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50章 还有话必须说
    “我可以什么都不说,但总觉得对不起校长对我的照顾……”

    闫平川看着和蔼,毕竟官职相当于三国县令,说变脸也快,皱眉摆手道:“废话少说,收好校训纸条,回去反复书写,一定要拿出最好状态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请校长放心,但是关于校门我还有话说,说完就走。”周轩倔脾气又犯了,气得闫平川背着手走得更快了,“咱们学校的北面,相隔二十里就是大海,街道南北向,会有海风沿着街道入侵,而我们的楼房大多都是东西向,有道是,开门迎风为煞,冬季表现尤其突出,只怕会增加不菲的取暖费用。”

    闫平川本想发火,周轩这么说,不禁一愣,恍然间觉得,这些话不无道理。学校太大人太多,看似一项很小的支出,累积起来,就是个庞大的数目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个大门,怎么就涉及到海风入侵了?”闫平川回头问。

    “闫校长,风虽无形,却有聚有散,无孔不入。学校的围墙谈不到太高,却能够阻挡化解风势,而大门一建,这些孔洞,反而会让风聚合流,形成通道,较之以往,更为凶猛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大门一旦建成,如果出现问题,推翻重来,可就不好听了。

    闫平川半晌没说话,周轩也觉得自讨没趣,起身道:“闫校长,如果没有其他事情,我先回去了,字我一定好好写,明天给您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我们再看看设计图。”闫平川示意周轩坐下,拿着设计图,铺在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闫平川指着图纸道:“按照你的风水理论,我们的大门,正冲着一条主街,不是也有风聚合流的担忧吗?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出口不凡!”周轩先是中肯的赞叹,又认真说:“我们这个城市,秋风不大,这是其一,民宅不可对着街道,为冲煞不吉,会横生灾祸。而衙门口却大多冲着街道,却有另一层含义,视为聚财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门没有问题,临海大学怎么一直经营的不好?”闫平川再次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是原先大门的问题,相风水的理论之一,叫做环抱有情,反背无情,大门的弧度朝外,看似造型特殊,却有消耗的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大门也是朝外的。”闫平川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有参照,我理解反了,应该稍稍向内,呈现环抱状。还有,柱子的高度我不清楚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上面有标尺,最高处二十米,低处十二米,横梁间隙十米。”闫平川道。

    周轩仔细看了看,果然有很小的数字标注,刚才只是扫了一眼,并没有细看。

    “恕我直言,建筑看似宏伟,数字构成却没一处有道理,三、八、九为风水之数,其中以八为首,九为极数,以此倍增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该用哪些数字?”闫平川又问。

    “最低八米,增三,牌楼最高十一米,石柱间隙九米。”周轩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显得不够气派?”

    “闫校长,你是注重文化,莫不如在柱间的围墙上,多些设计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围墙上下功夫?这样既美观有内涵,或许还能引起轰动,提高知名度。闫平川又沉默了片刻,这才说道:“周轩,你先回去吧,好好写字,我会慎重考虑你的建议,此事不要对外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,请校长放心。”周轩点头道。

    闫平川将周轩送到门口,脸上阴晴不定,周轩的话让他动心了,但如何推翻之前的说法,重新说服众人,还需要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已经快下课了,周轩拿出手机,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,还有短信,班主任的电话有三个,连忙拨过去,刘玉芬上来就焦急的问,“周轩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嗯,闫校长听说我在课堂上表现突出,问了问情况,喝了几杯茶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真的?听周轩口气怎么也不像挨训的样子,刘玉芬这才放心,“没事儿就好,以后别再惹麻烦了。对了,如果白芮再来找你麻烦,提前告诉我,我跟美术系的老师打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刘老师。”周轩很受感动。

    还有姜靓的电话,没打通又发了短信,她今天上午没课守在起名馆,说是来了个有钱的女顾客,一直等着周轩,让他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赚钱虽然着急,但周轩还是来到教室门口,正好下课铃响起,老教授夹着书从里面走了出来,年纪大了,步伐都有些蹒跚。

    上前深深鞠上一躬,周轩诚恳道歉:“教授对不起,今天有事情耽搁了,没跟您请假,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。”

    老教授愣了愣,眼中泛出泪花,连忙扶起周轩,慈爱道:“傻孩子,能有这份心就好,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,没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是校长找我。”周轩如实道。

    哦!老教授赞许点头,“好好努力,周轩啊,有前途,千万把握住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目送老教授离去,周轩这才火速跑出去,跳上自行车飞也似的往取名馆赶去。

    因为上课补课的缘故,生意大不如从前,只是靠着小范围的传播,每个月有几千收入。听起来是不少,那是建立在没有房租的基础上,等年底交租金,就知道赚得少了。

    一身大汗的回到取名馆,姜靓就在门口伸长脖子等,见到周轩连忙迎上来,埋怨道:“轩哥,怎么这么慢啊,幸亏有我坐镇,要不客人早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来了嘛,推车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走进屋里,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就坐在他的椅子上摆弄手机,爆炸头,红绸上衣,脸上化成了戏子,鲜红的嘴唇像是要滴出血来,耳边两条长达肩膀的耳坠,其中一条勾住了上衣丝线。

    “姐,周师父来了。”姜靓亲热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哦,女人没动,还在玩手机,等周轩洗完脸才放下,自言自语:“老娘这关玩了三天了,终于过去了。哼,就没有我过不去的坎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?”周轩微微皱眉,哪有坐在主人位置上的客人,不懂规矩,姜靓做事也没原则,再想赚钱也不能不守底线。

    “瞎了你的狗眼,看老娘哪里像是小姐了?”女人站起来就骂,下身到大腿根的小皮裙,脚下十公分高的红色高跟鞋。

    真丝配皮裙,再来一双新娘鞋,绝搭啊!

    周轩从她后面绕过去,坐在座位上,屁股下方很热,似乎还有些难闻的气味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大姐,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?我很老吗?”女人又开始挑毛病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