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59章 找到了共同点
    你想干嘛?

    虞江舟坐起身,还把手伸进枕头底下,周轩确定,那里面一定有防狼神器,他在杂质上了解过,杀伤力很大,连忙往后退。

    “虞小姐,我看你不动,怕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解释好苍白,少动坏心思,这个屋里我设置了不下五个机关,只要你敢靠近,保证下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拉过被子,又直直的躺着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周轩心有余悸,多操的闲心,刚才那水杯一定有丝线牵连,周轩这边一动,便会掉下来发出动静。

    既然这么防范,何必要跟我睡一个房间,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刚闭上眼睛不久,觉得鼻头发痒,周轩睁开眼睛,看到一张放大的女人脸,发丝垂落下来,立刻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虞小姐!”

    “床单都皱巴成这样了,你就睡得着?”虞江舟指指周轩身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什么。”周轩哼声道。

    “起来弄平,我看见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弄平我闭不上眼睛,快起来!”虞江舟伸巴掌就打,周轩气坏了,这女人什么毛病,“你再这么无理取闹,我宁愿去姜靓房间,或者睡在走廊上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弄平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几次冒犯我的尊严!”

    “两万一。”虞江舟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这套不管用了!”

    “两万二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床单皱碍你什么事儿了?你这人是不是心理有病?”

    “两万五!”虞江舟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快要凌晨一点了,五千铺平床单,没什么不值得的,周轩咬牙将床单扯平,被子叠好放一旁,晚上不盖了,这总行了吧?

    “嘿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。”虞江舟故意摇晃几下脖子,又回到床上挺尸去了。

    真要被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睡意已经完全没有了,天明还要赶路,总要养足精神。于是练习吐呐之法,比纯粹的睡眠还要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周轩听到了异样的动静,虞江舟下床了!

    而且还是蹑手蹑脚的那种,然后是轻轻拉动拉链的声音,周轩心头一沉,立刻提高警惕,如果她敢害自己,那就不用客气!

    竖起耳朵倾听,却发觉虞江舟走到了窗边位置,还轻轻拉了下窗帘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大半夜梦游要跳楼?

    死就死吧,又不是自己把她推下去的。但转念又不忍了,来时虞江舟提到过,她是家里独女,当成了男孩一般看待,对方父母要是不肯罢休,还是很麻烦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有硬物触碰玻璃的声音,周轩再也沉不住气了,急忙睁开眼睛,却看到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。

    虞江舟趴在窗前,薄透的睡衣挡不住玲珑的曲线,尤其这个方向看去,饱满,挺翘,更显无比诱惑,周轩暗中掐了自己一把,半晌才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嘿嘿。

    周轩汗毛直竖,是笑声,虞江舟居然会笑。到底什么吸引了她?周轩心下好奇,运足气力,轻手轻脚的来到她身后。

    只见虞江舟手里拿着个细长的圆筒状物体,眯着一只眼睛看向对面,看得乐呵时,香舌舔弄嘴唇,轻笑声就是这么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周轩所在房间在十二层,对面有些高高低低的楼房。

    顺着虞江舟看去的方向,是一家亮着灯开着窗的住户,好像还有人影晃动。

    哈哈,虞江舟又笑出了声,连忙收敛,这么大的疏漏,也不过是停下来感受下屋内的动静,没发现异常,又聚精会神的看下去。

    什么这么好看?

    虞江舟手里拿着的东西叫做高倍望远镜,能看清百米外的事物,她正看得来劲,突然发现镜头有些模糊,连忙调试焦距,终于清晰了,但场景却换了,是个球,确切说很像是有血丝的眼球。

    疑惑的拿开望远镜,虞江舟赫然发现周轩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前面,吓得尖叫一声,捂着胸口嚷嚷: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问你大半夜不睡觉,跑这里干什么?”周轩质问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,看景。”虞江舟有些慌了,想要把望远镜收回去,却被周轩给抢走,“我倒要看看,你究竟在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虞江舟跳起来够不着,急的直打周轩胸膛,“看就看吧,别给我弄坏了,外国货,经常用呢!”

    学着虞江舟的样子,周轩也眯起一只眼睛,什么都看不到。耳边有嘻嘻笑声,一只小手替他调整方向,周轩看清了,亮灯开窗的那家有一对不穿衣服激烈碰撞的鸳鸯!

    腾地一下,周轩脸红了,连忙挪开望远镜,好半天才瓮声道:“非礼勿视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疑惑的是他们,故意这么做。”虞江舟哼声道,看透世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样的人,你看到也该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太逗了。这种事儿可不稀罕,你以为是疏忽忘了关灯拉窗帘?其实心理都有病,叫做暴露癖,在这样的环境下寻求刺激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你这样的人,也没有这种病了。”周轩将望远镜塞虞江舟手里,她却拉住周轩,暗示那边还有好风景。

    “不看!”

    “那就后悔去吧。”

    鬼使神差,周轩又眯起眼睛,这次看清了,一个男的正在抽打自己的脸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嘿嘿,周轩忍不住也笑了,嘿嘿,好玩儿吧?虞江舟一只胳膊搭在他肩头,左右上下指挥,周轩感慨不已,这都快凌晨一点了,还有这么多活跃的人类。

    “有个老先生冲了快半小时的澡了。”周轩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快让我看看!”虞江舟兴奋地夺过望远镜,“过度清洁,又是个心理有毛病的。哈哈,那个孩子睡醒了,在吃自己脚趾头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!”周轩也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看够!”

    两个头碰在一起,两张脸也贴在一起,各眯着半只眼睛观看夜幕下的景色,压抑的偷笑变成肆无忌惮的大笑,头一次,两人找到共同乐趣。

    “这个点儿不好,十一点才是最佳时间。”

    没戏了,虞江舟遗憾的收起望远镜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没事儿都这样吗?”周轩试探问。

    “别这种口气说话,每个人都存在心理阴影,只要是发泄方式不损害他人利益就行。睡觉,困了!”

    虞江舟倒在床上,很快睡着,周轩却发现她呈现蜷缩姿态,怀里抱着被子一角,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