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46章 课堂作弊了
    翟刚特有表现欲,一手馒头大口吃着,另一只手不停夹肉,居然还不影响说话。

    原来,以前的那个周轩喜欢搞恶作剧,爱捉弄人。班主任开始对这个帅哥还是很有好感的,有什么露脸的机会都会把他放在考虑范围以内,自从那次恶搞之后就翻脸了。

    课间周轩装作问问题,班主任顺势在他旁边凳子上坐下来耐心讲解,却不知道凳子上被抹了红颜料,偏偏还是白裤子,令人遐想翩翩。

    悲催的是,那天刘玉芬从早到晚都有课,一直留在学校,也没人提醒她出丑,笑话闹得很大。

    回家后,刘玉芬才发现裤子脏了,恼羞成怒,难怪每堂课大家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。冷静下来仔细回忆,锁定周轩这个班级,最终目标落在这小子身上。

    就说他假模假样问问题不正常,原来揣着花心思。第二天,刘玉芬找到周轩,上来就是一通胡卷乱骂,但周轩一脸无辜样,死活不承认,总说自己是冤枉的。

    刘玉芬吃了个哑巴亏,却又拿不出证据,但从那以后就看周轩不顺眼了,隔三差五找他的茬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件事儿,没想到真是周轩干的。”陈涛嘿嘿笑:“胆真大,给我仨我都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的事情,不能乱说话。”周轩摆摆手,不管是谁,但真的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我敢赌十块钱,绝对是周轩!”翟刚还真就掏出十块钱来,皱巴巴的,看着周轩淡定的神情又不确定了,嘿嘿笑着将手又缩回去。

    周轩吃不下去饭了,现在的学生还真是不像话,公然挑衅教师的尊严,放在古代会被吊打的。

    和裴胜男之间清白,却弄出不清白来,再说刘玉芬也没裴胜男性格豁达,心胸狭隘,又死板固执,说服她不容易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周轩想给姜靓打个电话咨询下,但回头一想,上次那两套方案糟烂透了,还不如自己想。

    看周轩唉声叹气的,两位同学好心安慰,去了最多挨骂,人在江湖混,就得脸皮厚。刘玉芬骂累了就给她倒水,大不了揉揉肩,捶捶腿。

    长这么俊,不利用特长就白费了。

    怎么听都是馊主意,水平比姜靓强不到哪里去,周轩选择走一步看一步,尽量靠自己。

    “吃啊周轩,还剩这么多呢。”陈涛热情张罗。

    “饱了。”周轩摆摆手,本来还挺有胃口,一听和刘玉芬的过节,一口也吃不下,很郁闷。

    “浪费可耻。”

    翟刚立刻把周轩的那份红烧肉,扒拉一多半儿到自己餐盘里,不忘给请客的陈涛夹两块,两个人都像是第一次吃肉。周轩笑着搂着两个同学的肩膀:“下次我请大家吃火锅,不限量,放开了吃!”

    “翟刚,你作证。”陈涛立刻嚷嚷。

    “说话不算是王八!”翟刚强调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周轩笑了,比起见面行礼的古代同窗,还是现在的同学更让人觉得轻松快乐。

    不想去也必须去,周轩打听清楚班主任的具体位置,硬着头皮来到历史教师的办公楼。非常不巧,又遇到那名调侃他和裴胜男的女老师,她不是英语系的吗,怎么整天串门子。

    “周轩,裴老师打球去了。”女老师一脸坏笑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班主任刘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年纪可不小。”女老师话中大有深意,笑嘻嘻抱着教案走了。

    什么老师啊,凡事都往歪处想,周轩暗自嘟囔了一句,看她年纪也不大,可能也习惯跟学生们调侃吧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进来!

    推开了门,里面只有两张桌子,很宽敞,班主任好像是待遇更高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周轩,刘玉芬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裙子,让这小子给气得落下了疑神疑鬼的毛病。

    “刘老师,之前对你不敬,还请原谅。”周轩上来就鞠躬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做错什么,现在的学生,实在太个性了。”刘玉芬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关于弄脏衣服的事情,周轩是绝不会承认的,这个躯壳已经换了主人,再说了,班主任也没有真凭实据。

    “您找我过来,有什么安排?”周轩问,如果班主任说不出什么来,那就赶紧说声Bye,一切大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带着隐形耳机,好啊,作弊都到了课堂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老师在说什么?”周轩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是天才吗?能把一个年份的事情,记得这么清楚,是不是有人在外面告诉你的?”刘玉芬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找别扭确实是一方面,班主任也不会无聊到整天盯着一个学生不放。周轩哪门专业课都学的马马虎虎,今天的表现也太突出了,让人不得不生疑。

    “刘老师,我想你误会了,关于三国这段历史,我掌握的很清楚。如果你不信,可以再问其它的年份。”

    周轩来气了,冤枉人,将两个耳朵都抠了证明,刘玉芬也不看。伸手又要脱衣服证明没带什么设备,想想还是算了,那个女老师神出鬼没,被她看见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跟你斗嘴,周轩,尽管上了大学等于一只脚踏向社会,但也不能脱离学业。否则,毕业证拿到了也是废纸一张,没有真才实学,也是白来。”刘玉芬道。

    刘玉芬教龄长,教训学生方面很有一套,说话水平也较高,坐在转椅上教育了一个小时都没有结束语的迹象。

    周轩一直站着,杯子里的水空了就给她添上,可刘玉芬说起来没完没了,周轩实在忍不住了,突然插嘴道:“刘老师,你的教育我都接受,将来一并改正。但如果是为了女儿的事情烦心,我不是最佳发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听我的隐私?”刘玉芬的声音都变了调。

    “你的面相上写着呢,左眉梢分叉,子女宫隐晦,母女分离之相。而且,颧骨圆凸,个性激烈,夫妻应该是长年不和吧!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居然搞迷信。”刘玉芬手足无措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搓了搓脸,又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孩子走得再远,血脉相连,不会失去的,早晚会回来。另外,你的眉头添出喜气,想必又有了意中人,哦,年纪比你大不少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刘玉芬彻底呆住了,去年跟丈夫感情不和离婚,丈夫搜集她的证据,控诉她有家庭暴力,带走了十岁的女儿,去了另一座城市,躲着不让见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