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67章 和古人对话
    “小舟,千万别这么说,闫校长堪称一代大儒,多少企业家想要跟他交朋友,但他很清高,交友停留在表面的居多。我们还是在党校学习的时候,才接触上的,算是同学。”虞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文人多尖酸,在商业肯定混不开,也就是圈里那些人捧着吧。”虞江舟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各有所长嘛。”虞荣连忙摆手,守着闫平川的爱徒还是别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喜欢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!先别掺和了,我跟周轩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虞荣打开了话匣子,谈吐不俗,跟周轩探讨古今文化,非常尽兴,笑声不断,但他很快就发现了周轩的不足之处,对于商业领域的认知还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周轩确实是个人才,但有闫平川那样的恩师袒护,虞荣断定他将来的发展偏向于教育行业。问及年龄,周轩与女儿相差六岁,确实不太般配。

    综合所述,还是不能考虑当女婿的事情,不过,虞荣倒是开始喜欢上了这个倔强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当前收藏界也是良莠不齐,珍品被高价买走,其余人无缘看到。而民间收藏又是一派乱象,以仿品居多,专家的话也不能全信,不少古董都有专家鉴定和估值,只能作为一种参考。”

    虞荣主动提到了收藏,一旁的虞江舟微微一笑,看来鉴宝之行还要继续,她也不想就这样让周轩走了。

    “不贵难得之物,使民不争,这些年文玩古董价格年年攀升,总有些人想要投机大赚一笔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赚钱更不易啊,先不说买到假货的,血本无归。就是那些真品也有很大问题,比如战国时期的,提到青铜器人们便敏感起来,这不该是民间收藏的。另外,一些拍卖市场购买的,价格虚高,泡沫很大,到手后再次炒作转手再卖。其实这些都失去了收藏的乐趣和实际价值,我收藏古董不是附庸风雅,而是觉得通过它们可以和古人对话,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。”虞荣说出心里话。

    和古人对话,是无数人的梦想,通过古玩字画,更多的时候是书籍完成的古今交流。然而,每个人脑海中的古人偶像形象却又是不尽相同,各有偏好。

    周轩就是一名古人,还没完全融入到当前社会,虞荣则是坐在对面不相识。突然奇想,周轩笑着问:“虞先生,如果你穿越到三国争霸时期,会选择和谁站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刘备,出身虽然不是很好,还曾做过小商贩,但人过四十不放弃梦想,结交了一大帮江湖豪杰,最终登基称帝。所以,我认为刘备就是草根英雄的榜样。”虞荣不掩饰对刘备的尊崇,应该是和自己的经历挂钩。

    “嗯,刘玄德虽然才干不及曹操和孙权,但知人善用,最终成就帝业,得以在青史留名。”周轩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“孙权就是个福将,官富二代,有坐享其成的嫌疑。而曹操更不用说,是个奸臣,浑水摸鱼的小人。”虞荣有很强的偏好性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,曹操在位之时非常勤俭,甚至家中都设有办公地点。最为重要的是,他有生之年从来没有称帝,也因为有他的支撑,汉室王朝才能多延续若干年。”周轩提出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,他的子孙不成器,还不是让司马家族端了。”虞荣笑道:“去年我收藏了一把剑,说是司马师上朝佩带的。来,你跟我上楼鉴别一下真伪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看法,只能作为参考。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的得意门生,可就别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好事儿姜靓才不会错过,厚脸皮跟在周轩身旁,一行人来到二楼虞荣的书房。说是书房,不如说是办公室。

    实木拼花高档地板,三米长楠木办公桌,后方整面墙全都是书架,两侧摆满各类书籍,中间空白部分是一副山水画。

    办公桌前面还有两把转椅,呈现使用过的摆放,说明即使在家的时候,虞荣也经常处理公务,是个勤勉的领头人。

    要说比较凌乱的地方便是北面的墙壁,上面贴着一些便签纸,写着备忘录,近期需要解决的内容。

    看了看姜靓,虞荣有些犹豫,但还是走向左侧的书架,不知按动了哪里的机关,书架平移,挡住了那副山水画,却露出大小不一的一些暗格,都是古朴的抽屉。

    精心布置的藏宝地点,小偷来了,都未必能找到,虞荣为此倒是下了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抽出其中一个抽屉,虞荣小心翼翼捧出一个长条锦盒,打开后黄色绸缎里面包裹的是一把精铁铸造的长剑。

    姜靓伸长脖子,想要伸手触碰,虞荣连忙制止,“这把佩剑很锋利,千万不要触碰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发给大家每人一双白手套,周轩带上后小心的将这柄剑拿在手中,分量不轻。一米多长巴掌宽,上面一层薄锈,发出幽幽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我咨询过很多专家,这把剑无论是式样还是长度宽度等等,都符合司马师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虞荣又取来一张打印纸,朝着上面轻轻一放,细不可闻的声响,纸张已经被割成平整的两半。

    哇,姜靓瞪大眼睛,“这把剑好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而且从未进行过打磨处理,算是保存比较好的。如果除去上面的锈迹,也能做到削铁如泥。”虞荣高兴道。

    “虞先生,这把剑是有些年头,但上面没有任何的标识证明身份,只能说,有可能是古代民间流传的一把宝剑。”周轩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被无情的否定了,虞荣的老脸腾地一下涨红了,争辩道:“这可是从收藏协会会员手里买来的,而且之前还有个玉石剑穗,上面有大将军司马师字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权势之人,确实喜欢在随身佩剑之上,留下名字,近期更有铸剑大师的印鉴。诚实讲,我从没见过剑穗上写名字的,司马师尚武,最不喜欢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,所谓的剑穗应该是空穴来风,或者是后来人凭猜测加上去的。”周轩分析。

    更打击虞荣的话,周轩没说,距今一千八百多年,锋利的宝剑都生了锈,剑穗怎么可能不腐烂?而且,在三国时代,他从未见过佩剑上有这种多余的装饰。

    “我本人也查过很多资料,三国时大将军都佩带这种型号的长剑,那位收藏者一直强调,这柄很可能就是司马师带着上朝用的。”虞荣还在坚持自己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