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66章 有钱了不起啊
    虞荣别过脸不吭声,怒气还没消,明摆着就是个算命先生,非得把女儿给贱卖了吗?

    陈晓玲又来数落周轩:“小轩,还有你,年轻人这么要面子不是好事,当年虞叔叔要是跟你一样,还能从我家把我给娶走?那是死乞白赖的缠了多少次,我父亲都拿扫院子的大扫帚打过他。嗷嗷的跑,下次嬉皮笑脸的还来。”

    “妈,怎么又提这些。没看见爸爸不高兴嘛!”虞江舟皱眉,老妈的嘴没把门的,家丑不可外扬。

    正说着,吴姨和姜靓回来了,姜靓身上换了套淡粉色的新裙子,猛一看还挺淑女的,应该是陈晓玲提前授意。

    一看到周轩只穿着裤衩站大厅里,气氛还不对,姜靓立刻不干了,嚷嚷道:“什么意思,我家轩哥都被你们这些黑心资本家给扒皮了啊?把我们请来就是羞辱的吗,谁给个说法?”

    “没你说话的份儿!”虞江舟正烦着,没好气。

    还不让说话了!

    姜靓气懵了,给她脸色看没什么,但不能让周轩下不来台,何况都被扒光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,咱们走,我还带着你换洗衣服呢,银行卡里还有你发给我的工资,大不了都取出来给你买新的。”姜靓气鼓鼓拉着周轩就往外走,边走边愤愤道:“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,学费你家掏的还是生活费你家给出?大老远来了,基本礼貌都没有,有眼不识泰山,我家轩哥书法超一流,还给临海大学题字呢!校长都高看轩哥一眼,来到你们这里,反而成了要饭的了!走!”

    “什么题字?”虞荣敏感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学校名和校训。”姜靓大声显摆。

    “呦,年轻有为啊。”陈晓玲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跟真的一样。”虞江舟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被他们的谎言所蒙蔽!我马上就揭穿你们,等着。”虞荣根本不信,说着拿起手机,按着免提,打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哪位啊?”手机中,响起了熟悉的声音,周轩愣在原地,完全没想到,虞荣居然认识闫平川校长。

    “呵呵,平川啊,我是虞荣,兴凯集团那个虞荣。听说您上任临海大学校长,也没给说声,都没来得及道贺。什么时候回首阳来,我张罗着请一桌。”虞荣满脸堆笑。

    “老虞,你该清楚的,我不喜欢这一套。”闫平川直接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你请了个叫周轩的年轻人,为临海大学题写校名和校训,这不是真的吧?”虞荣用了否定的问法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前天校务会通过了,怎么了?”闫平川平静问。

    哼!姜靓腰杆立刻直了,这回信了吧?看你怎么说!

    虞荣脸色很不自然,反应速度足够快,夸张的哈哈干笑几声,“缘分啊,他跟小女是朋友,正巧来我家做客,无意间说起了这件事儿。”

    谁跟你女儿是朋友?哪有这么对待朋友的?姜靓底气十足,狠狠的白了虞江舟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,在质疑客人,我的学生吗?”闫平川语气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哈哈哈,我就想着如果真是这样,我也求一幅字留着。”虞荣的笑声是硬挤出来的,脸上肌肉一直在抖。

    闫平川稍稍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老虞,我记得你女儿年纪不小了吧。恕我直言,不太般配,另外,别搞那套请吃一顿就拿走人家书法作品的事情,传出去让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平川,多想了,绝无此意。”此刻的虞荣已经后悔了,不该按免提,果然,虞江舟气得脸都红了,小拳头握得紧紧的,实在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还忙着,改日再联系吧!”闫平川倒是先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嘟嘟的声音过后,一家人都愣住了,事情来了个惊天大逆转。闫平川表达的意思再明确不过,他认为虞江舟根本配不上周轩,可见对周轩的偏爱到了何等地步。

    “嘿嘿,闫校长很欣赏轩哥,又是送田黄玉印章,又是承诺留校。不是我吹,轩哥是名人,闫校长走在校园里,都不如认识轩哥的多。”姜靓越发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靓妹,别乱说。”周轩连忙摆手制止,送田黄玉事出有因,而且校长从来没承诺过什么留校,都是姜靓个人幻想。

    田黄玉的价格,虞荣当然很清楚,真是想不到,这个只穿着裤衩的小伙子还是个艺术家,书法居然如此值钱。

    “靓妹,快去给我拿套衣服来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姜靓连忙跑开了,虞荣相当的尴尬,急忙起身走上前,伸出手,“周轩,我为自己的偏见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虞先生,你太客气了。”周轩嘴上这么说,但没有动作,不想跟他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“事出有因,今天上午谈判有些不顺利。另外,和夫人也有些争执,连累了你,看在闫校长的面子上,不要见怪。”虞荣陪着笑脸。

    周轩站在原地,屋门还开着,小风吹着还有些凉飕飕的,鼻子一痒,不由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看,把孩子都给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又拿着衣服往他身上穿,周轩连忙摆手,坚决不穿,只等着姜靓拿着衣服过来,这才跑到了卫生间里,换好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的一堆衣服,陈晓玲气得几乎发飙,这是什么事儿啊!就说女人的直觉更可靠,刚刚证实了,人家周轩就是个难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祸是虞荣惹下的,搞得媳妇、女儿和周轩都不高兴,他拦住周轩,一再道歉,说什么也不让走。

    虞荣有担当敢于承认错误是一方面,周轩真要被气走了,再传到闫平川耳朵里什么话,那就会失去一个有价值的朋友。

    陈晓玲也热情挽留,一再安慰,杀人不过头点地,得饶人处且饶人,周轩还是勉强留了下来,但有一样,明天上午就离开。

    最受打击的是虞江舟,一直冷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江舟,都是误会,闫校长说的话比较理性,意思是咱俩专业不同,缺乏共同语言。”周轩小声解释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,但是怎么就提到了我的年龄?”虞江舟恼羞问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从你的角度考虑的,怕我太年轻,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虞江舟终于露出笑脸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交谈变得融洽起来,虞江舟提到上次嵌背铜鹿镇,正是因为周轩才没有被随手丢弃,虞荣更来了兴致,不住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认识那个嘴巴恶毒的闫校长?”虞江舟还在记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