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65章 脾气都这么大
    天气开始转凉,三件衬衣都是长袖,周轩选择了竖条纹的一件,又套上西裤,还没穿上袜子,就听陈晓玲外面喊:“小轩,腰带和鞋子我给你放门口了,一块换上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陈姨。”周轩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咦,妈,你什么时候给他买了这么多东西啊?”换好衣服,擦着头发过来的虞江舟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年轻时候的。”虞荣没好气插嘴。

    切,虞江舟才不信,倒了一杯温水打开了电视。

    门打开,周轩从里面走出来,一家三口看了一眼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胸前袖口刺绣金玫瑰竖条纹衬衣,金色拉丝扣腰带,弹力修身小脚西装裤,手工商务皮鞋,原来只觉得周轩长得帅,这么一打扮,连虞荣都多看了两眼,亚洲区,应该就是这个形象。

    虞江舟揉揉鼻子,漫不经心的问:“爸,你年轻的时候腰带就有字母流行元素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何止,还有英伦走秀款皮鞋呢!”虞荣无奈一笑,越发觉得周轩这人心机深,这衣服一看就是新的,怎么还真就装迷糊穿上了。

    老实人不办老实事儿,最可恶。

    “小轩,快坐吧,喝杯热茶。啧啧,真帅气,要是时光倒退三十年哪……”

    咳咳,虞荣不满的打断妻子的玩笑,跟小辈不要什么都乱说。等周轩坐下,虞荣翘着二郎腿,问道:“周轩,你现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在上学,大四了。”周轩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学费听说不便宜,加上生活费,对于家庭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吧?”虞荣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所以假期和闲暇时间,我都自己赚钱。”

    哦?虞荣有了些兴致,放下翘起的二郎腿,问:“都在给什么人工作啊?”

    “是我叔叔的一个起名馆,他平时不在,我有时间就开门营业!”

    起名馆?

    这点虞荣和陈晓玲都没想到,虞荣瞪了妻子一眼,虞江舟不怕乱的说:“不只是起名,还看相看风水呢。远近闻名的神算子,哦,店里还有小混混打手,我上次差点被讹诈。”

    “是误会吧?”陈晓玲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得问周轩。”虞江舟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误会,是我那个朋友起了贪心,事后我已经批评他了。”周轩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和你那朋友还有来往吗?”虞荣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他在我另一个朋友那里打工。”周轩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哼,交友不慎,错了还不知道远离,依然和他走动,说明你也没什么辨别心。”虞荣刚刚对周轩建立起来的好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最为难过的是陈晓玲,这么看好周轩,三言两语就露了底。

    “学校管理者的失职,在校生在外面公然搞封建迷信,就没有人提醒你吗?”虞荣不客气问,恨不得当场把周轩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“起名馆如果不合法,就不会让开了。普通人家的孩子,生来无寸缕裹身,只能夹缝中求生存。”周轩听出对方的意思来,倔强的反驳。

    “我年轻时候为了养家糊口,去卸沙车,搬砖头,还做过年纪最大的推销员,却从来没搞过这些骗人的东西。现在我可以自豪的告诉女儿从前的经历,江湖术士能做到吗?”虞荣鄙夷道。

    “得看什么样的术士。江湖骗子做不到,但诸葛亮、管辂的后人却是争着认祖宗。”周轩毫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诸葛亮二十八岁辅助刘备登基,管辂也是年少出名,请问,你现在有什么成就?”虞荣冷冷问。

    “姜子牙八十岁江边垂钓,晋文公流亡二十年,以耳顺之年即位,越王勾践十年卧薪尝胆,三千兵甲可吞吴。有志不在年少,也不在年高。”周轩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大器晚成的毕竟是少数,自古英雄出少年,更有民间说法,三岁看到老,人可是越来越糊涂。”虞荣冷笑。

    周轩点点头,哼道:“以虞先生这个理论,你现在就该解甲归田让贤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虞荣勃然大怒,手中茶杯使劲放在茶几上,溅出多半杯水,脸上肌肉猛抽几下,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我怎能与先贤相提并论?倒是你,为自己不作为找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虞先生都自认不是贤者,为何又要求别人都成为贤者呢?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!走,我家不欢迎你,快走!”虞荣恼羞成怒,立刻下了逐客令,周轩起身就往外走,一点不含糊,“走就走,早就待够了!”

    “把我的衣服留下!”

    “当我稀罕!”

    周轩来了倔脾气,动手就脱,衬衣、裤子、袜子全部扔地上,腰带鞋子丢一旁,可是裤衩是最后遮羞布,一下子为难了。

    周轩下定决心,不管他怎么嘲讽都不会脱,大不了以后还裤衩钱。

    小轩!陈晓玲惊呆了,不由捂住了嘴巴,虞江舟也愣住了,眼神却不老实的上下游走,分明就是在说,身材不错啊。

    “荣哥,你这是干什么。小轩,来,知道你身材好,也得把衣服穿上。”陈晓玲弯腰捡起衬衣就往他身上披。

    周轩却推开,“陈姨,麻烦你把我那些湿衣服拿过来,还有把大门修好,否则我宁愿翻墙被电死!”

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你俩这是干什么啊。爸,你有点过分了,这次很莫名其妙。”虞江舟也有些没主意了,没想到两人脾气都这么大,互相压着火,到底还是爆发了。

    周轩的倔强让虞荣也有些意外,隐隐有些后悔,但这一切都得怪妻子,如果不是她一直暗示女婿人选,虞荣也不会这么排斥周轩。如果作为普通朋友,倒是可以探讨些商业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江舟,定金一分钱不少的也会还给你。现在,我只想要回自己的东西。”周轩再次索要衣服。

    妈!

    虞江舟急的跺脚,都是妈妈惹的祸。

    哦,陈晓玲拿起对讲机,不一会儿刘叔颠颠跑进来,又见陈晓玲冲自己使眼色,知道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但是男主人虞荣脸色阴沉要下大暴雨,刘叔简直要为难死,说了一句,衣服找不到了,可能被当抹布,然后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衣服再低档,得多有钱的人家才会拿来当抹布用?周轩呲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刘,没这么办事儿的。”陈晓玲埋怨一句,“荣哥,不是我说你,一把年纪了,怎么还跟孩子置气。你是不是当董事会主席当惯了,只听得进去好话,就听不进反面意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