿的包间。”虞江舟应该是这里的常客,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大厅经理满脸堆笑,又问:“按摩师都在这里,请随意挑选。哦,对了,还有男按摩师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摆摆手,无所谓的说道:“给我推荐个手法适中的吧,另外,足浴盆以及毛巾要两套全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就放心吧,即使是公用的,咱们这里的消毒把关十分严格,我们老板都敢喝足浴盆里的水!”大厅经理夸张道。

    一名看起来低眉顺眼的女孩儿被挑中,大厅经理正想要替周轩也参谋一个,虞江舟却指着一个说道:“就她吧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看起来白白净净的,但有一个特点,这里面最胖的一个,体重稳超一百六十斤。

    随即一行人来到二楼包间内,里面放着两张躺椅,还有两张圆床中间用一道珠帘遮挡,海洋装修风格,连灯光都是淡蓝色,在这样的房间会有种错觉,像一只游来游去的鱼儿。

    “将所有灯都打开吧。”周轩吩咐,光线偏暗,看什么都像是隔着一层水汽。

    “先生,已经全部打开了。”胖胖的按摩师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只管闭眼享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脱下外套,里面是黑色紧身衣,嘟囔一声好累,进里间换好宽松浴袍,慵懒的躺在了椅子上,瘦按摩师立刻帮她调节好舒适的高度。

    周轩也换好衣服,学着她的样子躺了下来,就是比坐车舒服。

    两个全新木桶被提了进来,底层有鹅卵石,还有草药包和花瓣,冒着蒸腾的热气,想到很快就要泡脚,便觉得很期待。

    瘦按摩师替虞江舟脱掉一次性鞋子和浴袍里的丝袜,周轩直诧异,如果是男按摩师,也能这么做吗?

    正想着,自己的鞋子也被脱掉,随后便是袜子。

    周轩有些不自在,一天了,脚丫总该有些味道,但按摩师却对此没有一点反应,直接抬着他的脚放进了木桶里。

    水温偏烫,但能承受,周轩舒服的闭上眼睛,却感觉一双柔软的手握住了他的脚。

    “作甚!”周轩猛地睁开眼坐起身,水桶一个旋转,洒出多半桶水来。

    室内沉寂三秒,胖按摩师哈哈笑出声,“作甚?这位先生可真幽默!”

    虞江舟也不由笑了,却任由瘦按摩师洗脚,周轩很尴尬,没弄明白这里的规矩,一着急把文言文都给带出来了。

    胖按摩师拖干净地,又换了一盆水过来,再次将周轩的脚放进去,“先生,不常来吧?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但可别把我赶出去,毕竟我们就是吃这口饭的。”

    好吧,周轩闭上眼睛,却总觉得别扭,身体绷直,胖按摩师说了好几遍放松,他都做不到。只觉膝盖下方被人捶了几下,身体立刻酸软下来,好厉害的点穴手。

    洗干净后,一双冒着热气的脚被按摩师放到腿上的白毛巾上去,一个关节按下去,周轩气血上涌,极力压抑住大喊,喉咙里却发出很奇怪的哼哼声。

    虞江舟皱眉转过头来,“周轩,你太恶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,没忍住,哦,哼~”

    两位按摩师吃吃偷笑,周轩囧的不敢睁眼睛,实在很奇怪,为何虞江舟就那么平静呢,正想着,足下发力,哦~周轩又发出个怪音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块毛巾砸他脸上,虞江舟柳眉倒竖,“忍不住就咬毛巾,再不行咬舌头。”

    这块毛巾刚才虞江舟擦脚丫了,当然不能咬住,周轩暗中咬住手指头,胀的脸通红终于发现玄机。

    给虞江舟按摩的是个柔弱女孩儿,体重九十斤到天了,每按一下都像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头。但周轩眼前的这位却是个大块头,轻轻松松一点,那便是钻心的,哦,疼!

    好容易坚持到足部按摩完成,周轩大有虚脱之感,躺椅被调节放平,长舒一口气,总算是熬过了酷刑。

    然而,虞江舟却趴了下来,那名瘦按摩师拖鞋带上脚套踩在上面,抓住正上方的横杆。

    又要做什么?

    周轩正纳闷,胖胖的女按摩师抱过来三个软枕,笑道:“先生,请趴好。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