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64章 不会游泳
    不知喝了多少水,周轩感觉头都要炸了,但却离虞江舟越来越远。周轩遥遥伸出手,想要去抓住她,却突然发现虞江舟睁开了眼睛,还冲自己笑了。

    骗子,就知道你是个骗子。

    周轩内心的凄凉无法用语言描述,为了两万块,今天要葬身泳池了。一条美人鱼朝着自己游来,然后伸开双臂托住了他,周轩只觉身体升起,终于浮出水面,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轩,好端端的你跳水里干嘛?”虞江舟呵呵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你,你,咳咳咳!”周轩说不出话来,胸腔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游泳?”虞江舟又问。

    那一刻周轩真想打她一巴掌,或者推开她,但是,手脚根本使不上力气,头脑昏沉,虞江舟撒手不管的话,会再死一次。

    虞江舟公主抱,周轩就这么被她推到扶梯旁,转身又回到水里,她明明眼里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最毒不过妇人心!

    周轩爬上泳池边,沮丧的坐在地上,水流很快在身下聚集一滩,日头不足了,冷得有种初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品质真好,自己不会游泳还去救舟儿。”趴在二楼没挪地方的陈晓玲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虞荣被她吵得没睡着午觉,翻身坐起来,“舟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装死。”

    “舟儿没那么无聊。”虞荣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见的,扒着排水口沉到池底。荣哥,咱们女儿从小就乖巧,什么时候搞过恶作剧?我越看越有戏。”陈晓玲笑道。

    “搞个恶作剧不代表什么,年轻人谁不贪玩儿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,舟儿自己都没有察觉,她想要吸引周轩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算是舟儿跟这个周轩很聊得来,但是以他目前的资历,最多是朋友,谈婚论嫁想都别想。晓玲,我是认真的,你如果敢胡来,我宁肯将所有股份都给你,让大半辈子打造的兴凯集团从此衰退,我也不会让女儿去嫁个普通人!”

    虞荣恼了,甚至还找纸笔,要把刚才的话落实下来去公证。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,好了,我要给周轩送衣服去了。再晚一步,这小子得闹着要离开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故意扭动腰肢,从衣橱里翻出个袋子,蹬蹬蹬下楼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周轩,内心已经由凄凉变悲愤,等身上不再滴水了,毅然站起身,坚定的要离开这个令人不痛快的地方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大门紧锁,旁边有些按钮,周轩摆弄两下也没见门打开,正不知该怎么出去,陈晓玲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陈姨,还请打开大门,我想回去了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身上衣服都是湿的,怎么走?客厅里有两件你虞叔叔年轻时候的衣服,我看你能穿,走,换了去。”陈晓玲上前拉住周轩。

    “谢谢陈姨了,天气热,一会儿就干。”

    “姜小姐不是还没回来吗?总得等她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等她。”周轩倔强道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那好吧,咦,这大门怎么打不开?老刘,老刘!”陈晓玲装模作样喊了几声,管家刘叔跑出来,陈晓玲不高兴的问:“老刘,大门还没修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老刘一愣,连忙说道:“是我工作失职,一会儿就找人检修。”

    还是像演戏,周轩决定不再上当,客气道:“陈姨,我游泳不在行,爬树还行,一会儿翻墙离开,您别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啊?陈晓玲惊得张大嘴巴,还是刘叔反应快:“年轻人,那可不行,上面全是电网,翻墙过去会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电的危险性,周轩很清楚,一时沉默了,陈晓玲摆摆手让刘叔退下,诚恳的说道:“小轩啊,说实话,阿姨挺喜欢你的。他爷俩忙,平时家里就我自己,我又没什么娱乐活动,家再大,也是死气沉沉的。有时我闷了,就跟自己说话,唉,连我都觉得像是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陈晓玲眼圈红了,声音几度哽咽,周轩心又软了,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就算是为了这位和蔼的阿姨吧,再呆俩小时。

    但是二楼窗帘后,一个男人正在生闷气,他看见妻子躲在周轩后面冲他摆代表胜利的剪刀手!

    女儿回国后,妻子为了她的婚事操碎了心,但不能盲目选择。虞荣的要求是,可以家境普通但不能没有上进心,不能没有才华,更为重要的是,将来女儿和女婿需要并肩作战,接过兴凯集团的重担,必须要有敏锐的商业头脑。

    从无到有,白手起家,虞荣靠着两膀子力气和坚韧的毅力杀出一条血路。令他欣慰的是,女儿才华出众,受到董事会的普遍认可,而女婿的选择,也会对集团产生很大的影响,要么欣欣向荣,要么轰然倒塌,想想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午觉黄了,虞荣想了想,还是下楼,要探探这个年轻人的底细,而且还要在妻女面前,让她们看清周轩的真实水平。

    “小轩,怎么不去换衣服啊?”陈晓玲递过袋子催促。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再晾晾吧。”周轩为难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因为是你虞叔叔的衣服,就不愿意穿是吗?”陈晓玲拉下脸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只要是陈姨拿来的,都能感受到温暖。只是,里外都湿透了,没法换。”

    周轩尽量用含蓄的语言表达,但陈晓玲接下来的话,让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就说没裤衩就行呗。这里都有,看,还有袜子呢,我比比。”

    “贴身之物,不好用别人的吧,太过冒犯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虞叔叔年轻时候的,早就不穿了!”陈晓玲催促,“去吧,换上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周轩进客房换衣服去了,虞荣黑着脸下楼,不满道:“我年轻时候有那么多衣服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操心家里的事儿,有没有怎么知道?”陈晓玲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“起码我记得没有裤衩,哪条上面没有洞,当抹布都不够档次。”虞荣气哼哼道。

    “嘻嘻,有洞不只是穿的旧,还可能是功能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没正经的,女儿来了!”虞荣连忙小声提醒,来到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再说周轩,从袋子里把衣服倒出来,居然是三套衬衣,两条裤子,裤衩袜子都有。每件上面都有价签,全新的。

    真有钱,这么多穿不着的新衣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