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106章 加上了数字
    周轩酒量有所提高,但还没到海量的地步,舌头都有些大,欧强勉强撑着,再有一瓶也得倒下。

    苏芳菲还是噘着嘴不能喝,不能喝,真是太气人了。

    “芳菲……”

    周轩刚喊出名字,苏芳菲立刻摇头,“真不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这方面,周轩服软了,他怕自己先倒下,别说套苏芳菲的话,自己都有可能被对方套进去。欧强喝成那样,美男计也基本泡汤。

    “芳菲,我很纳闷,你那篇文章的灵感来自于哪里?”周轩问到主题。

    苏芳菲立刻警惕起来,“我只不过是实事求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你的初稿我看看。”周轩伸手。

    “什么初稿,哦,我都是在电脑上打字,没有手写稿。”苏芳菲说道。

    哥俩又轮流开始发难,但是苏芳菲装疯卖傻的技术超一流,死活不肯透漏半个字,问急了,就说是吃饱了,要离开。

    不能让她走,欧强将凳子搬到门口堵住,今天不说明白,就是不能走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们虚情假意请我吃饭,就是想要我上当,想都别想。”苏芳菲叉腰道:“你们要是敢有什么想法,我就要喊人了,有什么话去跟警察说吧!”

    气焰很是嚣张,欧强直挠头,周轩将苏芳菲拉回座位坐好,“芳菲,你别误会,这次请你来,我拿出了最大的诚意。人从出生到现在,谁没个缺陷把柄的,我承认自己疏忽大意,被人揪住辫子,但有些事情,尽管藏得隐蔽,但也不代表没人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苏芳菲警惕问,“周轩,你别故弄玄虚,快让欧强闪开,我要回去,等着吧,今天晚上还有你的新闻!”

    “欧强,让她这个蛮荒人走。”周轩大方道。

    欧强愣了,看到周轩给他使眼色,痛快站起来,“走吧,走吧,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

    苏芳菲夹着包来到门口,又停住了脚步,回头问:“什么叫蛮荒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,不可说,说出来可就嫁不出去了。”周轩叹息道。

    连欧强都好奇了,追着问,到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。苏芳菲小脸涨得更红,哼了一声,还是蹬蹬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欧强有些着急,周轩却嘘声禁止,苏芳菲还会回来的,即便是真走了,也会对自己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高看她了,没二分钟,苏芳菲气喘吁吁又爬上楼来,带着哭腔,“周轩,你到底什么意思,搞得神秘兮兮的,我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我只是突然想起一种喜欢在树上的动物。”

    欧强更迷糊了,苏芳菲脸色更加惨白,摘掉大框眼镜就开始抹眼泪,还嘴硬道:“这事儿除了我爸妈就没人知道,当时的医生谁还记得我,你一定是在忽悠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掉泪,面相可以反应出身体的构造,下巴底下有三角纹痕迹,出生后一定多个小小的尾巴吧!算不得疾病,涂点麻沸散,做个小手术就能除掉。”

    啊!苏芳菲瞪大双眼,石化一般愣在当场,周轩到底是人是鬼,连她都快淡忘的事情,居然被他给看穿。

    原来,苏芳菲出生时有罕见的医学现象,尾椎骨多出一截软骨组织,随后便进行了简单的切除手术。

    那时候年纪小,没有痛苦的记忆,也没有留下伤疤,只是听妈妈跟她提及过。

    当然,妈妈还有一句叮嘱,这是苏芳菲最大的秘密,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,否则会嫁不出去的,这种现象可能会遗传,因为她父亲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用了两张纸巾都没有擦干脸上的汗水,苏芳菲蔫了,耷拉着脑袋没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芳菲,我不想为难你,只是人生在世就是这样,谁都不是完美的。”周轩来到苏芳菲跟前,诚恳伸出手:“或许之前还有私心,现在如果你同意的话,我们将来就是同舟共济的朋友。如果你执意要走,没关系,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知道了!”苏芳菲苦着脸指着欧强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周轩那么仁义。”欧强扮起黑脸,故意吓唬她。

    唉,苏芳菲重重叹息,抓狂的把头发都给扯乱了,出了半天神,才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,但我也真的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考试试卷,还有三百万的数额,谁给你的?”欧强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,是我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。”苏芳菲招了。

    “谁发给你的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有没有点常识,这种电子邮件查不到源头的。网络服务商不会提供IP地址,再说了,还可能使用了中转服务器。”苏芳菲翻了一记白眼,还是个网络行家。

    这种计算机方面的知识,周轩听不懂,但欧强比他强点,又问:“总得有邮箱地址吧,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!”

    “删除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一看就是临时注册的,很随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详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想想,对了,是asdasd1010。”苏芳菲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一大串字母,太具体了吧,苏芳菲也有过目不忘的本领。看周轩和欧强不相信的目光,苏芳菲解释道:“是真的,asd这三个字母在键盘上挨着,后面两个十也好记。我可以回去后给你发个截图,我是真冤枉,其实这篇文章也不是我写的,转发给领导后就稀里糊涂上新闻了。”

    苏芳菲没有说谎,周轩让她先回去,和欧强沉着脸,更加郁闷,随意起的注册名,上哪里找去?

    两人回到起名馆,看着电脑上的键盘,那三个紧密相连的字母,很容易成为输入的首选。其实这么分析意义不大,有没有字母规律都是随意,乱打一通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放弃的对这个邮箱地址进行分析,两组一样的字母组合,说明发信人比较懒撒,生活中也是个随意的人,稍微复杂一点都懒得动脑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很多,也有许多勤奋的人偶尔偷懒,或者是刻意掩盖什么,都会造成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毫无定论。

    再看两组相同的数字,延续了字母的习惯,两人都快成了刑侦专家,最后定论,随意打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“怎么大家都习惯加上数字呢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网民数量增多,很多名称被占用,加个数字,年代啊,或者熟悉的号码之类,就容易区分。”欧强分析。

    “你说,1010也可能是个发信人熟悉的号码?”周轩揣测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有点思路了,就在嘴边,让我好好想想!”欧强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