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74章 银牙男
    两人肩并肩大大方方走在校园里,之后又去新开的西餐厅共同用餐,柔和的音乐,彩色的灯光,和心仪女孩儿对面而坐,周轩内心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还是这个时代好啊。

    我爱这个时代!

    “周轩,常来这里吃吗?”罗雨凝问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。”周轩切下一块牛排轻轻咀嚼。

    “看你挺熟练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非都是吃饭,用筷子和钢叉都一样,关键在于你得把它看成是饭。”

    罗雨凝咯咯笑了,露出一排洁白的整齐牙齿,真好看,周轩看得发呆,如果将来娶亲,就该是这样的女子。

    放下刀叉,罗雨凝双手托腮,好像有心事。

    “雨凝,怎么了,不和胃口吗?”周轩关切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罗雨凝垂下睫毛,显得更加忧郁,周轩有些着急了,连声问:“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。”罗雨凝展颜一笑,歪头认真道:“周轩,我把你当朋友看待,能说一些朋友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”周轩松口气,高兴回答。

    嗯,罗雨凝又出了会神,这才说道:“是关于白芮的。”

    怎么突然提到了他?周轩顿时没了胃口,也放下餐具,脸上的不悦情绪浮现。罗雨凝接着说道:“这次学生会主席选举,其实大家看好的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你,一个是白芮。大家都知道,你们个人或者家庭都对学校有很大的帮助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雨凝,原来你是替白芮当说客的,是想让我退出吧?”周轩声音低沉,很受打击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让你退出,但却不是为了白芮。”罗雨凝诚恳道:“白芮家里的情况,可能你多少能了解一些。我担心你参加的话,他又会制造出很多的麻烦,很难想象你平时住在校外,安全会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轩顿时心头一暖,眼睛都亮了,“雨凝,你是在担心我?”

    啊?罗雨凝一怔,不好意思的匆忙躲避周轩热烈的眼神,“你那么有才,我当然和其他同学一样,希望你顺利毕业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大家都想多了,我根本没想过要竞选什么学生会主席。”周轩呵呵笑了。

    真的吗?罗雨凝也笑了,“嗯,其实以你的才华,没必要去争夺学生会主席来给自己镀金。或许很多人没有白芮家那么有钱,但是真才实学却是钱买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雨凝!

    周轩激动不已,忘情之下一把抓住了罗雨凝一只小手。罗雨凝的脸登时就红透了,轻轻挣脱几下也就由着他握着。

    受到了鼓励,周轩干脆将另一只手也盖了上去,小心呵护掌心传来的柔软和温度。

    “雨凝,我,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乱说话!”罗雨凝已经窘迫的要钻到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第一次见你就喜欢,我相信缘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!”

    罗雨凝使出吃奶的劲缩回手,其实是周轩有意松开的,怕蹭破她娇嫩的皮肤。

    不理你了!

    罗雨凝拿起小包,咬着红红的嘴唇跑开,只留下一个人傻笑的周轩。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答复,但看得出,罗雨凝并不讨厌自己。

    心情好极了,周轩将自己的那份吃完,又把罗雨凝剩下的也一口气吃完,肚子饱涨的快要走不动,就像是幸福充斥大脑,人都变得有些精神恍惚。

    事后,等周轩脑袋逐渐清醒下来才有些后悔,还是经验不足,该极力挽留,然后约她一起去看电影,购物,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尝试拨打电话,罗雨凝却不肯接,周轩嘿嘿笑,知道她不好意思,等见面再说。

  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乔三也打来了电话,推销产品有了些眉目,但一些具体事情还需要两人讨论一下,待会儿就去店里找他。

    起名馆还有预约的顾客要来,周轩暂时放下学校的牵挂,精神抖擞的骑车回去。

    还真有人等着,是个瘦弱的男人,一身旧牛仔,裤边磨得稀烂,三十岁左右,个头不高,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。周轩进屋时,正在跟姜靓聊天。

    姜靓忙着整理网店照片,有一句没一句的,那人却是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学习应该很好吧?”

    “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谦虚了妹妹,要不怎么能考上临海大学?”

    “碰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真会开玩笑,有男朋友了吗?”那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不来了?”姜靓朝着门口努努嘴巴,周轩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立刻站起身,满脸堆笑,双手伸了过来,“周师父,大名鼎鼎啊,幸会,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周轩淡淡打个招呼,又问:“给我打电话的就是你?”

    “对,十一点多打过。”男人咧嘴笑,露出里面两颗银牙。

    “来的够早啊,要是我晚来一会儿,你不得一直等着?”周轩从卫生间洗洗手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这个漂亮妹妹聊天,也不觉得闷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妹妹?烦死了!”

    姜靓见周轩回来了,抱着笔记本上楼,看见那男人就讨厌。男人不生气,一脸贱笑,银牙森森,周轩对他第一印象也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坐定后,周轩问:“究竟有什么急事找我?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两年,家里处处不顺,想找大师给化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银牙男露出苦瓜脸,将一肚子苦水给倒了出来,际遇也确实堪忧。住在本市城郊,靠着拆迁分了四套房子,父母两套,他们一家三口两套。

    有住的有租的,日子过得还算可以,但飞来横祸,父母相继得病去世,一天早上妻子刚起床就趴在地上瘫了,儿子刚上小学,以前挺乖,现在老师恨不得天天叫家长。

    “周师父,当初给父母治病,还有现在媳妇和儿子用钱,我卖了两套房子了,就剩下两套最小的,一套住,一套租,连物业费都交不起。”银牙男说着噼里啪啦掉眼泪,“这不,被逼到份上了,听说周师父挺有能耐,想着让你给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人有命,还有运,需得自己掌握分寸,我也起不了太大作用。”周轩客观道。

    “我懂,懂。就想让周师父给指点下迷津,价钱好商量,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银牙男说着就摊开手掌,周轩知道这是近些年来流行的看手相。和面相一样,手相中也包含不少信息,只是周轩还没有通读那些书籍。

    但银牙男此举让周轩也起了疑心,如果他是从朋友那里听说起名馆,就该知道这里从不看手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