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37章 两套方案
    “对,对。轩哥,我这身子骨,风大点儿就能吹跑,体力活干不了。本来也不好意思来麻烦轩哥,但是除了三哥那里的活我还做得来,其余的真不行。”看周轩不说话,红毛又可怜巴巴的抹眼泪:“不瞒哥哥说,这几天我找不到活儿,饿的实在是受不了,就想到一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抢劫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得抢得过才算。”红毛叹息道:“我就寻思收废品挺来钱,当天收当天变现,咱也不怕舍脸拉皮的对不?可是谁知道,这玩意儿,还有划片呢,去了就受排挤。小区里收不了废品,那我就勇敢的捡垃圾桶塑料瓶,唉,去了才知道,那叫一个干净啊,一个瓶子也捡不到!”

    红毛把自己说感动了,眼泪流得更多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周轩恨铁不成钢,拿起书不看他。

    红毛是真能缠人,怎么给脸色都不看,哥哥长哥哥短,几乎要把人烦死。

    还是老理由,红毛惹麻烦在先,带来好运气在后。如果不是因为他,虞江舟也不会拿一万块钱来。

    有些收获会以另外一种形式赐予,周轩想了想,皱眉道:“好了,哭哭啼啼什么样子。这样吧,我给三哥打声招呼,还是让你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轩哥,多谢!”红毛泪流满面的一再鞠躬,手掌直直放在身体两侧。

    “这样很晦气,走吧!”周轩皱眉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轩哥,真好几天没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去啊!”

    “没钱,轩哥,能不能先借点儿?”

    红毛竖起一个巴掌,五钱?门儿都没有!“有时我一天都赚不了五百,你跟三哥也这么厚脸皮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看着轩哥亲,能张得了口嘛。五十就行,要不二十,实在不行五块,只能伸脖干吃包子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姜靓有志气,她只会坐地涨价,从不贱卖。周轩烦透了,掏出二百块钱:“先吃顿饱饭去吧!”

    “我爹死了后,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!”红毛立刻破涕为笑,伸手过来,周轩却把钱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养成好吃懒做的习惯,先把屋子打扫干净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干净啊,放心吧,您老人家的新坐骑我都会擦干净!”红毛提提裤腰带,低头自嘲,真瘦了。

    没文化有时也很可爱,周轩笑了笑,又正色提醒:“以后千万注意,再有下次,就算我替你求情,三哥都不一定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红毛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说完,红毛便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,这小子粗中有细,先洒水后打扫,不会有扬尘,效率还挺高。擦玻璃也有一套,湿抹布看似胡乱抹几下,可用橡皮条一刮,效果神奇得很,空若无物。

    周轩在心里给他点个赞,叫过来把钱塞给他,继续看书,心想着等他干完,中午一起吃个午饭也没什么的。

    半路杀回来个姜靓,一看到红毛在这里就生气了,看到他在打扫卫生更生气,折叠车往边上一放,上来就打。

    “姐姐,打我干什么啊?”红毛嗷嗷叫。

    “让你抢我活!”姜靓一边怒骂一边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干了还不行?”红毛狡黠一笑,说了声拜拜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周轩叹了口气,姜靓问都没问清楚就打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不是今天有课嘛,这么快就找了新下手了。”姜靓有些急了,红着眼圈问。

    “有人替你干活不好吗?”周轩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!他要是干了,我干什么啊,轩哥,红毛可没我靠谱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担心抢饭碗,周轩摆摆手,让姜靓坐下,把事情叙述一遍,强调红毛不是重点,而是英语课。

    完全听不懂,装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怕的,她给我们班上课的时候从来不让英语表述。主要是你以前太突出了,等过一段,大家发现你的平庸,就没事儿了。”姜靓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她让我明天下午去办公室找她。”周轩挠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呗,不提这茬,跟她胡咧咧就行。要是逼问急了,你就这么说,哦,我在本国还非得说鸟语啊,谁规定的?爱不爱国了?一个不爱国大帽子,扣死她!”姜靓猛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她还想看看我怎么泡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泡呗,一个未娶一个未嫁,你又不亏,等等,她真这么说?”姜靓猛地一拍桌子,眼珠子差点没弹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,全班同学可以作证。当然这事儿有起因,有同学起哄,说我假期只是在泡妞。”周轩懊恼道。

    哦?姜靓眼睛发光,想到了自己,“这个谣言可以有。但是,轩哥,你真的什么单词都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上次被打坏了脑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周轩提醒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也是英语奇才,现学现用,打个招呼后再跟她道歉,找机会就溜。咱们这又不是外语学院,没几个老师要求这么严的。”

    周轩心里打了一百个问号,姜靓学业水平很差,还教自己?姜靓却是自信满满,连写带画的居然还提出两道方案。

    第一个不行,就按第二个来,还是那句话,咱不是外国语学院的,学不好英语怕什么,一定要底气足!

    别无他法,周轩只能接受姜靓的建议,两人又在餐桌上嘀嘀咕咕商量了好半天,最终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记住啊轩哥,我将来又不进外企或者去各国大使馆,学不好英语是人之常情,本分!有没有感觉腰杆硬了?”姜靓一遍遍叮嘱,不用怕老师,我不学,我骄傲!“会了吗,你说一遍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读书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言简意赅,不错。”

    下午如约来了个取名的客人,给了二百块,欢欢喜喜离开,临走时还说会推荐朋友来。剩余时间,周轩便把精力放在英语之上,死记硬背。

    那本厚厚的字典派上用场,但姜靓这个老师水平实在不敢恭维,最严重的时候五个字母写错俩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是三四节的课,满脑子都是英语老师的周轩,课堂面对的却是昨天那名中年妇女,居然也是老师之一。

    历史专业课周轩听得津津有味,边写边备注,全班最为认真的一个,却发现老师与他目光对视之时就瞪一眼,好像有仇似的。

    “周轩,下午跟胜男姐有约,真让人羡慕啊。”课间同学取笑道。

    裴胜男,原来是英语老师的名字。周轩笑道:“那就一起去,让老师指点下功课。”

    同学头摇的拨浪鼓似的,坚决不去,不是所有人都对外语感兴趣。

    下课铃过后,同学们有的伸懒腰,有的嚷嚷肚子饿,中年妇女老师站在讲台上清清嗓子,准备交代些事情,却发现有人急匆匆离开了教室。

    还是周轩!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