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10章 醉书汉隶情
    咳咳,闫平川拳头挡在嘴边咳嗽几声,暗示周轩这个边跳边唱的环节可以省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周轩一喝醉就像是变了个人。”电视那头的虞荣拍着腿大笑。

    “爸,你也是一样,好不到哪里去。”虞江舟翻白眼,也忍不住笑了,周轩这个傻样子,蛮可爱的。

    筋骨毕备,浑然天成,临海大学四个汉隶大字,跃然于纸上,书法家们还是忍不住上前,带上花镜仔细观看,从他们面部表情就可以看出来,这四个字,棒呆了。

    无可挑剔!

    这可是电视和网络的同步直播,做不了弊,记者们哑口无言,他们不太懂书法,但看上就觉得流畅,而且,和大门口的四个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云傲风又提出来质疑,指着这四个字说道:“有句话叫做,临时抱佛脚,如果说周轩同学日夜苦练这四个字数日,也能写到大致相同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其余书法家纷纷点头,不排除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“前辈,嘿嘿,你想让我怎么证明,我就是周轩啊?”周轩的脸开始发红,嬉皮笑脸问。

    “随意写点其他的字吧。”云傲风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写什么,我就写什么。”周轩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,只要不是这四个字就好,我们分辨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咬住笔杆,摇摇晃晃想了一会儿,嘿嘿一笑,让同学换上一张宣纸,提笔就写。所有镜头拉近,对准了周轩所写的字。

    中锋锁具,天下无贼!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大家都愣住了,谁都没反应过来,尤其几位书法家还在对比字体,没在意写的内容。

    联系人,周轩。

    又是几个字写了上去,记者们唏嘘不已,这好像是个广告啊。

    联系电话,139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周轩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闫校长连忙叫停,记者们直咧嘴,这是做了个现场广告!周轩啊周轩,他是真醉还是假醉了?

    最为诧异的是虞荣父女,愣了足足一分钟,然后异口同声喊道:“赶紧发货!”

    “爸,发多少?”

    “至少五百万的!”

    安排妥当之后,虞荣抚着胸口说道:“怎么跟刚从战场下来一样,心口跳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周轩,不按常理出牌,总算是看到商业才华,脑子够用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呵呵笑了,眼神格外柔和,虞荣心中也改变了对周轩的看法,开始为女儿默默筹划。

    精明商人的习惯就是占得先机,该是再约周轩聚会的时候了,借口嘛,你陈阿姨想你了,嘿嘿。

    媒体敏感度在这方面比较高,纷纷不甘的调整镜头,从那条广告上挪开。要么对准闫平川,要么对准著名书法家,还有的对准同行,就是不能太便宜周轩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一位老艺术家扶着老花镜愣是没看懂。

    “周轩,好好写一幅完整的。”闫平川皱眉道,这小子的商业反骨开始冒出来了,与他的期待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“好,再写一首我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啊!~

    一嗓子到底没憋住,周轩吼了出来,歌声高亢激昂,夹杂一些英雄迟暮的悲怆,让人听了莫名想要流泪。

    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……

    “是曹操的观沧海。”一位老艺术家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载歌载舞,笔走游龙,这才是书法家的状态啊。”另一位老艺术家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幸甚至哉,歌以咏志!”

    周轩写罢,将毛笔扔了出去,恰好落在苏芳菲脸上,划了一道黑线,用手背一抹,成了小花脸。

    “生于太平,长于盛世,太祖亦不如我也!哈哈,幸甚至哉,幸甚至哉!”

    周轩大吼两声,眼白一翻,身体往下缩,又累又乏又醉酒,仰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闫平川颇有几分尴尬,他所期待的临海大学青年才俊的风姿,就这么被播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周轩醉书汉隶情!”

    有人高声赞道,老艺术家们喜极而泣,深受周轩感染,居然也都跳了起来,学着周轩的样子唱着古老的歌谣,还有的当场挥笔,留下墨宝。

    闫平川赶紧安排同学把周轩给抬走,自己则留下陪着那些书法家们。

    新闻发布会的大厅成了艺术家活动中心,一场酣畅淋漓的直播过后,演变成艺术气息浓厚的现场笔会,守在电视机和电脑跟前的观众大呼过瘾。

    周轩还在睡,正不知道往哪里抬,裴胜男走了过来,“送我宿舍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能行吗?”同学们迟疑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想抬到男生宿舍就抬吧。”裴胜男耸肩。

    不想!

    男生宿舍在校园中部,教职工宿舍却离得很近,周轩死沉死沉的,就近原则,大家七手八脚把他送到了裴胜男的宿舍。

    迷糊糊听到有人喊他,周轩努力睁开眼睛,看到距离自己不足十公分,一张漂亮的脸蛋,

    “嘿嘿,小气鬼,怎么,是你啊?”

    “呸,叫谁呢!”裴胜男恼的打了他一下脑袋,问:“你的学生证还有身份证什么的在哪里放着,今天考研报名最后一天了,我替你排队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!”周轩立刻烦了,转过身继续睡。

    耳朵火辣辣的疼,被裴胜男揪住,“快点告诉我,晚了可就真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报名了,已经,报,报了!”周轩含糊答了一句,睡死了,再叫也叫不醒。

    真的假的啊?

    裴胜男发愣,怎么没听说他报过名?肯定是骗自己的,这个不上进的东西。报考本校,是不是资料可以直接送教导处,省去报名环节?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问问去。”裴胜男急匆匆离开,从外面上了锁,赶往学校教导处。

    备受舆论质疑,又承受第一笔大订单的大起大落,还有学生会工作以及应对媒体,周轩太累太缺觉了。

    从中午睡到晚上,半夜醒过来一次,又接着睡去。

    殊不知,外面关于他的各种新闻铺天盖地,街头巷尾人们谈论最多的就是他,临海大学的骄傲,当代大学生的楷模,不折不扣的书法大家。

    欧强和乔三,甚至姜靓的手机快被打爆了,大家都在咨询锁具的有关事宜,还有一些打听代理价格等等。临海大学涌入不少本地其他高校的追星女生,闹闹哄哄,都想一睹周轩风姿。

    外面开了锅似的热闹,周轩却得以安安静静的睡觉,除了欧强和姜靓忙得顾不上他,还有个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裴胜男把他给忘了……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