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76章 可以自证清白
    周轩看着对面那位警察,觉得有些面熟,好像哪里见过?

    “你是,范警官?”周轩想起来了,茶楼时,那个贾老板就是这名警察给带走的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。”范警官经常外出办案,认识他的人不少,看周轩面生,只是当成拉关系的,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范警官,诈骗一说从何而来?”周轩坐着没动。

    范警官没开口,银牙男先嚷嚷开了,不知练过多少遍,表达很流畅,“我家里遇到困难,来到这里想让他指点迷津,忽悠了我几句还挺准的,后来一开口就跟我要五千块!”

    “是你非要给的好不好?”姜靓恼羞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吧,他们又承认收钱了。警察同志,当时情况是这样的,不给钱不让走啊,他们还威胁打我呢!”银牙男越说越夸张,反正店里没安摄像头,发生什么事情全靠他们找证据自证清白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你收钱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范警官掏出一个手机,上面有一小段视频,就是最后时刻银牙男把钱扔下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那个钱……”姜靓刚要辩解,周轩却摆摆手,反问:“范警官,凭着这个视频能说明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利用封建迷信,涉嫌诈骗。当然了,关于视频的真伪还有待技术部门检验。”范警官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通过这个视频来看,我有推辞的举动。”周轩指出其中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留着去局里再说吧!”范警官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说要的高,他们逼着我拿钱,还说认识什么社会上的人。”银牙男落井下石,又想给周轩身上泼脏水,瞥眼看到进来几个壮汉,“嘿,看,他们真的来了!”

    是与周轩提前约好的乔三来了,一看打扮就知道是混社会的,银牙男那叫一个开心,真是想啥来啥,真心实意想要坑别人的时候也有天助。

    看到外面有警车,乔三很吃惊,赶忙来到屋里,纳闷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三哥!”

    “三哥!”

    周轩和范警官同时喊了一句,银牙男立刻懵了,额头冒出了冷汗,居然都认识!

    “范警官,这是我自家兄弟的店,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乔三连忙问。

    范警官眉头皱紧,看向乔三的眼神很不满,整天就知道惹麻烦,好久才说道:“三哥,这人涉嫌诈骗,几句话要了人家五千块,必须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范警官,肯定是误会。”乔三连忙掏出香烟,范警官摆摆手,乔三又陪笑道:“我这兄弟,神通广大,认识不少大企业家,还差那点钱。”

    姜靓跺了跺脚,说这话还不如不说,范警官冷笑道:“胃口撑大了,看来要五千块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瞧这张嘴,没把门的,说错了,那是平时吹给别人听的。”乔三装着打自己几下嘴巴,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种店还能赚多少,平时房租都挣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房租发愁,具备诈骗的动机。”范警官不依不饶,非得要抓个典型不可。

    乔三唉声叹气,节骨眼怎么就出了这一档子事儿。周轩倒是不着急,还喝了杯茶水,又添上了热水。

    “范警官,本来有些话我真想跟着你去局里说明白,不过三哥来了,也就不那么较真了。这个人上午就给我打电话,说是有急事等我,下午没说几句话非得塞给我五千块钱。”周轩顿了顿,又说道:“我大致了解这人家里的状况,经济很紧张,家里正缺钱,所以让助理把钱退了回去,只收了二百。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银牙男眼珠子快弹出来,转念一想,周轩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家住在哪里,现打听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他这是狡辩!”

    “靓妹,证据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姜靓一膀子把银牙男给撞开,先是说明情况,银牙男扔下钱就跑,老板心肠好,非要给他退,紧着追到隔条街的精品店,将钱退给了他朋友。

    收据字条还有录音都在,姜靓得意道:“只要去找精品店那女的,真相就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银牙男一头大汗,万万没想到周轩留了后手,不只打了翻身仗,还把他给拉下马。银牙男一边否认不知道什么精品店的女人,一边往门口溜。

    晚了,黄毛鼻孔朝天的挡住他,哪里也跑不了。

    银牙男想要摸手机通风报信,却发现口袋里空空的,晕了,忘了手机交给了范警官。

    “他们,他们太狡猾,我,我是冤枉的!”

    一个猥琐赌徒,一个青年才俊,而且后者的证据更为充分,基本可以断定是银牙男假报警,而且性质还比较恶劣。

    “范警官,自家兄弟,老实人,绝对不会干那种缺德事的。”乔三笑道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范警官一声令下,另外两名警察把银牙男两边夹着推进警车里,范警官回头看了看周轩,“我们会认真调查的,如有需要,还希望能配合警方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周轩点点头。

    范警官离开时,对乔三小声说道:“三哥,咱俩虽然是光屁股长大的交情,但最好不要触碰底线,我也不过是普通警察,到时候可保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再也不会了。以后我要当良心企业家了!”乔三嘿嘿笑。

    “还良心企业家!”

    不苟言笑的范警官也被逗乐了,交代几句回去调查了。

    姜靓紧张的快要虚脱了,小脸惨白的躺倒在沙发上,刚才真是太凶险,如果不是周轩事先发现异常,就会被警察带走。

    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,乔三气的用拳头使劲砸桌子,心疼的姜靓提醒道:“三哥,有火别冲桌子发,砸坏了还得再买去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这事儿怕是没那么简单。刚才那小子,没这么大胆,应该是手里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,故意来陷害你。”乔三又问:“你想想,都得罪过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一时想不起来,只有那个公子哥白芮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个白芮?”乔三早就把那件事儿给忘了。

    周轩简单说了说,得知白芮后台这么硬,乔三立刻冒出一脑门子汗,倒不是怕白芮,而是担心老大辰爷会跟国贸大厦的老总有什么来往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后悔药,冷静分析后,乔三还是认为白芮的可能性不大,“白家势力大,犯不着找这么一个邋遢的人,说句不吉利的,直接砸店搞破坏就行,非得弄什么诈骗?”

    周轩认同这个说法,白芮狂妄傲气,是不屑与银牙男那样的人为伍。虽然中午和罗雨凝一起吃饭的事情瞒不过白芮,但银牙男打电话在先,白芮不可能做到未卜先知。

    但是,经乔三这么一提醒,还真就想起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