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全才相师 > 第031章 有人盯梢
    看风水是相师的一项重要功课,在古代,周轩跟随师父,走过很多地方,很精通此道。但是,来到现代的他,虽然打出了看风水的牌子,心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城市里都是高楼大厦,一栋楼上会生活着很多人,看剪刀路、回龙路、风向流转等方法,未必能用得上。

    实践出真知,周轩当然要珍惜这次看风水的机会,象征性的将罗盘放进包里,带着姜靓一道,跟着秃顶男人走了出去,锁好了起名馆的门。

    秃顶男人也有一辆车,看起来档次不高,哐哐使劲关好几下才把车门关好。但这也比公交强多了,秃顶男人一路开着车,说着听起来很费劲的地方话,穿街走巷,来到一个有些年头的旧小区前。

    小区的附近有一条河,河堤用水泥砌成,里面却没有一滴水,按照周轩之前的风水理论,这当然是不吉利的。

    活学活用,周轩也不执着此事,跟着秃顶男人进了小区,来到五栋二单元。

    爬楼梯来到七楼,秃顶男人先是打开了铁栅栏的外门,又打开了屋门,这一切都显示,他是个生活很谨慎的男人。

    和外面的陈旧相比,屋内却别有一番景象,一百多平的房子,宽敞明亮。铺着白色地砖,收拾的一尘不染,大电视,布艺沙发,水晶吊灯,墙上还有几幅山水画,倒也有些品位。

    秃顶男人张罗着沏茶,周轩则带着姜靓,背着手,挨个屋子转悠。

    阳台、厨房、客厅,书房、卧室,一圈下来,周轩心里大致有了谱,这才来到沙发坐下。

    “喝茶!上等的普洱。”

    秃顶男人端来茶水,放在茶几上,搬个小木头板凳,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位老兄,从您的面相看,财富不缺,怎么生活在这里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钱来得不容易,我做密封垫生意,每个只有几分钱利润,马马虎虎,一年七八十万的收入吧!”秃顶男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姜靓不由捶了一下头,人不可貌相,生意也不可小视,瞧瞧人家,从没注意过的密封垫也能赚这么多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周轩却看到另外一面,这个男人总体来说很节俭,有钱也不轻易浪费。

    “带女人回来吧?”周轩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,妻子不在这里,人之常情。”秃顶男人很自然道。

    “老兄,我本来不想说的,但是,人命关天,去检查一下身体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西?”秃顶男人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额头有乌云,山根有浊气,只怕已经染上恶疾。不过,病灶不深,及时医治,或许还来得及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身体确实不舒服,一定是那个女人害我。”秃顶男人恼怒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有料啊。”姜靓眼睛放光,可以听到精彩故事了。

    周轩喝了口茶,个人生活和主题无关,又说,“今天是来看风水的,先解决你噩梦的问题吧。睡好了,阳气旺盛,对病情的恢复也有利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大师了。”秃顶男人起身毕恭毕敬鞠躬,赚再多的钱,命要是没了,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    魏风带着中年男人,来到他的卧室,床单是纯白色的,非常干净,一个褶皱都没有。衣柜的缝隙,露出一截带子,这也是周轩今天才知道的,女人胸衣的带子。

    屋内弥漫着一股香气,不是喷洒的香水,而是来自于床头的一株植物。

    一簇簇的白色小花正在开放,看起来很美,周轩道:“老兄,不好意思,我不认识这是什么花。”

    “夜来香啦!”

    “临香而眠,风水上禁忌之一。香气可以舒缓身心,白日门窗打开尚可,到了夜晚,门窗关闭,香气便成为了味煞,造成噩梦是小,久而久之,必患病。”周轩确信道。

    秃顶男人听完之后,神情变得非常激动,上前抱起那盘花,高高举起,又怕弄脏了屋子。打开窗户又怕砸到下面的人,干脆开门跑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“轩哥,我们是不是管太多了!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“术士不能有所隐瞒,唉,他也是自找的。”周轩叹了口气,不是谁都长着一双慧眼,常在花丛转,怎可能片叶不沾身。

    咣当一声响,周轩和姜靓在窗口向下望去,那盆夜来香,已经被秃顶男人狠狠地摔碎了,还不忘踢上几脚,涂上一口吐沫。

    随后,秃顶男人呼哧气喘的跑上了楼,噗通跪倒在周轩面前,“大师,感谢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请起!”周轩连忙扶起他,在古代跪拜的情况很常见,但也是大礼,何况现在不兴这个。

    “我,不该啊……”秃顶男人哽咽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,这道符箓也有问题,这里多了一撇,鬼字出头,家宅不安,马上烧了吧!”周轩又指了指墙上的一道黄纸小符,画得是歪歪扭扭,偏偏这种东西能忽悠很多人心甘情愿掏钱。

    秃顶男人一把将符箓扯下,跑到厨房点燃了煤气灶,烧成了灰,又怕不稳妥,用抹布擦了,再到水池里彻底冲走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有其他问题了,尽早去看病,别耽搁了。”周轩道。

    “差点被那恶女子害死,幸好遇见真人。”秃顶男人稳了稳神,先取出一张名片递过来,上面的名字叫井德善。

    “轩哥,你答应给我买衣服,国贸大厦的哦。”姜靓撒娇道。

    不是刚买了吗?周轩一愣,随即明白了,这是姜靓变相的朝井德善要钱。

    井德善也不笨,急忙从桌子上拿过半旧的皮包,抽出一沓钱,也不数就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说好了只收一千。”周轩摆手,却被姜靓拧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收,我心里不安稳,凡事随缘嘛,多少钱我也不数,就当做跟大师结缘。”井德善一片诚意,又要跪下。

    周轩收了,井德善这才笑了,好像松了口气,小心地锁好了门,一路开车将二人送回起名馆,随即急匆匆地赶往医院看病。

    背后不会长眼,周轩却总觉得一路上有人盯着似的,全身不自在。回头看看,也没发现异常,便没再放心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轩哥,你简直就是摇钱树啊!”姜靓乐得合不拢嘴,使劲摇晃着周轩。

    周轩也很开心,看风水很赚钱,拿起来点了一下,七千六,真是不少,抽出六百,打赏给姜靓。

    “我简直爱死你了。”姜靓毫不掩饰贪婪的神色,拍着胸脯道:“轩哥,晚上妹给你表演节目,管保让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节目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惊喜,你对我够义气,咱也不能不讲究啊!”姜靓道。

    晚上,关闭了店门,姜靓拉好窗帘,用手机放了一首舞曲,就穿着新买的内衣三点,在屋内的空地上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跳舞,周轩喉头一阵蠕动,不得不说,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