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54章 都是不用还钱
    做错了什么吗?姜靓说过,现在的年轻人互赠这种礼物很正常,而且大厦里面挑选此物的男士也不少。

    还是不能尽信姜靓的话,周轩上当吃亏好几次,终于要长记性了。怏怏离开,唉,等老师消消火再打听吧!

    再说回到宿舍的裴胜男,想要脱掉内衣还给那臭小子,但对着镜子转身看看,确实比三十块钱的好。

    穿着好的,手里拿着松垮的旧的,狠狠心咬咬牙,算了,还他钱就是。

    “胜男,干嘛呢?”

    难得回来一次的舍友开门进来,女孩子都有虚荣心,听到动静,裴胜男只穿着内衣出来,装着轻松道:“哦,刚洗完澡,真凉快。”

    “文胸不错啊,不会吧,镜中花的?”女舍友羡慕不已,“怎么也得好几百吧?”

    “女人嘛,就要对自己狠一点。”裴胜男越发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啊!女舍友翻看礼品盒里的价签,“两千一套,真的假的啊?”

    两千!嗡,裴胜男脑袋也响了,购物票是骗不了人的,上面记录的清清楚楚,女舍友上来就扯,“让我穿穿过过瘾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内衣哪有混穿啊。对了,你回来干什么,不和男友如胶似漆了?”裴胜男笑问。

    “唉,给你送饭票来了。小王十一要结婚,这是喜帖。”女舍友将红通通的请帖放在桌子上,和裴胜男都愁坏了。

    裴胜男原本是临海大学体育系的毕业生,因为英语成绩极为突出,幸运留校,但属于聘任制,开始身份是辅导员。

    现在是代课教师,连讲师都没资格评选,更不要说是副高、教授等等,需得多熬些年头或者具备硕士学位才能转正。

    裴胜男家境一般,所以毕业那年放弃了考研,打算先工作几年攒点钱再报考本校研究生,尽量争取公费,同时还能兼顾上课挣工资。

    计划不如变化大,一张饭票最低都要二百,学校老师人数又多,这已经是本月第五张了,三千多工资哪里禁得住这种消费。

    “唉,不结婚生孩子,没法回本啊。”女舍友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如你呢,起码你还有男朋友一起赚钱。”裴胜男叹口气也蔫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贤惠,不舍得花钱。瞧你一套内衣两千块,将来谁养得起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!”

    女舍友嘻嘻哈哈走了,裴胜男却开始头疼,再数数手头剩的钱,要还给周轩连饭都要吃不上了。

    用了快半个小时,裴胜男终于想通了,首先这是别人送的礼物,管他是何居心,都是自愿送的,收下,不用还钱。

    另外,自己给他补课,确实付出了心血。时间就是金钱,周轩这么回报,没毛病,不用还钱。

    再者说,给周轩钱他也不会收,撕扯一通很俗气的,还是不用还钱。

    哈哈,裴胜男终于又开心起来,理由太充分了。再看看那个内裤,确实稀薄破洞了,扔!

    穿着两千的内衣,裴胜男自信爆棚,哼着小曲,此刻周轩还在深思中,不明白老师为何扔砖头,直到姜靓的电话到了,说是在校门口等他一起回起名馆。

    闫校长对自己不薄,还在等答复,周轩暂时把这些烦恼搁置脑后,回去后好好写字,交出一份漂亮作业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评选不上,开会时也不至于让校长丢脸,这是最低要求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可真牛,给咱们临海大学题名!”姜靓激动的舌头都不会打弯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选择方案之一,还需要开会讨论,骑车看着点路。”周轩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有报酬吗?”姜靓又问。

    “写几个字而已,要什么报酬。学校就是另外一个家,作为家庭一员,这是义务。”

    “嘿,觉悟可真高。不过,我听说学校一搞这些工程,就会哗哗的花钱,适当提出点要求也没什么。再不,留校也行啊。呀,轩哥,会不会真的能留校,那样就不用找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姜靓一路大呼小叫,比周轩表现得还兴奋。

    本来想去吃火锅,姜靓却主动放弃了,太耽误正事儿,要了两个肉夹馍,就着白开水吃完。

    宣纸铺好,墨汁毛笔准备完毕。

    “轩哥,写吧!”

    “也得酝酿下情绪,上来就写,效果不会太好。”周轩摆手。

    “万一傻病好了,又是原来的狗爬怎么办?我相信你,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周轩提笔便写,先是校名,然后校训,姜靓极力赞美,这书法,无敌了。但是周轩却总觉得不好。

    单个还行,缺少整体感,连续写了几遍,心不平,拿着笔的手也不稳,总有差强人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觉得挺好了,拿给校长看看去,说不定通过了呢。”姜靓撺掇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可不能凑合,专家看到笑话,丢校长的脸面,也丢临大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周轩将纸揉搓成团,扔到一旁垃圾桶里,姜靓却偷偷捡起来收好,幻想着以后拿出去卖给识货的。

    下午又来了三个客人,接待时间比较长,等到清静下来,已经是傍晚了。

    “轩哥,再写遍试试。嘿嘿,不是我催你,是怕校长等不及,几个字这么费劲,找了别人就不好了。”姜靓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在是进入不了状态。”

    周轩放下毛笔,来到沙发躺下,还有些倦意。突然想起上次还不认识闫校长,他来店里的情况,猛地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靓妹,你帮我买几瓶啤酒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快去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姜靓磨磨蹭蹭走出去,嘴里还嘟囔:“喝醉了更写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接连打开三罐,周轩皱皱眉头,咕咚咚喝起来,第一罐下肚,脸红,第二罐下肚,血涌,第三罐,英姿勃发!

    “哈哈哈,靓妹,笔墨伺候!”周轩大笑,伸展双臂在室内边唱边跳起来,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

    “可怜,被几个字逼疯了。”姜靓表示同情,还是把纸铺好。

    行笔流畅,却又是钢筋铁骨,力与美的完美结合。一口气写完,周轩又是一阵大笑,很满意。

    在姜靓眼中,这些字跟扔掉的没有区别,但可以确信的一点,周轩醉了。

    姜靓往下拉拉上衣,厚脸皮凑过去,“嘿嘿,轩哥,我扶你上楼睡觉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不困,还要唱歌,舞剑!”周轩嚷嚷。

    “好,上去我陪你一起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会,回去吧!”

    周轩一只大巴掌挡在姜靓脸上,就这么推着把她推到门口,砰的把门带上,甩着胳膊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行车,我的自行车!”姜靓使劲拍门,没反应,“傻子!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