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08章 希望有这样的儿子
    “爸爸,怎么就忘了买断这个时间的电视广告。”打开直播,虞江舟惋惜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周轩影响力会有这么大。”虞荣也推掉了一切工作应酬,坐在电视机前,等待直播开始。

    “有影响力什么用,他本人都没想到这一点,哪怕这笔钱我们来出。”虞江舟从商业角度考虑的更多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,临海大学第一会议室人满为患,媒体记者早早入场,摄像机、话筒被安置到位,每个人面前都摆放用作记录的笔记本。

    等到所邀请的书法家现身,立刻将焦点对准他们,这可都是书法界的明星,也是难得一见的。

    主持现场秩序的不是校方职工或者保安,而是学生会干部,井然有序,而且考虑十分周到。

    有专门人员负责搀扶老艺术家,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盖杯,而是保温杯,冰凉的座椅上也搁置了柔软坐垫和靠背。

    人性化的细节,让紧张对峙的气氛缓和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提前进行了安排,大楼外并没有出现学生围观现象,同学们该干嘛干嘛,体现出临海大学较高的学生素质。

    但是,闫平川、周轩以及一位校领导的出现还是引起短暂的混乱和骚动,尤其是媒体记者,不约而同将相机对准他们,咔嚓嚓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三人在前方坐定,闫平川环视一圈,开口道:“我代表临海大学,欢迎书法界诸位泰斗,临海日报、临海晚报、电视台、新闻网、临海艺术网等二十三家媒体记者以及编辑们的到来。感谢你们,百忙之中,抽出宝贵时间,来参加本次新闻发布会。”

    稀稀拉拉的掌声,老艺术家们坐着没动,媒体人都没闲着,腾不出手鼓掌。

    “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,我,闫平川,临海大学现任校长。这位是财务处张主任,这一位是历史系大四学生周轩。”闫平川做了简单的介绍,说道:“好,下面将时间交给各位媒体界的朋友,有什么问题,举手提问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所有记者都举起手来,闫平川微微一笑,平摊右手,指向前排记者,“这位记者朋友先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,您好,我是临海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。我想问的问题,也是大家最为关注的,周轩,到底和您什么关系?是否像外界传言那样,为您的私生子?”

    有窃笑声,上来就是劲爆的问题,够爽,周轩有些不满,“这种问题还用问吗,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闫平川摆手,周轩闭嘴,闫平川沉吟片刻,笑了,“说起来,看到这个新闻后,我第一感觉还挺遗憾。从我内心来讲,倒希望是真的,要有个这样的儿子该多好,各门功课都很优异,而且还有独到的见解,实属难得。”

    呵呵,老艺术家们笑了,起码这句话是真的,长辈看到成器的后生,不少有这种想法的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明确的答复大家,我和周轩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这是有人造谣,希望大家明辨是非。”闫平川说道。

    这样的答复,不能解开谜团,又有人问道:“闫校长,有人说是,列举了很多事实,您对周轩的关爱,有目共睹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否认,我本人非常欣赏周轩。就像是在矿区发现了一块纯度极高的金子,我迫不及待的将它挖出来,小心翼翼的用清水洗净,尽管还需要剔除其中的杂质,而我已经在幻想如何把他打造成完美的形状来。”闫平川叹息道:“大学的第一责任,就是为国家和社会培养人才,在此方面,我们战战兢兢,从未放松过,发现人才,重点培养,这是我们教育人的使命。”

    哗哗哗,艺术家们被打动,开始鼓掌。他们誉满天下,也收了许多的徒弟,见到天资颇高的,都有闫平川这种感受。

    媒体人却不满意,“闫校长,我觉得您之前的话都在规避重点。我们得知,您年轻时就是临海大学的学生,本科加上硕士,待过七年之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但我离开临海之时,是在二十五年前,之后我去了首阳攻读博士学位,不可能有个二十一岁的私生子。这点,我的档案上都有明确记录。”闫平川皱起眉头,对于有人深挖他的过去,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期间也可能回来过呀!”后排一个人嚷嚷起来,口气里带着发现新大陆的惊喜,正是苏芳菲。

    哪里都少不了她,周轩瞪了她一眼,苏芳菲就是不看他,铁了心要追究到底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有回来过。”闫平川轻笑。

    “私底下约会呢,去首阳或者世界各地,谁看得见?”

    苏芳菲的话俗,但问得相当直接,记者们立刻竖起耳朵,这才是问题的关键。你说没有,就没有,证据呢?

    “你们这样毫无凭证的猜测是对我的不尊重,也是对周轩父母的极大侮辱。据我所知,他们都是普通小镇的居民,过着安分守己的日子,这样的猜测会打扰到他们正常的生活。”闫平川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如果没有证据的话,我们也会猜测您的高风亮节。”另一位记者不客气的说道,他就是当初被闫平川赶出办公室的其中一员。

    闫平川微微摇头,开口说道:“我希望广大媒体能把注意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,而非这些私人问题。好吧,我本人为AB血型,而周轩的户口上为O型,这个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生物常识大家都懂,周轩不可能是我的孩子。如果大家再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疑惑,那就只能进行更为严谨的医学鉴定,我想没什么意义吧?”

    记者们面面相觑,唉声叹气,一条极有价值的新闻泡汤了。有些事情不在乎真假,热度最重要。

    周轩暗自叫险,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血型,闫平川早就在档案里找到了有利证明,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。

    私生子问题迎刃而解,但是记者的问题远不止这一个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校园腐败事件屡屡不鲜,外界传言,周轩分得三百万润笔费,可否属实?如果不是,那么周轩到底分了多少钱?”又一名记者问到。

    这回轮到艺术家们不淡定了,一字一万以上的当代艺术家大有人在,但四个字三百万的,从没听说过。还有多少知名书法家,一生穷困潦倒,那些优秀书法作品最终也是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“周轩没有因为题字获得一分,或者一分钱以上的报酬。”闫平川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