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68章 仿制品
    “虞先生,司马师左右朝政不假,但也不会这么骄横。带剑上朝是魏帝对他的尊重,而携带也只是一种形式。当然,他还可以穿鞋,彰显与众不同的身份地位。那个时候还有半数以上的保皇派,司马师是不会肆意妄为的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虞荣沉默,接过那把剑看了又看,想想也是,太过完美,就显得刻意。至于这把剑的真正主人,那就是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。

    大多男人心中都有英雄情结,每当虞荣看到这把剑,就会想象到一场疆场厮杀,结果幻想被打碎了。

    “当时买这把剑花多少钱啊?”姜靓好奇问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。”虞荣瓮声道。

    “哎,白费了。”姜靓不知死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材质看,也该是一个旧东西,二十万应该是值得的。随着考古工作的进展,也许哪天能遇到同款式的长剑,那么谜底就揭开了。”周轩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连司马师带剑上朝的故事都是假的。”虞荣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不,是真的。也不是精铁打造,青铜铸造,没有这么长,是把短剑。”

    周轩语气肯定,大家都奇怪的看着他,你怎么知道,就跟见过似的?

    没有再继续司马师的话题,接下来,虞荣把那些抽屉一个接一个的拿到办公桌上,收藏的东西种类繁多。

    很可惜,以近千年来的东西居多,周轩鉴宝很失败,基本上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虞江舟拿回的嵌贝铜鹿镇也在其中,有几个铜质的酒杯,周轩认为,可能是真的,对,不能确定,只是可能。

    姜靓有点着急,照这样下去,能不能拿到后续的鉴宝费用还很难说。

    “这件东西,是我一位朋友的,两万买下。他当时孩子生病,就当做资助了。”虞荣将最后一个锦盒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里面放着一柄短剑,只有一尺长,剑身上布满了坑坑洼洼的瘢痕,剑柄上应该镶嵌着珠子或者玉石,已经掉了,只有个凹槽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一件古物吧,糟蹋成这种样子,不值钱的。”虞荣又说。

    周轩俯下身来,仔细看那个剑柄,很快,他在纹路上发现了两个字,整个人立刻变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祖!”周轩拿起短剑,双手举过头顶,微微屈膝。

    “周轩,你怎么了?”虞江舟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轩哥!”姜靓急忙上前掐了周轩一把,决不能这个时候傻掉。

    腰间一疼,周轩清醒了,对啊,既然已经来到了现代社会,那就不是古人了,他缓缓放下短剑,略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虞先生,对不起了,你刚才说通过古物和古人对话,我见到了尊贵之物,心里也有些冲动。”

    大家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虞荣问道:“你能鉴别这样东西?”

    “能,它正是魏太祖曹孟德所佩戴的倚天剑。”周轩肯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刚一出口,立刻炸锅了,别说虞荣一家人不信,就是姜靓也认为,周轩的脑子坏掉了,说出了傻话。真要是那样的话,那就是无价之宝,前提是必须上交。

    “周轩,没看出来,你还是个真正的大忽悠。还倚天剑,看武侠小说太多了吧,怎么不说是灭绝师太的呢!”虞江舟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轩哥,要不咱们还是马上就走吧。”姜靓拉扯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不说谎的,太祖当年有两柄宝剑,一柄叫青釭,一柄叫倚天,青釭剑送给了夏侯恩,倚天剑一直带在身边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证据?”听起来头头是道,虞荣显然有点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几条纹路,有些格格不入,形成的正是倚天两个变体的大篆文字,太祖喜欢在剑上镶嵌红宝石,哦,已经掉了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纹路确实像两个字,但都不是书法大家,也认不出来,虞荣立刻取出手机拍下来,将它发给了博物馆的朋友。

    很快,消息就反馈回来,周轩没说错,那两个字就是大篆体的倚天。

    “周老弟,曹操怎么可能佩戴这么短的剑,不够威风啊!”虞荣很激动,脱口称呼周轩老弟。

    “爸,怎么说话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说错了,小周,给我详细解释一下?”虞荣连忙改口。

    “倚天剑就是这么短,据说是莫邪打造,但这柄不是真正的倚天剑,是太祖当年自己仿制的。”周轩的话,又让大家愣住了,怎么就变成了仿制品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那个时代的,就是仿制品也非常珍贵。”虞荣稍感遗憾。

    “看这里的宝石脱落了,如果是真正的倚天剑,做工精良,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而太祖最喜欢倚天剑,四处藏着这种仿制品,比如,枕头下面,树洞里,假山中,草丛下,马车间甚至水里,几乎是随手可得。他究竟仿制多少柄倚天剑,没有知道。可以确定的是,数量很多。”周轩夸夸其谈。

    “能留到现在,之前再多,也应该是孤品了。”虞荣想到这里,又觉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历史书上说,曹操就喜欢在枕头下面藏着一把剑。”姜靓举手,极力证明周轩的话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是野史吧!”虞江舟哼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相府非常大,人来人往很多,太祖四处藏有倚天剑,也是为了随时防身,他是个很谨慎的人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剑,就不怕被别人发现了?”虞江舟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“规矩严格,相府内的人员只能在路上走,能够欣赏相府景色的,唯有太祖,还有打扫庭院的女婢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上面有倚天两个字,真品的可能性极大,虞荣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而周轩也取过一张打印纸,在锈迹缝隙的刀刃上一划,什么都没听到,断成两半,比第一把宝剑还要锋利,虞江舟也开始信了。

    周轩也觉得不白来一趟,看到了太祖的物品,他之所以对此物记忆深刻,那是因为,他跟师父管辂去过太庙,曹操的灵位旁,就有一柄仿制的倚天剑。

    真正的倚天剑去了哪里?当然是代代相传,可到了曹芳的时代,已经无人再提起,逐渐淡出历史舞台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时代的仿制品,在古玩界价值都不会太高,但错失一把大将军佩剑,却得到了一把曹操可能触摸过的宝剑,虞荣激动的身体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何止在和古人对话,简直就是实现了握手!

    “就算是真的又怎样,我爸最讨厌曹操这种奸贼。”虞江舟道。

    “大势所趋,曹操也是一代枭雄嘛。”虞荣立刻改了口风,从今往后他要开始喜欢曹操了,妻女齐齐撇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