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92章 可能看错了
    “胜男,别说了!”裴亚茹含泪制止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从没离开过你,要说还有个弟弟,怀胎十月,我怎么从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裴胜男喋喋不休,她表现不满也是正常的,要按周轩的说法,自己那个时候都记事儿了,她敢以性命担保,从没见过妈妈跟其他男人交往,更别说是怀孕生子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实话实说,当然,古今相术也有一定改变,可能是我学艺不精。”周轩连忙起身,郑重道歉。

    刚才那番话,确实伤了一个寡居妈妈的心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当真的。胜男,去,买点菜去。”裴亚茹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,裴胜男接过来瞪了周轩一眼走了。

    仔细聆听女儿的脚步声,好久裴亚茹才声音沙哑的开口问:“周轩,你真的确定胜男还有个弟弟?”

    “这,相学是不会错的,唉,也可能错了。”

    周轩被问懵了,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,那就是裴胜男的父亲还有一个孩子,也算是她弟弟。

    但裴胜男还没出生父亲就病逝了,不可能再有小好几岁的同胞兄弟。

    难道是看错了?

    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,收不回来,裴亚茹一直用手指梳理头发,很不安的样子。突然,她认真的问道:“不提这些,周轩,有件事压在我心里很久了,我真的克夫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把周轩给问住了,确实从她的脸上能看出一些东西,比如,颧骨孤寒,鬓角狭高,古人说是克夫的面相。但时代在进步,以前一些过激的说法也该纠正,毕竟不是当事人的错。

    见周轩不吭声,裴亚茹更坐不住,伤心问道:“我真是克夫的不祥女人?”

    “阿姨,不是那样的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周轩使劲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直说,我都这个岁数了,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?”裴亚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,周轩知道,这些年她过得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阿姨,看相这方面,我还是有些准头的,但到了你们家,就有些拿不准了。就像刚才乱说裴老师有个弟弟,我总感觉看不准你们家的事情。”周轩诚恳道。

    “就按你理解的说。”裴亚茹给周轩递过来一杯白开水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润润嗓子,周轩认真道:“克夫这件事,不能当真,您爱人他自身的命运注定,和您关系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胜男的爸爸是家里独苗,是他们家的骄傲和希望,结婚没几个月就没了,因此他们家特别憎恨我。从那以后,两家的命运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我的父母还有胜男爷爷奶奶接连去世,常有亲戚说,这些厄运都是我带来的。”裴亚茹说起往事,仍然痛心,泪水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周轩静静听她哭诉,因为痛失爱子,裴胜男又是个女孩儿,爷爷奶奶失望透顶,对她关注很少。姥爷和姥姥对她倒是格外怜爱,但时运不济,没几年也都去了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并不会有太多遗产,裴亚茹的天塌了,为了生计不得不坚持上班。

    服装厂在当时效益还算可以,但女儿无人看管,只能经常一个人锁家里,作为母亲的那份担惊受怕,令她至今回想起来,依然是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每天下了班,我便拼命往家跑,怕她被水烫着,被橱子砸到,也怕从楼上掉下来。”裴亚茹痛苦的摇头,摆手道:“这都是老天对我的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想你平时在裴老师面前很坚强,因为她的性格很好,很乐观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胜男是我唯一的依靠,也是她让我变得坚强。只是后来厂子也倒闭了,我下岗了,现在全靠胜男养着我。有时也想去打工,但放不下面子,不怕你笑话,我现在连马路也不敢过了。”裴亚茹露出凄苦的神色:“周轩,你说,现在的车怎么那么多,那么快,我看着就害怕,真怕它们都会冲我开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轩懂了,裴亚茹并不是裴胜男口中的神经病,而是生活压力太大,接连的打击快要把她打倒,而又缺乏倾诉对象,这才造成今天胆怯敏感的性格。

    一口气说了半个小时,裴亚茹才擦擦眼泪,歉意道:“让你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阿姨,其实从面相看,你是个很有福气的人,虽然年轻时运势差一些。要按照历史上的说法,你这可是三品夫人的神态啊!”

    周轩想了又想,还是决定说出来,只要裴亚茹不认为这是生硬的安慰就好。

    “三品夫人!”

    很不巧,裴胜男提着好几个塑料袋回来了,恰好听到这句话,拿出一根长茄子,指着周轩恼道:“好歹我妈也是大学文化,你少拿这套忽悠她。”

    不靠谱的断言都被裴胜男无情的揭穿了,那一刻周轩都觉得自己像个大骗子。

    “别理她,周轩,再给阿姨好好看看,阿姨能活到多少岁?”裴亚茹问道。

    周轩哭笑不得,这个年纪问寿命也太操心了吧,“阿姨,你看着身体很健康,一定能长寿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,我这几天心口有点疼,原来厂里有个姐妹,就经常说这里疼,没在意,晚上睡着觉就过去了。”裴亚茹不放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,周轩答不上来,每个人的病症不同,命运各异,导致结果也会不同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我老是头晕,有次下楼差点没摔倒。胜男她姥姥就是这个毛病,五十多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裴大姐!咱家不少吃不少穿,也攒了点钱,不放心咱就去医院挨个检查,老是疑神疑鬼的,这就是病。”裴胜男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周轩不是会看相吗,先让他看看。”裴亚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辜负了临海大学老一辈教师对你的培养,术士跟医生都混在一起了。”裴胜男无奈道。

    哦,居然也是临海大学毕业的老校友!

    不过,术士还真就懂一点医术,周轩笑道:“阿姨,你要真信得过我,我给你把把脉,看看能不能治。”

    又忽悠,裴胜男不信,一个劲儿摇头,但裴亚茹却伸出手腕,周轩轻轻搭了上去,足足五分钟才换了另外一只手腕,又是五分钟,这才松开。

    裴胜男床头有纸笔,周轩拿出来,沉吟片刻,写了一副配方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